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呼籲紐約州長葛謨辭職 應否彈劾?「一步步來」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哥斯大黎加惡魔島 暗黑歷史變身觀光勝地

觀光客搭船前往這個孤懸海外的小島。(Getty Images)
觀光客搭船前往這個孤懸海外的小島。(Getty Images)

中美洲國家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惡名昭彰的「惡魔島」聖盧卡斯島(San Lucas)今夏搖身一變,成為新興的觀光勝地;這個「惡魔島」地處偏遠、人煙稀少且管制登島人數,成為人們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偶爾出遊踏青並飽覽歷史文化的好選擇。

島上的監獄舊址。(Getty Images)
島上的監獄舊址。(Getty Images)

聖盧卡斯島坐落太平洋沿岸的海尼科亞灣(Gulf of Nicoya),島嶼面積僅約5平方公里,距離Playa Naranjo海灘約5公里。全球最大且具公信力的私人旅遊指南《孤獨星球》(The Lonely Planet)雜誌指出,如果從遠處眺望,聖盧卡斯島看起來像一座荒廢、淒美的島嶼,同時也是一座「恐懼程度難以言喻的島嶼」。

•拉美最殘暴 虐囚惡名遠播

哥斯大黎加19世紀末的軍事領袖戈帝亞(Tomas Guardia)把「不稱(他)心的政治對手」監禁在聖盧卡斯島,這些人往往被處以死刑。

觀光客對著監獄舊址拍照。(Getty Images)
觀光客對著監獄舊址拍照。(Getty Images)

這座孤島後來成為哥斯大黎加政府看守層級最高、專門關押重刑犯或死囚的監獄,監獄環境惡劣且慘無人道,獄卒1873年到1991年以慘無人道的酷刑拷打和虐囚聞名,許多受刑人撐不到審判日便一命嗚呼。聖盧卡斯島監獄因此成為該國史上、乃至拉丁美洲,最惡名昭彰的監獄之一。

囚犯通常會在監獄牢房的牆壁上塗鴉與刻畫,記錄當年的生活或寄託渺小的期望;在這些塗鴉中,不少人用以抒發遭虐待的痛苦、憤怒、仇恨和孤寂,但也有人將開心的景象畫在牆上,其中一面牢房牆上,畫了一位穿著巴西黃色球衣的足球員。

•桑切斯名著《孤男之島》

這座監獄中最著名的囚犯,是享譽國際的小說家桑切斯(Jose Leon Sanchez),他在弱冠之年涉嫌竊取卡塔哥市(Cartago)羅馬天主教「努埃斯特拉大教堂」(Basílicade NuestraSeñorade losÁngeles)的多樣珠寶,被判刑45年有期徒刑。

小說家桑切斯1963年出版以聖盧卡斯島為背景的小說《孤男之島》。(圖/亞馬遜書店...
小說家桑切斯1963年出版以聖盧卡斯島為背景的小說《孤男之島》。(圖/亞馬遜書店)

當年20歲的桑切斯供稱,他只是聽從女友父親的話,將多個罐子放在教堂的指定位置;然而,他並不知道,這些罐子裡裝滿偷來的珠寶。女友父親落網後,栽贓這些珠寶是桑切斯偷的;桑竊斯自認清白,仍為愛背下黑鍋,入監服刑,但他再也沒見過那名心儀的女子。

桑切斯在聖盧卡斯島從青壯年待到白頭,他將30年的監獄生涯寫成1963年出版的小說《孤男之島》(The Island of Lonely Men),不僅銷售上百萬本,還被翻譯作25國語言。

小說《孤男之島》1974年被墨西哥電影黃金時代的大導演雷納‧卡多納(René Cardona)翻拍成電影《亡魂島》(Isla de los hombres solos),藉由影像畫面控訴哥斯大黎加政府對囚犯的不當待遇,包括故意讓受刑人挨餓受凍,性騷擾及性侵害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聖盧卡斯島監獄裡,有七間曾用以監禁囚犯的大型牢房,以輻射狀環繞中央一個圍籬環伺的「地窖」,這個地窖更像是狹長的深井,裡面滲透雨水和各式污穢髒水,專門用來懲罰試圖逃亡的囚犯。親身經歷身陷囹圄之痛楚的桑切斯表示,囚犯寧願一死,也不願待在地窖裡一天。

•兩座惡魔島 擬締兄弟約

哥斯大黎加的聖盧卡斯島,彷彿加州舊金山灣內、俗稱「巨岩」的阿卡特茲島(Alcatraz Island)。

阿卡特茲島隔著汪洋與1.5英里之遙的舊金山對望,面積僅0.0763平方公里,四面均為險惡峭壁,早期島上是有燈塔的軍事要塞,後來改建監獄,如今則為著名的觀光景點。

加州野火把天空染成橘色,濃煙讓舊金山灣的惡魔島蒙上一層「面紗」。(路透)
加州野火把天空染成橘色,濃煙讓舊金山灣的惡魔島蒙上一層「面紗」。(路透)

哥斯大黎加政府如今跟進阿卡特茲島的腳步,不僅推動監獄觀光,也希望聖盧卡斯島和阿卡特茲島能締結「哥兒們」協議,成為「兄弟島」。

1995年,聖盧卡斯島被當地政府宣布具有歷史、文化及建築利益的國家文化遺產,2001年畫定野生動物保護區並成立「聖盧卡斯島國家公園」(Isla San Lucas National Park),希望透過自然、歷史與建築遺產,創造永續的觀光旅遊價值。

哥斯大黎加觀光部長桑丘(Gustavo Segura Sancho)說:「聖盧卡斯島是哥斯大黎加歷史與遺產的一部分,所以我們真的非常榮幸重新開放聖盧卡斯島,作為哥斯大黎加第30座國家公園。這座國家公園將會讓想在假日尋求安靜去處的旅人,為之驚奇。」

哥斯大黎加的第一夫人克勞蒂亞‧杜布雷斯(Claudia Dobles)負責聖盧卡斯島復興計畫,政府耗資240萬元修建登山步道和國家公園巡守員小屋(預定今年12月開放),並修復舊的指揮哨站等基礎建設,讓旅客可以安全地欣賞如詩如畫的自然景致和豐富多樣的動植物,體驗健行溯溪並享受開闊海灘。

到訪聖盧卡斯島,除了觀察百年監獄的頹圮遺跡,也能看到猴子在茂密林間跳躍。

待在島上至少14年且熟悉島上環境的國家公園管理員莫拉(Giovany Mora)說:「這裡有非常綠化且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可以看到許多猴子、蜘蛛、蛇、白尾鹿、松鼠、美洲鬣蜥、刺豚鼠、雉雞和駝鼠。」

此外,島上也有多個原住民部落居住和八處考古遺址,人文色彩豐富。

杜布雷斯表示:「聖盧卡斯島是獨特的觀光地區,具有文化、歷史、建築意義,當地的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還有令人心曠神怡的海灘,聖盧卡斯島宛如太平洋中珍藏的瑰寶。」

•新冠疫情影響 登島有限額

前往聖盧卡斯島的船隻均從蓬塔雷納斯(Puntarenas)港市出發,單趟約半小時到40分鐘不等,但因應新冠肺炎防疫規定,聖盧卡斯島今年8月才重新開放且設置旅客人數限制。

蓬塔雷納斯旅遊局表示,因應防疫規則,目前只在周末期間,開放三團旅客登島,每一團人數上限為40人;海灘則在疫情消逝之前,暫時禁止進入。

蓬塔雷納斯旅遊局數據顯示,即便新冠肺炎疫情衝擊觀光,聖盧卡斯島在開島第一個月就迎接了920名旅客人次,其中絕大多為哥斯大黎加人。

監獄 觀光 疫情

下一則

提早凍卵 保留未來生孩子一線希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