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嬌生集團:打第2劑嬌生疫苗 對病毒有94%保護效果

道瓊期指回升逾300點 市場焦點由恒大轉向Fed

紐約客談/時薪不到4元 外賣郎等待遲來的正義

外賣郎戴著口罩、日曬雨淋,穿梭在巷弄間送餐,賺取每個小時不到4元的薪水。圖為去年冬天下大雪時,一名外賣郎在皇后區騎車送餐。(記者顏嘉瑩/攝影)
外賣郎戴著口罩、日曬雨淋,穿梭在巷弄間送餐,賺取每個小時不到4元的薪水。圖為去年冬天下大雪時,一名外賣郎在皇后區騎車送餐。(記者顏嘉瑩/攝影)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紐約市民居家避疫,餐飲業靠著外賣繼續維持生意,而外賣郎則是戴著口罩、日曬雨淋,穿梭在巷弄間送餐,賺取每個小時不到4元的薪水,維持著家計。

做外賣郎工作內容門檻不高,又沒有語言限制,在紐約市內甚至連車都不需擁有,只要一台腳踏車,靠著雙腳踏遍五大行政區,讓不少移民投身成為外賣郎,其中有很不少是華裔。

這群人過去就默默地服務,很少受到大眾關注,直到疫情期間,人們才發現,外賣郎也是站在疫情前線的無名英雄。

為外賣郎及餐館業者維權,市議會提出七條系列提案,在公聽會上,一名西語裔外賣郎表示,他在過去兩年送餐,每天工時長達10到12個小時,但一天只能賺到100多元,日前他的兩台電動腳踏車壞掉,總共損失3000元,他呆坐在房內問自己:應該要花錢買腳踏車、付房租,還是養小孩?

這並非唯一在公聽會上提出工資太少的外賣郎,幾乎每個作證的人都提到不僅時薪低,還要自己支付醫療保險等工作支出。

根據「紐約時報」日前報導,紐約市在2020年4月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外賣郎平均可收到16%的小費,隨著疫情緩和,小費減少了,只收到每筆訂單的14%;另一個在公聽會上作證的外賣郎說,如今一個訂單大約3元收入,運氣好一點時一小時最多可做到三份訂單,「但在紐約市,有誰可以靠著時薪10元生活下去?」

隨著市議會的系列提案,可望為外賣郎帶來遲來的正義,作為顧客的我們,下次也不妨慷慨一點,以實際金額感謝這群人的默默付出。

(紐約客談,每周二至周六見報。)

紐約市 疫情 醫療保險

下一則

疫情趨緩 孟昭文18日凱辛納​公園辦中小學生畢業典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