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孟晚舟獲釋 共和黨參議員批拜登政府「軟弱、屈服」

紐森簽法:加州法律文件禁用「Alien」一詞

溪口州大副校長魏文憶:亞裔必須團結,聲音才更大

魏文憶身為第一代華人移民,又是女性,但在學術界打下一片天。(魏文憶提供)
魏文憶身為第一代華人移民,又是女性,但在學術界打下一片天。(魏文憶提供)

來自台灣的魏文憶(Belle Wei),曾是聖荷西州立大學(SJSU)工學院院長,後來又出任溪口州立大學(Chico State Univerctiy)的副校長。在工程界中,女性本來就是已經少數,而魏文憶身為第一代女性移民,卻硬是在工程與學術界裡創下了新的典範,成為美國高等院校中,極少數的女性亞裔高層。

魏文憶從小就很會念書,北一女畢業後,差點要進台灣大學讀醫學,但她隨著父母移民來美,進入柏克萊加大(UC Berkeley),之後又去哈佛大學攻讀碩士。畢業後短暫工作後,再回到柏克萊加大工讀電腦博士。1987年時她進入聖荷西州大,最初以教學及研究為主,後來陸續擔任系主任、院長。2012年再至溪口大學,擔任副教長一職。

一,要想不被犧牲,必須參與發聲

談到華人在美國的處境,魏文憶指出,華人文化中特別重視家庭,也很關注許多議題,像是孩子的教育,這些都非常重要。然而,從「外面來看」,華人在參與社區上或許就顯得不足。畢竟,如果少見華人參與社區,華人在政治上的代表權不夠,聲音就無法被聽見,而權益也自然被犧牲。就如同那句老話:「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You're on the Menu.」。

另一方面,社會的氣氛也不斷在改變。不同的政治氣氛,對於亞裔的處境也都會有影響,「很多言語都是上行下效。政治領導人的講話、言行其他人都會學,年輕人更是容易學。」

二,不能只想自己,也要學會貢獻

魏文憶進一步指出,像是亞太裔公共事務聯盟(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APAPA)長期推動的政治參與運動,就相當重要,因為,亞太裔不想被犧牲、不想自己的權益「被人吃掉」,就必須要涉入社區工作、替自己發聲。而且亞裔應該要團結、匯集在一起,聲音才更大;畢竟,對於主流來說,無論是日裔、華裔、還是韓裔,大概是很難區分出出不同,基本上都是「黃面孔」、就是亞裔。而且更何況,許多亞裔的文化,本質上本來就很相近。

近來連串發生多宗亞裔受到歧視、甚至攻擊的事件,魏文憶認為,這些事情的出現,更代表亞裔必須團結、參與社區的時候到了。華人一方面不能只單單替自己的社區爭取利益,也要從整體社會的角度去考量,並且貢獻華人社區的力量。另一方面,華人的價值觀也應該可以更為多元,父母鼓勵年輕一輩多方面的發展,不要都只是投入在單一或者類似的領域。

三,幫助弱勢族群,社會才會變好

她認為,在美國的社區參與上,不能只是從自己社區的角度來評估。以教育方面為例,有時候就也應該幫助弱勢的族群,如此對於整體社會年輕人的發展可能會更有利,社會環境才會變好。而一個學校的學生背景多樣性,或者讓年輕人與不同族群、不同的人在一起,也都是很好的學習與體驗。

對於大學招生入學,魏文憶表示,不見得是零和遊戲,把餅做大也是另一種可能。更何況,教育資源的分配本來就不平均,公立大學裡弱勢家庭出來的孩子,遠比長春藤盟校來的多得多。

魏文憶提到,教育的規畫必須要整體思考,頂尖學校培養世界級的領導人才,但美國民主社會進步的基石,是靠州立學校學生的成功才能達到,「社會要普及性的成功,整體才會往好的方面發展。」

四,政治法律藝術,要多方面發展

魏文憶也說,雖然自己多年來是學工程、教工程,不過她還是鼓勵華裔家庭讓孩子多方面發展,「亞裔學生很容易選擇學工程、醫學,這些所謂專業的(主修)。但是,我們看人拍電影能影響很多人,藝術或者政治、法律各方面,亞裔的參與也都很重要,這些方面的人才都需要培養。」美國是多元的社會,在不同的領域都需要有自己的聲音,「沒有人幫你說話,你的權益就會被犧牲,這就是個事實。」

魏文憶身為亞裔移民,又是女性、而且還在男性為主的工程界闖出一片天。她說,或許是自己本身的自信心很足,再加上工程上能夠以數字、科學服人,因此一路走來本身沒有感到太大的困難,「我不覺得曾有被看貶的感覺,但也不要天真覺得都不會有(歧視)問題。只是,我們要專注在找解決問題的方案上。」她認為應該著重在自己的優勢,例如身為女性做行政職位的時後,想法與做人處事上,可能就比較周到、細膩,「有的時候,女生是更可以做出一些獨特成就來的。」

五,女生學習工程,仍需繼續推動

然而,她也直指,在許多行業領導階層中,亞裔的比例確實過於少,玻璃天花板、「bamboo ceiling」(竹子天花版)的情況,雖然是看不見,但確實存在。

近年來,魏文憶在不斷推動增加女性學生修習工程課程的比例。她表示,在電腦學科課堂中,女性學生的人數大約只占20%,可是所有大學生之中,有超過一半都是女性,因此可以說女性在電腦學科中是「underrepresented majority 」。她從2015年開始,就推動新的項目,希望招收更多女生投入工程領域,「學生不來(選工程做主修),我們就把課程帶給學生,像是將電腦課程與生物學、數學做結合。」

他認為,無論是亞裔,還是女性,在社會各階層的代表都應該增加,這也是一種文化上的多元,可以帶進許多不同的觀點。畢竟,「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魏文憶長期推動增加女性學習工程相關領域。(魏文憶提供)
魏文憶長期推動增加女性學習工程相關領域。(魏文憶提供)

亞裔 華人 美國

上一則

治療第 4 期肺癌 — 延續壽命的希望

下一則

金山灣區80%成人有新冠抗體 邁向群體免疫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