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後 美國與歐盟峰會聲明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性

疫苗接種率達70% 紐約全面解封

華人「地攤經濟」 穿縣跨州的另類人生

比超市定價還低,地攤銷售獲得不少青睞。(記者楊青/攝影)
比超市定價還低,地攤銷售獲得不少青睞。(記者楊青/攝影)

南加州地區今年初,在疫情最嚴峻之際,經濟蕭條,百業掙扎求生存,但「地攤經濟」卻捷足先登,從戶外跳蚤市場到城市廟會,從校園擺攤到各地大型會展,過去十多年來備受冷落的地攤經濟,反而因為疫情東山再起。

新年期間洛杉磯多家華資批發商轉戰橙縣練攤,一掃疫情期間的低迷,買氣逼人,商家大呼「超乎想像」。

洛杉磯華人擺攤專業戶回憶,南加州地攤經濟全盛時期是90年代末到2004年之前,那時的擺攤故事實在是多且精彩,包括洛杉磯、長堤、巴沙迪那、范杜拉、橙縣各地,都有很大的地攤市場,各地大學和學區學院的校園地攤、城市廟會、農夫市場和大型活動的攤販經濟更是風起雲湧。光是在華人聚居的羅斯密10號和60號公路之間,當時就有很大的跳蚤市場,經營的很多是墨西哥人、越南華僑和少部分華人。

想擺地攤 跳蚤市場門檻低

「當時的地攤租金從30元至150元都有」,被同行稱為洛杉磯華人地攤達人的劉澄宇表示,擺攤最低的檔位是跳蚤市場,雖然門檻最低,但卻相對固定,很多人在同一檔口擺攤,一擺就是十多20年甚至一輩子。比跳蚤市場高一級的是城市的街市(Street fair)和農夫市場,比如蒙羅維亞每周五,或南巴沙迪那每周四都有自己城市街市和農夫市場,不但是當地居民每周聚集的場所,也是地攤經濟的生存資源。

劉澄宇表示,跳蚤市場和城市街市和農夫市場的最大區別是,低檔地攤通常沒有主題,跳蚤市場賣什麽、怎麽賣、貨品是新是舊都沒有關係,攤位擺放亂七八糟,都不會有人來管你糾正你,甚至交不起攤租,也不一定有人趕你出場。他就曾經無數次看過沒交租的小販將車子放在停車場,徒步進入跳蚤市場,雙手提著貨,邊吆喝邊收錢,或根本不用吆喝,照樣有人買。

中等的街市攤檔則要花一定時間做功課,因為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規定,既要繁榮地方經濟,也要保護當地商家,規矩不少。販售商要提前申請,要有商家執照,要經過當地商會同意。城市的街頭地攤也通常比跳蚤市場要貴,一般高出50%左右。

攤租雖貴 主題展會掙更多

跳蚤市場起點太低,城市街市和農夫市場因賺不夠,很多地攤業者開始轉戰各地的大學和社區學院校園,「那是相當值得經營的地攤後花園」。劉澄宇表示,那些年,他和太太幾乎擺遍了洛杉磯最大學生人潮最多的校園,南加大、洛杉磯加大、洛杉磯州大、爾灣加大、聖地牙哥加大和巴沙迪那社區學院等等,幾乎所有有空缺能夠申請到的機會都試過。到這些校園擺攤通常需要學生委員會申請審批,出示自己的銷售許可,買什麽產品也要列出清單,不可以和其他的攤位形成激烈競爭,因此銷售種類、攤位的設計需要事前提交計畫書,高級很多,但租金卻不會便宜。十多年前,巴沙迪那社區學院(PCC)一天的攤租100元,南加大200元,聖地牙哥加大和爾灣加大900至1500元,可以擺上一周。攤租雖然貴,生意卻相當好,尤其是春假和畢業季,幾乎可以說是用最低成本做到最大效益。

「參加不同主題的展會和大型的節日活動,是我們的最愛之一,掙得也最多」,劉澄宇說,各地會展中心每周或每個月定期不同主題的展會,比如NBA和馬拉松的攤位租金可能很貴,有時一天就上千元,但擺攤的東西只要進貨對路,還是會有很好的生意,比如在馬拉松上出售女子運動裝或跑步鞋,短褲等等,比如在展會上銷售運動產品搭上太陽眼鏡等等,都可以自由組合和掌控,相當靈活。

從1970年開始至今的巴沙迪那玫瑰碗跳蚤市場,各種攤販多達2500個,平均一次人...
從1970年開始至今的巴沙迪那玫瑰碗跳蚤市場,各種攤販多達2500個,平均一次人潮2萬人左右。(玫瑰碗跳蚤市場網站)

找對檔次 2天可賺1萬元

他們曾參加聖地牙哥的墨西哥國慶節,「兩天做到1萬多元」,不過租金也讓很多小販望而卻步,因為兩天高達2300元。

加州每年的國際龍蝦節、國際美食節、國際草莓節等等,也是很多地攤商販的最愛。國際龍蝦節每年9月在長提和聖彼渚都有,一個攤位900至1800元左右,為期三天,一些攤販在洛杉磯批發市場購買18元一打的太陽眼鏡,轉身到龍蝦節上可以賣到25元一副,民眾帶著狂歡心情進場,40元一人,吃龍蝦喝啤酒,從上午9時到晚上10時長達十多個小時,人潮常常達到十多萬。

地攤租金從幾十元的跳蚤市場到2000多元的節日活動,攤販的收入也千差萬別。過來人表示,他們怕的不是租金高,因為能夠賺回來,怕的是遇到刮風下雨和惡劣天氣,客人不來,自然沒有生意。

靠天吃飯 有時還面臨歧視

劉澄宇說,他們就曾遭遇過交了2000多元攤租,卻遇上了暴風雨,租金和生意全部泡湯,主辦單位不會賠給你,因為活動不可能從新再來,只能自認倒霉。不過以他多年的經驗,這種砸大錢和天氣賭博的情況,一年可能只遇到一次。

一些地方對擺攤人要求很高,嚴格限制同類產品的攤位數量,也是另一個挑戰。比如一些大型活動或地攤活動限制同樣類型的產品不能超過一定數量,商家對自己販售的商品都得如實申報,否則輕者可能會被限制出售,重者甚至可能會被趕出場外。

華人擺攤最大問題是面臨種族歧視,地攤業者表示,華人攤販路子野,加上更多地攤貨都是中國製造,華人自然可以找到便宜貨源,成本降低,很多時候比白人通過間接渠道找到的貨品價格低得多。所以如果在同一地攤上出現同樣貨品,華人攤販常會感覺到歧視的壓力,比如說如果你在申請表上寫販售的某種貨物是占25%,但擺出的貨物超過這個比例時,就會受到管理人員刁難,甚至在攤位的位置上,華人攤販有時會發現自己的位置被排到最後最角落的地方,而白人的位置往往在人流必經之地。

位置分配的優劣,直接導致生意的不同,比如同樣是十呎長十呎寬的攤位,如果是轉角位置,就會有雙面的人流,與擠在中間或偏遠角落的人氣,自然明顯不一樣。

華人 洛杉磯加大 租金

上一則

華人地攤經濟/擺攤有學問 投入才知天外有天

下一則

好萊塢地區母親節聚會發生致命槍案 1死3傷 嫌犯在逃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