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買了嗎?卡夫亨氏2400磅三明治火腿肉遭下架

華爾街日報:郭台銘的一封信 促成中國鬆綁防疫措施

華裔導演新作「白天落龍」 傳達反種族歧視

「白天落龍」戲劇演出排練現場。(王國權提供)
「白天落龍」戲劇演出排練現場。(王國權提供)

華裔戲劇導演王國權(Steve Spike Wong)新作「白天落龍」(White Sky, Falling Dragon)8月底將在山景城世界首映。

「白天落龍」講述的是上一代美國移民的故事。王國權以自己父輩的親身經歷為故事基礎,耗時四年,專注地創造了這一部具有深刻寓意的戲劇作品。這部作品融合了美國移民們經歷的種族歧視、排華法案、文化壁壘等元素。這部戲劇的名字中,「白」意味著已故的父親,「落」意味著被打擊的中國移民,「龍」有望子成龍、強大的寓意。

王國權表示,以前祖輩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條件而移民美國。王國權的父輩為了成為美國人,也吃盡了苦頭,他的祖父就在食物和醫療服務匱乏的舊金山天使島移民站接受過半年的拘禁。後來,王國權的父親為了成為一名美國商人,在美國空軍軍隊裡服役了兩年,在轟炸機機組負責瞄準和扔炸彈(Bombardier),最後成為一名空軍中尉。但是,即使王國權的父親已經成為了美國空軍中尉,銀行依然不願意貸款給他做生意,僅因為他是亞裔。後來政策鬆動後,王父甚至當上了Watsonvillee史上的第一位非白人的市議員。

祖輩們為了在美國立足,不得不克服許多困難。在「白天飛龍」戲劇中,一個角色說了這樣一句台詞:「你無法看見這條路延伸到何方,因為前面的路有太多的彎道。」祖父曾對六歲的王國權說,「我們承受很多苦難,終於讓你有了更好的生活。」

王國權從小就聽到父輩們的告誡:你必須接受教育,而且你必須說英語。王國權表示,「我們這一代的中國移民後代,普遍都只會說英語。因為我們必須盡可能地與周圍人保持一致,並付出更大的努力,以向別人證明我們也是美國人。只有讓別人相信我們是美國人了,他們才不會排斥我們(treat us badly)。我人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假裝我不是中國人,直到我在55歲進入過中國後,我才認可了自己作為中國人的身分」。

回顧舊時華裔美國人只講英語的歷史,王國權十分惋惜,他反復強調道,「這是我們的一個非常非常重大的損失」。他是在年紀大了以後,才意識到這種否認自己文化根基的後果有多痛。他解釋,「當你用自己祖先的語言講話時,你能夠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你能夠以不同的方式敘述你的觀點,而且還能同時學習英語。我現在很想要學習普通話,但是掌握這門語言十分困難」。雖然王國權只能講一點點普通話,但他有時候還是會向孫兒們講普通話,這樣至少能讓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聽到一點點自己祖輩們的語言。

美國的種族歧視由來許久,特別是針對亞裔的歧視。即使王國權只會用英語交流,疫情期間,他也依然因為自己的亞洲面孔遭遇過路人的暴力威脅。王國權表示,消除種族歧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管他來自哪裡,皮膚是什麼顏色,說什麼語言,英語帶有什麼口音,每個人都只是一個人而已。我們應該互相幫助,而不是互相傷害。

「白天飛龍」對王國權來說具有非凡的意義,這是他在致敬自己的文化,以及所有來美國奮鬥的先輩們。王國權自掏腰包造就了這部戲劇的面世,他表示,就算這部劇的所有票都賣完了,他回不了一半的本錢,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去做的。王國權希望這部劇可以改變人們對亞裔的態度。

洛斯蓋圖-薩拉度加聯合高中學區(Los Gatos-Saratoga Joi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的學區委員張琛(Cynthia Chang)評價說,王國權做的每一個戲劇作品都是比較高質量的,不只是講講故事而已。觀眾們看完作品的幾個月後,還會想要跟旁人討論自己的感受,以及從戲劇中學到的東西。

王國權是一名已經退休的高中英語老師,他一直很喜歡戲劇藝術,從19歲起就開始寫戲劇劇本。他說,「我其實更擅長其他寫作,但是每當我坐下來開始寫作,我總能看到和聽到戲劇的影像和聲音。所以我意識到我應該成為一名戲劇作家」。王國權表示,他未來想要到中國去做英語老師,更深入地接觸和學習中國的文化和語言。

「白天落龍」戲劇將於8月26日至28日,9月1日至4日在山景城演出,門票可在MVCPA.COM購買。

王國權與學委張琛接受採訪。(記者陳爍嘉/攝影)
王國權與學委張琛接受採訪。(記者陳爍嘉/攝影)

種族歧視 移民 亞裔

上一則

灣區房市強心針? MG地產砸5億買房

下一則

奧斯汀、西雅圖 住房建設速度遠超舊金山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