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他57億賣掉公司後 九成員工成百萬富翁

資金問題未解決 2033年起社安金支票每月恐減325元

洛縣零元保釋實施半年 再犯率低

獲得零元保釋的人,再犯率很低。(洛縣警局提供)
獲得零元保釋的人,再犯率很低。(洛縣警局提供)

洛杉磯縣「零元保釋」新制2023年10月1日實施,至今約滿半年。這項飽受警察與政客批評的政策執行情況到底如何?南加新聞集團整理洛縣高等法院的公開資料後發現,最初的三周內,被捕的435人中無保釋放(zero bail),只有兩人再遭逮捕;之後1000多人無保釋放,再犯者同樣很少。

目前的數據似乎已經可以推翻各方先前的質疑,零元保釋並未引發新一波的犯罪潮,顯示輕微、非暴力的違法者,再經過法官仔細審查後,再犯的機率極低。但另一個現象卻引發法庭觀察團體的擔憂,亦即零元保釋的效力似乎持續降低,實施前三周的零元保釋率達27%,但現在只剩10%,法官依照經驗的裁量習慣似乎又回來了。

就洛縣高等法院部分,CEO David Slayton表示,既然可能再犯的人都已經被法官裁定繼續羈押了,無保釋放的人再犯率自然降低,正如數據所顯示的,因此「零元保釋是項重大變革,經過數十年的努力,終於可望獲得社會認可」。無保釋放的適用對象為,持有毒品、輕微竊盜、非法入侵,只要他們承諾後續都會出庭就能釋放;輕罪在警局完成登記後,如果做出同樣保證,也能無保釋放。

零元保釋的開端是高等法院法官Lawrence Riff的一項判決。在Urquidi v. Los Angeles案中,他裁定因為嫌犯窮到繳不出保釋金而必須被監禁至提審,已然違反憲法的無罪推定精神。同時,在Urquidi案裡的嫌犯,最後都被法院認定無罪。因此雖然零元保釋的阻力極大,最後還是上路了。

實施後的關鍵數據如下:2023年10月至12月,2萬962人被捕。無保釋放的682人(3%)只有5人再犯;但936人(58%)第一次就是繳了保證金才能釋放,第二次又要靠保證金才能釋放。

CEO David Slayton強調,上述數據並非在說零元保釋沒有風險,但卻凸顯了保釋金制度並非防止再犯的有效方式,因為「如果你真的仔細想想就會發現,最為危險的人總是能獲得金援,而這些人才是不該放回街頭的」。

但是實施半年後,法庭觀察團體開始出現新的擔憂,雖然依賴保證金的制度開始鬆動,但是零元保釋對法官的提醒與影響力卻在衰退,這從實施三周的零元保釋率達27%,但現在只剩10%就能看出。

倡議團體「La Defensa」所見的案例,還是有不少人被關到提審,但事實上四成都是可以零元保釋的。到2024年2月的紀錄顯示,9120名嫌犯中,繼續羈押的為8184人,當庭釋放的490人,警方釋放的446人,無保釋放的比例降到10%,遠低於一開始的27%。原因並不清楚,但他們猜測可能與裁量權過大,以及零元保釋對法官的影響力逐漸衰退。

洛縣 CEO 南加

上一則

3萬株鬱金香 南加迪斯康索花園將全面綻放

下一則

洛城新語╱「可以交換名片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