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洛縣新冠感染繼續飆升 住院數也看漲 若惡化戴回口罩

殺夫妻還啃臉 佛州男6年後認罪 「精障」免坐牢

「蝸居」房車500天 中國年輕人在想啥?

張希和胡安媛買了輛二手房車。(取材自紫牛新聞)
張希和胡安媛買了輛二手房車。(取材自紫牛新聞)

房車生活,重點不是車而是生活。這群被稱為「現代數字遊民」的年輕人把家搬進車裡,生活就是一段段vanlife式的車旅,有人一住就是500多天。他們說,「車子是買的,生活更是自己選的」,但也坦承從未放棄買房。

最近,廣東深圳一對情侶因為「不租房住房車」的生活方式,登上熱搜引起熱議。和這對情侶一樣的「房車族」越來越多,有人對他們的選擇好奇、羨慕,也有人因為他們每到一個停車場就需要找水找電,而稱他們為「停車場乞丐」。美好的房車生活之外也有一系列無法迴避的現實問題,反映出的還是年輕人買不起房在城市蝸居的無奈。

買不起房 決定住房車

一年前,不安於現狀的張希和女朋友胡安媛放棄湖北的穩定工作,開始「深漂」。開菠蘿財經報導,初到深圳,兩人在城中村裡租了個小單間,來回兩三個小時的通勤時間加上一個月2500元(人民幣,下同,約350.7美元)的租金,讓張希考慮起一種可能性──不租房、直接住在房車裡,行不行?

兩人花了大量的時間去調研房車生活,並特地參觀了當地兩位已經住在房車裡的車友後,才決定在去年年底花13萬元買下一輛二手的B型房車,並花了改裝費約3萬元。

張希和女朋友準備上班。(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張希和女朋友準備上班。(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小李哥就是張希請教的那位深圳車友,他在車上已經住了一年兩個月。小李哥是廣東河源人,原在深圳租房上班,但開車上班單程需一個多小時,他常因堵車遲到被公司罰款,於是選擇住在房車裡。如今他把車停在公司附近,周末就開房車回惠州陪家人,他把和自己有同樣工作和生活方式的群體叫作「城市蟻族群體」。

北漂的第12年,在國貿上班的短視頻博主「北漂小喬的房車生活」也曾飽受雙城通勤之苦,便花約10萬入手拖掛式房車,駐紮在公司旁邊。「這個房間是完全屬於我的,在北京的一個『小家』,到現在住了近四個月,我還沒出那股興奮勁兒。」小喬說。

過去幾年,逍遙一直在北京和老家來回「遷徙」,去年春天再次回到北京卻遭遇公司裁員,於是在說服媳婦之後退租了房子,買了一輛拖掛式房車。「這種更輕量式的生活也很不錯,將來不管要去外地還是回老家,也很方便,車開起來就走。」逍遙稱。

正式住進房車後,跟他們預想的一樣,最大的變化是通勤時間變短了,還省下房租。

張希將房車停在女友公司附近,女友走路上班,他每天花10分鐘坐三站地鐵即可到達公司。此前他們一個月房租和通勤費花銷約3500元,現在盡量將車停在不收費的停車場,水電費100元/月,加油費800元/月,用電靠充電樁,用水是去附近的小賣部付費讓老闆幫忙接自來水。每月最多能省下2500元,兩人估算住5年應能回本。

房車當家 更省更自由

小喬的車一般停在公司門口,給車加水加電方便。「而房車最大的問題就是水電和停車問題,在這些問題能解決的前提下,我才決定買房車。」住進房車後,小喬每天早上能睡到8時40分,不到一分鐘就能走到公司門口。他估計三年時間,省下的房租錢可以覆蓋買車成本。

張希和女朋友的房車內部。(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張希和女朋友的房車內部。(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小李哥認為,把房車價值用到極致,也是一種「賺」。他當時花29萬定製一輛B型房車。父母極力反對,他們認為房車不實用,還是應該存錢買房。但小李哥堅持「年輕人應該有自己追求的生活方式」。現在,工作日下班後生活在車上,周末回家開到哪玩到哪,他的生活和工作都已離不開這輛車。

房車生活也將他們的生活帶上了更規律、更簡單、更自足的軌道。張希回憶,以前下班時女友會問他「晚上吃什麽」,現在則會問他「車在哪,我今晚回哪」,因為為了充電,有時候會更換停車位置;周末兩人到處跑,隔一段時間就能停在公園旁邊,開窗在床上看日出。

小李哥則養成了極簡的生活習慣,為了住房車,不要的物品會隨時清理掉,實用的東西就會重複利用。他介紹,房車裡的家電必須要多功能,就拿鍋來講,它需要炒、煮、蒸全能。另外,每一樣物品用完就得歸位。「房車裡的生活要不斷做減法,人生何嘗不是如此。現在不管去哪,給我兩分鐘就能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說走就走。」小李哥說。

小喬買房車的事沒有告訴爸媽,但爸媽刷到了他的房車生活短視頻,相比他以前住在燕郊房子裡時,爸媽現在更能了解他每天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住房車 真能取代租房?

當然,房車生活也有許多煩惱和不便。報導指出,住進房車以後,這些年輕人才意識到精打細算、節約用電,有多重要。

一開始住進房車時,逍遙夫婦還沒有掌握太陽能電板的真實容量,經常用著就沒電了。北京冬天很冷,有天晚上車子突然沒電,兩人只能乾凍一晚。從那以後,兩人用電都嚴格計算,空調開到最省電的固定溫度,逍遙還自己改裝太陽能充電板,擴大了容量。

夏天,房車內的熱也是一種耐力考驗。「在深圳,下午兩三點鐘,車內溫度最高到超過攝氏46度。」張希為此還專門給女朋友買了一個防止化妝品變質的小冰箱,而這也會增加用電量。

用水用電 都是大問題

用水也是大問題。住房車需定期傾倒排泄物(黑水)和生活用水(灰水),這是不少人難以接受的地方。這幾位年輕人一致選擇不使用車裡的馬桶,他們把車停在附近有廁所的地方,或直接在公司以及公共廁所解決完回家,灰水則是買水管通到下水道。北方的冬天使房車底部的水箱容易凍裂,只能買水桶每天提水,找附近健身房或弄個小水泵加上花灑在車裡快速洗澡。

小李哥堅持了一段時間每天自己做飯。(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小李哥堅持了一段時間每天自己做飯。(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房車停在戶外,蚊蟲問題也難以避免。經歷了幾次半夜打蚊子後,小喬不會再輕易打開房車紗窗。前不久,因為甜食碎屑和飲料沒蓋蓋子,小喬的房車再次被螞蟻「占領」,晚上睡覺他還被咬醒了,最後花了半個多月才把螞蟻處理乾凈。

為了選擇合適的駐紮地,張希和女朋友經歷過好幾次「遷徙」。他們一開始把車停在城中村,夜間亮燈,經常被好奇的人圍觀,這裡聲音嘈雜,張希只好戴矽膠耳塞睡覺。現在很多停車場對大體積的房車也不太歡迎,幾經輾轉後,兩人將車停在路人較少的某物流園。

除此之外,車子還經常出一些小毛病,都需要自己慢慢摸索著修。逍遙建議,買房車之前,需要考慮自己的動手能力強不強、生存能力夠不夠,否則東西壞了只能找維修工來修,維修工還不一定了解房車。

張希從來沒有放棄過買房,他認為,現在選擇房車生活,只是過渡期裡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張希說,「我們給自己制定了規畫,這5年裡在深圳認真工作、好好攢錢,之後等結婚有了孩子,再看具體情況。」

「房車只是一個給我們帶來便利和舒適的工具,我們有權利選擇任何一種我們想要的生活方式,一旦不合適,我們也有權利放棄它。」小李哥稱。

小李哥房車內可以看電視、唱K和辦公。(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小李哥房車內可以看電視、唱K和辦公。(取材自開菠蘿財經/受訪者供圖)

北京 地鐵 健身

上一則

因應中美局勢?福建艦省去舾裝直接繫泊測試 加速服役

下一則

全球槍枝議定書 中啟動批准程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