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捲入金融詐欺案 紐約州裁定罰4.54億元

在家偷聽太太討論收購…他買賣176萬元股票 要坐牢

200外賣郎擠爆公聽會 要求加薪

華人為主力的國際外賣郎聯盟在市政廳前,要求Uber等訂餐平台改變管理規則、維護華人權利。(記者張心/攝影)
華人為主力的國際外賣郎聯盟在市政廳前,要求Uber等訂餐平台改變管理規則、維護華人權利。(記者張心/攝影)

紐約市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Department of Consumer and Worker Protection)7日就新版外賣郎最低時薪方案召開線上公聽會,超過200位外賣郎擠爆公聽會現場「狂吐槽」,輪番表達對最低時薪方案大幅下降的不滿;華人外賣郎聯盟則認為,因華人第三方訂餐平台計費的特殊性,故漲薪對華裔外賣郎影響不大。

市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近日推出的最新方案,將外賣郎最低時薪由去年11月計畫的23.82元降至17.96元,引發外賣郎的不滿,即便非英文母語,也含淚控訴對第三方訂餐平台和市府相關機構的不滿。

外賣郎維權團體「工人正義計畫」稱將堅持抗爭到底。(市主計長辦公室提供)
外賣郎維權團體「工人正義計畫」稱將堅持抗爭到底。(市主計長辦公室提供)

送外賣已八年的西語裔外賣郎Manny表示,訂餐平台不斷修改政策,最大限度抽成並剝削外賣郎收入,甚至以政府可能要對平台加稅、未來將會影響訂餐量為由,「威脅」外賣郎業績不好將被裁員,隨時都可能失業,「處境非常艱難」。

外賣郎維權團體「工人正義計畫」(Worker's Justice Project)表示,6萬5000名外賣郎在疫情間支撐起市民的生活,確保餐館能夠生存,但未能得到最低時薪保障,「本來已經商定好的23.82元最低時薪,市府卻屈服於第三方訂餐平台,降低金額」。

去年加入「App打工人正義聯盟」(Justice for App Workers)、以華人為主力的「國際外賣郎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Delivery Workers)主席聶大川分析,最低時薪政策的變動對華人外賣郎的影響不像其他族裔那樣明顯,因為華人送餐平台給司機的付費方式和主流外賣平台不一樣。

外賣郎維權團體「工人正義計畫」(Worker's Justice Project...
外賣郎維權團體「工人正義計畫」(Worker's Justice Project)對缺乏最低時薪保障非常不滿。(市主計長辦公室提供)

「很多華人送餐平台會直接給外賣郎現金,就算市府頒布條款,華人的送餐平台也依規調整外賣郎收入,同時華裔外賣郎也不會向政府反應薪酬問題。」

聶大川此前也與其他華裔外賣郎、網約車司機在市政廳前抗議,他表示,主流平台因管理問題,導致不少華裔外賣郎因為不諳英語被歧視,或客人的無理投訴,而被迫關停帳號,無法再從業,但公司卻缺乏完備的調查體系,導致外賣郎只能吃「啞巴虧」。

超過200位外賣郎擠爆網路公聽會「狂吐槽」。(取自公聽會直播)
超過200位外賣郎擠爆網路公聽會「狂吐槽」。(取自公聽會直播)
市府計畫將外賣郎最低時薪由去年11月提議的23.82元降至17.96元。(記者張...
市府計畫將外賣郎最低時薪由去年11月提議的23.82元降至17.96元。(記者張心/攝影)

華人 最低時薪 華裔

下一則

何處是老家╱長期照護 中產家庭 難以承受之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