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動物園恐無財力 接受中國大熊貓

《美國偶像》曼迪莎猝逝家中 曾談自己心理健康問題

外賣郎最低時薪提高 華人怨小費被砍

外賣郎維權團體「應用程式工人正義聯盟」上個月在市府門前抗議,要求市府停止外賣軟體對部分外賣郎的停工。(記者范航瑜/攝影)
外賣郎維權團體「應用程式工人正義聯盟」上個月在市府門前抗議,要求市府停止外賣軟體對部分外賣郎的停工。(記者范航瑜/攝影)

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和市消費者和勞工保護局(DCWP)局長馬玉伽(Vilda Vera Mayuga)4月1日宣布,將外賣郎的最低時薪提高至19.56元,不包括小費,遠高於執行開始前的平均每小時7.09元。然而,這一消息卻並未讓華人外賣郎完全滿意,就連消費者似乎也並不買帳。

法拉盛外賣郎夏先生表示,儘管薪資上漲,但外賣郎的工資收入仍舊存在不少問題,首先就是薪資透明度,「說是19.56元每小時,我們實際上根本看不到薪資明細,」夏先生說。

夏先生還表示,最低時薪所算的工時,實際指的是接受訂單到完成訂單這一過程,這意味著眾多外賣郎在等待訂單、或者送完訂單趕往繁忙地區接單的時間,都不算在內。

小費是新規的另一重大影響。原本的外賣郎時薪和餐廳服務員類似,時薪低於最低薪資標準,主要靠小費收入為生;而新規推出後,不少外賣平台索性取消了下單前給小費的介面,取而代之的是訂單完成後顧客可選的小費。夏先生表示,在新規施行後,自己基本沒有收到小費了。

以華人為主力的「國際外賣工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Delivery Workers)主席聶大川也表示,這一調整導致外賣郎失去本身應該得到的一些小費。「很多顧客在訂單完成後會把這件事忘掉,因此基本不會給小費,這樣實際上是斷了外賣郎的小費收入,」聶大川說。

經常點外賣的市民江女士表示,此前已經聽說了外賣郎漲薪的消息。在下單外賣時,自己「明顯發現」配送費和服務費等各種費用加起來更高了,基本上與原來包含小費的價格等同,因此自己也就不再額外給小費。

華人外賣郎表示漲薪後自己基本沒有收到小費了。(記者范航瑜/攝影)
華人外賣郎表示漲薪後自己基本沒有收到小費了。(記者范航瑜/攝影)

華人 最低時薪 亞當斯

上一則

維修7個月 F和M列車恢復行駛

下一則

黃啓源律師於4/9進行信託線上演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