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參院通過援以烏台法案、強制TikTok脫離字節跳動 拜登將儘速簽署

馬斯克和特斯拉財報說了什麼?八大重點一次掌握

活化石娃娃魚養殖跌落神壇 一斤賣30元如同尋常魚

人工養殖的娃娃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人工養殖的娃娃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娃娃魚是中國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不過,由於其在美食、保健等方面有巨大商業潛力,吸引人工繁殖潮。這一來使得「天價」養殖娃娃魚跌下神壇,昔日年入百萬的養殖戶也面臨轉型。

仿生環境養殖的娃娃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仿生環境養殖的娃娃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大鯢,是世界上現存最大的兩棲動物,因民間傳說叫聲似嬰兒啼哭,又被俗稱為「娃娃魚」。它是與恐龍同時代的動物,如今恐龍早已滅絕,因此它又被譽為「活化石」。

紅星新聞報導,娃娃魚喜歡生活在水質清澈、水流湍急且有岩洞的深山溪流中,在長江、黃河及珠江流域中下游有廣泛分布。由於具有較高經濟價值,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個被稱為「活化石」的物種被人為過度偷捕,加之江河汙染,生態環境遭到破壞,致使種群數量銳減,後來被列入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活化石 列二級保護動物

謝次勇是四川廣漢第一名養殖娃娃魚的人。2023年9月8日,53歲的謝次勇正在養殖基地忙碌,57畝養殖基地裡蛙聲一片。當天上午,他接了很多電話,不時有人訂購牛蛙,只有一個電話是訂購娃娃魚的。他的娃娃魚養殖基地在幾公里外,如今他已很少回那裡,主要是交給工人打理。

「(養殖)娃娃魚市場太低迷,現在價格已經跌到底了,基本上沒有利潤,我轉型養殖牛蛙已經5年了。」走在蛙田邊,謝次勇向紅星新聞講述他養殖娃娃魚的經歷。

謝次勇介紹,2008年年底,他前往陝西漢中一位朋友處考察養殖娃娃魚。謝次勇覺得養娃娃魚很生態,當時養殖娃娃魚的市場價格也非常可觀。但娃娃魚是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只有人工繁殖的子二代可進行食用和買賣,人工養殖需取得許可證才行。

在辦理相關許可後,他開始著手養殖娃娃魚,先是買了幾百條魚苗,邊養殖邊學習。花兩年專門學習了養殖娃娃魚技術,然後與人合作養殖了上千條娃娃魚,後來又成立了娃娃魚養殖合作社,規模最大時每年可產出約10萬條娃娃魚。「市場最好是2008年至2012年,那個時候輕鬆年入百萬。」謝次勇說。

娃娃魚親本(種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娃娃魚親本(種魚)。(取材自紅星新聞)

技術突破 養殖年入百萬

「市場最好的時候,養殖娃娃魚賣到1000多元(人民幣,下同)一斤,甚至達到2000元一斤,養殖娃娃魚魚苗1080元一條。」謝次勇者介紹,因為市場好、價格高,很多人帶著資金進入娃娃魚養殖市場。當時,養殖娃娃魚屬於「硬通貨」,有魚在手不愁市場。他舉了一個例子,市場最火爆的時候,養殖娃娃魚魚苗也水漲船高,「我們去買魚苗,嫌魚苗難得數,就和賣家商量一斤百元大鈔換一斤魚苗,賣家還不幹。」

然而,在「紅火」之後,人工養殖娃娃魚開始走下坡。

謝次勇說,從2013年起,養殖娃娃魚的價格就走低了,但還有利潤空間。直到2016年,每公斤養殖娃娃魚還能賣到120元到150元,但2017年跌到每公斤100元以內,如今零售價一路跌至30多元一公斤。

伴隨著價格下跌,養殖戶的產量也一步步萎縮。「原來,最多一年可以出娃娃魚成魚10來萬條,後來市場慢慢萎縮,現在養殖場每年只養3萬條左右,減少了7成。」謝次勇說。

漢中是陝西人工養殖娃娃魚的主產區,也是中國人工養殖娃娃魚的最大產區。圖為位於龍頭...
漢中是陝西人工養殖娃娃魚的主產區,也是中國人工養殖娃娃魚的最大產區。圖為位於龍頭山下的娃娃魚繁殖基地。(取材自紅星新聞)

新溪源公司在什邡的養殖基地。(取材自紅星新聞)
新溪源公司在什邡的養殖基地。(取材自紅星新聞)

在四川德陽什邡市洛水鎮,四川新溪源生物科技公司老闆高安友正在養殖場查看娃娃魚長勢。該公司是一家以大鯢全魚萃取為主的企業。

「2009年開始養殖娃娃魚,當時覺得它貴嘛,稀有。」面對紅星新聞,高安友道出了養殖娃娃魚的理由。

高安友說,「2009年,我們買了1996條娃娃魚魚苗,500元一條。」當時娃娃魚魚苗很貴,他是花重金從陝西漢中和湖南購買的。娃娃魚魚苗到達養殖基地後,經過細心養殖,這批魚苗後來成為公司規模養殖的基礎,一些優質娃娃魚被挑選出來作為種魚。

接下來幾年,市場反應很好。高安友在什邡鎣華鎮深山建立了娃娃魚繁殖中心,不僅自養,還透過「公司+農民」方式,帶動周邊村民致富。他介紹,規模最大時,每年要出成品娃娃魚10多萬條,「有200多戶農戶跟著養,我以每斤600元的價格回收,每年可為農戶提供四五百萬元的收益。」

那時,市場也不錯,他們公司養殖的娃娃魚賣到了北京、成都、廣州等地。公司還開餐廳將娃娃魚做成菜色。「價格好的時候,養殖娃娃魚1000多元一斤,我們餐廳做出來1680元一斤。」他說,當時吃娃娃魚算是「奢侈品」,養殖和銷售利潤相當可觀。

拐點,出現在2013年。

市場萎縮 價格突然跳水

「當時,公司打算在四川開4家連鎖店,娃娃魚的價格突然開始下跌,內江一家店合約都簽了,還是果斷放棄了。」高安友感慨地說,「有人養娃娃魚賺錢,也有很多人砸在娃娃魚上了!」

2017年左右,養殖娃娃魚價格降到一斤百元。因養殖成本偏高,沒太多收益,周邊農民不再養殖,高安友的公司也縮小了養殖規模。

實地走訪四川、陝西多地了解到,目前散戶基本上已退出娃娃魚養殖,一些規模養殖戶還在堅持,但要麼減產,要麼轉型做深加工。

娃娃魚被視為有醫藥保健價值。圖為從娃娃魚身上提取的活性小分子胜肽。(取材自紅星新...
娃娃魚被視為有醫藥保健價值。圖為從娃娃魚身上提取的活性小分子胜肽。(取材自紅星新聞)

曾經1斤上千元 如今1斤30元

據報導,廣東、四川、重慶等南方城市一直是人工養殖娃娃魚消費的主流市場。

李遠方在廣州市和佛山市水產交易市場經營兩家批發門市,專注於餐飲高端食材配送。10年來,他也見證了養殖娃娃魚跌下神壇的全過程,曾經上千元一斤的養殖娃娃魚是他批發的爆款之一,最多時一年批發60萬斤左右。「現在我們供貨到店批發價30元一斤,一年批發3萬斤左右,養殖場都沒養娃娃魚了。」

曾經爆款的娃娃魚如今像超市賣的雞蛋一樣,「就是一個附帶產品。」李遠方介紹,在廣東農村很多紅白喜事都會安排一份娃娃魚,已是司空見慣的普通菜了。

據他介紹,因娃娃魚宰殺麻煩,陝西一些養殖戶把它做成魚片等半成品,主要供應給成都、重慶一些火鍋店,「這樣比較好,既保證了品質,又能讓消費者方便地烹飪食用。但讓養殖戶頭疼的是,庫存娃娃魚的魚頭、骨頭等賣不動。」

去年9月,在四川成都青石橋海鮮批發市場,紅星新聞記者隨機走訪一些商家,只有一個商家在批發養殖娃娃魚。為何不賣養殖娃娃魚了?不少商家表示,一是養殖娃娃魚價格低,沒有利潤空間;二是銷售養殖娃娃魚需要辦理「經營利用許可證」。

在四川成都周邊餐飲市場,養殖娃娃魚主要以煲湯、紅燒、燙火鍋等為主。在一些普通餐館,養殖娃娃魚菜餚價格甚至低於常見的鱂魚。

養殖娃娃魚肉被做成菜餚擺上餐桌。(取材自紅星新聞)
養殖娃娃魚肉被做成菜餚擺上餐桌。(取材自紅星新聞)

養殖娃娃魚肉被做成菜餚擺上餐桌。(取材自紅星新聞)
養殖娃娃魚肉被做成菜餚擺上餐桌。(取材自紅星新聞)

宰殺麻煩 烹飪要有技術

「相對普通魚而言,娃娃魚宰殺比較麻煩,對烹飪技術也有一定的考究。」四川餐飲業內人士尹先生指出,娃娃魚普通群眾消費的較少,都是作為餐廳特色菜。

對於人工養殖娃娃魚跌價,四川省水產學校副校長、中國水產學會會員王強表示,「娃娃魚不是魚,而是一種兩棲動物。它的養殖技術一旦突破,養殖並不難。」王強介紹,隨著養殖技術的突破,特種魚類養殖實現了常態化。娃娃魚這樣的「稀罕物」變得不那麼吸引人了。

當年因養殖娃娃魚賺錢,大量資金進入,很多養殖戶開始規模養殖,「這就導致前期進入這個市場的人賺了錢,中後期進入的沒賺到錢甚至虧錢。我比較贊同用『炒蘭草』來比喻當初的娃娃魚養殖。」王強介紹,養殖技術突破後,養殖門檻低了,大量養殖戶養殖娃娃魚,供過於求,加上銷售比較滯後,娃娃魚愈養愈大,親本越來越多,魚苗價格愈來愈便宜,娃娃魚價格也就更低了。

「一個是養殖市場成熟,另一個就是消費者對娃娃魚的接受度不那麼高了,價格肯定會下跌。」王強分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市場效應,曾經娃娃魚價格被炒高,一大原因就是當時消費者存在獵奇心理,「貴的、沒吃過的東西,總想試一試,吃過後覺得味道、口感很一般,就不願意再去消費娃娃魚了。」

王強也建議,要讓娃娃魚產業永續健康發展,就要遵循市場規律,在降低飼養成本、挖掘潛在價值、創新開發新產品、開拓市場等方面下功夫,讓娃娃魚產業回歸理性。

利潤 恐龍 雞蛋

上一則

中國、厄瓜多自由貿易協定批准 60天內生效

下一則

香港公務員事務局長:23條立法不會增公僕壓力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