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造勢遇槍擊 綠黨老將:反映美國政治體制困境

50歲退休義消 為保護妻女在川普集會中彈身亡

UberEats突改底薪 華人外賣郎周薪直降數百元大表不滿

外賣平台UberEats在近日突然更改支付方式,從底薪29.93元直接降到17.96元,導致很多華人外賣郎的收入在一周內直降幾百元,許多人大呼不合理。(記者高雲兒/攝影)
外賣平台UberEats在近日突然更改支付方式,從底薪29.93元直接降到17.96元,導致很多華人外賣郎的收入在一周內直降幾百元,許多人大呼不合理。(記者高雲兒/攝影)

外賣平台UberEats在近日突然更改支付方式,從底薪29.93元直接降到17.96元,導致很多華人外賣郎的收入在一周內直降幾百元,許多人大呼不合理,可能轉戰別的平台。

去年12月,紐約州高等法院裁定互聯網外送平台,需實施外賣員最低薪資標準,即不計小費前達到至少每小時17.96元;若平台選擇不給予外賣員待命時間補償的權利,則需支付工資除以60%的費率,即每小時29.93元。

紐約地區的外賣平台UberEats則從去12月4日起,宣佈採用每小時29.93元的工資水準;然而就在本月23日,在業餘時間兼職該該平台外賣司機的張先生,收到UberEats的通知,聲稱平台將從1月15日至21日開始,改為使用紐約市的標準支付方式,即17.96元每小時的工資加上額外收入,該額外收入是根據送外賣單數和繁忙程度而定。

張先生表示,因為該調整,導致那一周收入少了至少300元,「不止我一個人,很多外賣司機都少了幾百塊錢」。

張先生後來致電Uber公司,「我和他們說我就靠賺一點點錢維持家庭生活,那你扣了我幾百塊一個星期,那我還要不要生活啊」。

張先生稱對方回應說,他們的做法是合法的,因為已經達到了最低工資標準。

張先生說,UberEats有更改支付方式的權利,但應該提前通知「你早說啊,早說我根本就不會做,做這個根本不划算」。他稱15日到21日期間溫度極低,「冰天雪地凍得我腿腳骨都痛,他們這樣實在是太不厚道了」。

網約車司機組成的獨立司機工會(IDG)華人司機召集人林境盛在聽說此事後說,這和UberEats最開始使用的最低工資方式非常相似,「只有最活躍的外賣員才能掙錢,兼職外賣員就沒辦法掙很多了」。他補充,更改後的方式也未必不好,因為能保證收入下限。

包括張先生在內的很多華人以及外族裔外賣員,都致電紐約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投訴此事;26日早上,張先生表示已經收到新入轉賬190元,但沒到他的心理預期。

因為擔心UberEats以後的支付方式會不定時修改,張先生目前已經轉戰其他平台。但他也表示,現在外賣郎人滿為患,競爭激烈,要加入別的平台也並不容易。

張先生在23日收到底薪調整的信息。(張先生提供)
張先生在23日收到底薪調整的信息。(張先生提供)

華人 紐約市 紐約州

上一則

紐約老人中心嚴重不足…護理中心遍地開花 亂象叢生

下一則

紐約2無證華男假冒國安部人員 騙取黃金被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