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主黨誰會第1個挑戰賀錦麗?曼欽放消息「正在考慮」

評/拜登退選 民主黨「置之死地而後生」唯一機會

法拉盛買兇案槍手庭審 尤優再作證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關鍵證人尤優。(本報檔案照)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關鍵證人尤優。(本報檔案照)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在第一階段的庭審中,陪審團已經裁定被告余清明(Qing Ming Yu,以下均為音譯)和張哲(Zhe Zhang)有罪;目前針對槍手阿卜魯(Antony Abreu)的第二階段庭審則正在進行,11日的庭審上,污點證人尤優繼續出庭作證,同日出庭的還有一名西語裔男子,根據檢方,該名男子向阿卜魯買下作案車輛。

尤優將15萬元占為己有

尤優出庭作證說,謀殺顧欣(Xin Gu)後,余清明給了他15萬元,並表示這筆錢也包括要給張哲和阿卜魯的費用,但最後尤優把錢全數占為己有,其中10萬元還了大麻債,剩下5萬元拿來揮霍,包括買名牌衣服、侏儒狨猴(finger monkey),還租了一輛寶馬車。尤優說自己那時候欠下了大量的賭債,個人財務狀況正處於崩潰的邊緣。

2019年11月,張哲、尤優和余清明在長島見面,張哲希望余清明兌現承諾,給他一些公司的生意,但余清明藉口公司生意不好、以後再說。張哲索要5萬元,余清明答應支付3萬元,最後由尤優給了張哲一張2萬5000元和一張5000元支票。

尤優說一開始想讓自己最好的朋友,韓裔的余大衛(David Yu)來執行謀殺計畫,也和他提及此事,但因為余大衛毒癮大、時間觀念特別差,而且發現余大衛並沒有認真對待此事,遂決定讓張哲找人處理此事。

阿卜魯曾警告不要告密

2019年9月,尤優、張哲和阿卜魯一起參加了一個當地的音樂節,檢方出示了三人參加音樂節拍的照片。尤優作證說,他和阿卜魯在這次音樂節上有過簡短的交談,他們相互問候、互道平安,阿卜魯還告訴他,他已經處理了手槍,沒有留下任何證據,什麼也沒有。

尤優還說,他下一次見到阿卜魯,是在法庭的走廊上,當時兩人都在等待出庭。尤優說,當時阿卜魯告訴他,讓他什麼也不要承認,不要告密,告密者在監獄裡沒有好下場,不要說任何事情。

律師質疑尤優的可信度

阿卜魯的律師舒爾曼(Eylan Schulman)隨即對尤優進行交叉盤問。舒爾曼說,尤優最近才第一次告訴法庭,阿卜魯在2019年9月的音樂節上告訴他已處理槍枝的事。他說,自從案發到現在已有五年時間,以前也有人問過尤優音樂節和阿卜魯交談的事,為何要將重要信息隱藏。

對於阿卜魯與顧欣的關係,舒爾曼也提出,尤優曾表示,阿卜魯在余清明Amaco公司於2018年舉行的年會上認識了顧欣,「但年會有數百人參加,現場非常嘈雜,阿卜魯怎麼可能認準顧欣這個人?」對此尤優回覆,他和張哲還有阿卜魯在一起的時候,曾經給他們看過顧欣的照片。

舒爾曼說,尤優撒謊成性,無法讓人相信。他指,尤優曾經夥同余大衛兩次搶劫前來向他們購買大麻的人,一次由余大衛攜帶警徽,假扮警察,搶劫了大麻買家的2000元現金。

另一次尤優和余大衛假裝和買家交易,卻由余大衛的黑幫朋友對買家進行搶劫,搶走了將近1萬元現金,還開了槍。

尤優說,顧欣被槍殺時,他和余大衛把車停在距離大滿貫(Grand Slam)KTV較遠的BP加油站對面的一處停車場,當時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因為害怕、緊張和焦慮,神經高度緊張。

但當2月12日凌晨2時案發時,他居然在車上睡著了,根本沒有聽到槍聲,余大衛把他叫醒後說聽到了槍聲,看來事情已經辦成,建議馬上開車離開。

尤優2022年被捕,他說自己一開始對警方和檢方撒謊,但七個月以後,當得知好友余大衛已經轉污點證人後,也與檢方簽署了合作協議。

11日出庭作證的還有阿卜魯表妹的丈夫,25歲的西語裔Agousta Pania,他說自己最喜歡的車就是本田雅閣。2019年2月13日,阿卜魯給他打電話,說有一輛白色的本田雅閣,問他是否感興趣。他兩天後去阿卜魯家看車,隨後就以2000元的價格買下了這輛本田雅閣。警方經過檢查對比,發現阿卜魯出售的這輛本田雅閣與作案現場出現的那輛本田雅閣完全一致。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槍手嫌疑人阿卜魯。(警方提供)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槍手嫌疑人阿卜魯。(警方提供)

本田 大麻 長島

上一則

紐約老人中心嚴重不足…護理中心遍地開花 亂象叢生

下一則

您是獨自旅行嗎?那就選擇越南吧!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