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不會如去年封城」拜登支持口罩令鼓勵接種疫苗

中國續重擊科技 股指中止連5漲

2020除夕 義大利沒歡笑聲

小廣場上閃耀的星星如同從天上落入人間的彗星。(圖為作者提供)
小廣場上閃耀的星星如同從天上落入人間的彗星。(圖為作者提供)

每年的除夕之夜,我會跟朋友們在廣場上聚會,夾在歡喜的人群中聽露天音樂會,時鐘敲響時大家高聲歡呼,祝賀新年好,碰酒杯,可今年,除夕歡笑成了記憶中的往事。

從這裡步入人民廣場。(圖為作者提供)
從這裡步入人民廣場。(圖為作者提供)

今天的歐洲,新冠病毒依然肆行,為了防止瘟疫蔓延,也為了躲避病毒感染,義大利政府和其他歐洲國家的政府都頒布一系列嚴格規定,整個節日期間從夜間10點到早上5點實行宵禁,不容許出大區。如果沒有正當理由,家中一次最多只能接待同地區兩個朋友,禁止在任何公共場所和私人住宅舉辦任何形式的節日聚會和慶祝活動, 節日期間,所有的餐館酒吧都關閉,不容許跨地區的旅行,簡而言之,最好人人都留在家中,做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公民。

走向自由廣場,一個巨大的明亮的彩燈球體如同一個巨大的中國燈籠被擱置在教堂的背後,...
走向自由廣場,一個巨大的明亮的彩燈球體如同一個巨大的中國燈籠被擱置在教堂的背後,教堂的鐘樓伸向黑暗的天空。(圖為作者提供)

街道被黑暗和寂靜統治

所以,2020年的最後一夜卻是如此的異樣。真是一場無聲息的戰爭之夜。

晚上8點鐘,在容許的時間範圍內,我獨自走出房門,想看看在瘟疫流行時期2020最後一夜的城市面貌。我家對面是一棟白色別墅,長長的藤樹植物爬了遺棄的花園房屋,斜對面原是一個古老的修女院,現在的學校,一切建築和樹木都籠罩在黑暗中顯得很龐大,街道上沒有一個人,我經過右邊的一棟棟的別墅樓和左邊的修道院花園,市政公園的大鐵門早已鎖上,左邊是座300多年的劇院,劇院門口附近原本是本市最熱鬧的夜生活酒吧區域,現在被黑暗和寂靜所統治。

走向自由廣場,一個巨大的明亮的彩燈球體如同一個巨大的中國燈籠被擱置在教堂的背後,教堂的鐘樓伸向黑暗的天空,走到多姆教堂正面,看到藍色光環下耶穌誕生的小屋,只有教堂邊的MAXMARA的時裝店櫥窗中的時髦模特兒冷漠高傲地看著寂靜無人的街道。

多姆教堂正面,看到藍色光環下耶穌誕生的小屋。(圖為作者提供)
多姆教堂正面,看到藍色光環下耶穌誕生的小屋。(圖為作者提供)

記憶中的聲音不見了

從小巷中進入夢朵拉小廣場,街道被空中懸掛的燈光照亮,懸掛的還有一種寂靜,一個大型聖誕彩燈豎立在廣場中央,酒吧擺置在外的空空桌椅上,留著白日人們坐在椅子上散發的熱氣和頭髮的印記,充斥著無人的空虛,廣場周邊的房屋緊閉窗口如同盲人閉目的眼睛,房屋裡的人們正在吃年卅家庭聚餐,吃義大利認為帶來吉利和財富的濱豆,舉著盛有鮮紅葡萄酒杯。然後他們早早上床。

步入最大的人民廣場,1500年達文西也曾被請來改造城堡的城牆,至今在這座500年古堡城牆上,刻有但丁的一句話,「薩維河邊的城市切塞納」。16世紀義大利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羅·馬基雅維利-《君主論》的作者-也曾跟我一樣來到這個廣場,這座噴泉池邊,我站在曾留下古人足跡鵝卵石鋪的廣場上,每年除夕這裡是慶祝主會場,舉辦有露天音樂會,廣場總是擠滿人群,彷佛一瞬間我仍聽到那充滿了震耳的搖滾音,孩子們歡笑聲,人們閒聊聲,酒杯碰撞聲,半夜12點跨年歡呼聲,其實那是我記憶中的聲音,這些全被2020年的新冠病毒給帶走,記憶之後,只聽到流淌了五個世紀的噴泉水聲和我自己的腳步聲,偶爾可見一兩個帶狗溜步的人。

16世界義大利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羅馬基雅維利,《君主論》的作者也曾跟我一樣來...
16世界義大利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羅馬基雅維利,《君主論》的作者也曾跟我一樣來到這個廣場,這座噴泉池邊。(圖為作者提供)

這燈光裝飾的古城像個穿戴珍珠瑪瑙華麗的貴夫人,一個精緻炫耀的女人在黑暗的天空下,孤獨地沉思。漫步於美麗而又寂靜空空的小城,感到流逝的過去和空間的神祕和虛幻。讓我感覺自己走入一副形而上畫派的一副畫中,那種有著真實和非真實糾纏在一起夢境中。

人民廣場噴泉和古城堡牆壁。(圖為作者提供)
人民廣場噴泉和古城堡牆壁。(圖為作者提供)
穿過劇院,走進在靜謐的建築長廊內,長廊在燈光照耀下好像整個夜間寒冷的空氣都跟旁邊...
穿過劇院,走進在靜謐的建築長廊內,長廊在燈光照耀下好像整個夜間寒冷的空氣都跟旁邊古老的教堂,建築樓一樣凝固了。(圖為作者提供)

義大利 宵禁 中國

下一則

又上理財/熬鷹 投資的雙劍合璧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