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人1家3子女越區就讀芝公校 教委會索賠10萬 家長申訴

全美法國鬥牛犬搶案頻傳 名人愛養且黑市價格不菲

與大連人爭地 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斑海豹」求生悲歌

斑海豹即將被野放,身上裝有衞星追蹤器。(澎湃新聞)
斑海豹即將被野放,身上裝有衞星追蹤器。(澎湃新聞)

如果讓無人機在大連復州河入海口升空,升至100米高度向東南側飛行,會看見海岸線一排排整齊的長方形海參圈。這些海參圈屬於仙浴灣鎮和三台鄉的養殖戶,每個海參圈的面積約50畝,每個圈裡約有1.5萬斤海參。

仙浴灣鎮和三台鄉屬大連市瓦房店市管轄。瓦房店是一座從1980年代就開始養殖海參的城市,2020年,中國漁業協會授予「中國遼參故鄉」稱號。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澎湃新聞)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澎湃新聞)

海參養殖戶 被下令禁養

但在2021年9月3日,瓦房店市政府發布了一份被養殖戶稱為「禁養令」的公告,要求仙浴灣鎮和三台鄉的近海養殖戶停止養殖生產,拆除設施,並於2021年10月31日前自行全部撤離。

養殖戶之所以被要求撤離,是因為他們均位於大連斑海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範圍內。1992年,大連市政府批准成立了市級斑海豹自然保護區,1997年,斑海豹保護區升級為國家級。按照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禁止任何人進入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內不得建設任何生產設施。

圖為早前斑海豹放歸後游入大海。(中新網)
圖為早前斑海豹放歸後游入大海。(中新網)

「可是我們這裡海邊全是鹽鹼地、葦塘、荒灘,斑海豹不會到這裡來。」2021年12月27日,三台鄉養殖戶賈德智表示。這些養殖戶一直都沒有拆除養殖設施並撤離。2022年1月1日,仙浴灣鎮、三台鄉近海養殖戶全體向瓦房店市長遞交了一份請求書,認為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核心區存在錯誤勘定,請求有關部門申辦勘定調整。

豹與人爭地 糾結近30年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自成立以來,其實已經過兩次調整,劃線兩次變更,面積兩度縮減。而人與斑海豹的用地之爭,已經持續了近30年。

斑海豹是大陸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大連金州灣國際機場工程為牠延後動工十餘年。圖/...
斑海豹是大陸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大連金州灣國際機場工程為牠延後動工十餘年。圖/取自澎湃新聞

西太平洋斑海豹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身體肥碩,呈紡錘形,體長1.2至2米,是唯一能在中國海域內繁殖的鰭足類海洋哺乳動物,在全球有8個繁殖區,遼東灣結冰區是其中最南端的一個。

每年10月後,斑海豹會陸續自南向北洄游至遼東灣,次年1至2月,雌斑海豹便在遼東灣北部的浮冰上產崽。3月遼東灣近海冰雪融化後,斑海豹分散在附近海域和近岸覓食,遼河入海口的幼崽出生地成為斑海豹的聚集區,牠們會在河岸的泥灘憩息、換毛,5月以後才游離渤海,途經大連沿岸,洄游到韓國白翎島度夏。

全身可利用 遭過度捕殺

斑海豹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海水中度過,只在生殖、哺乳、換毛、休息時才爬到冰面或岸邊,並且警覺性高,發現危險會迅速逃入水中,因此幾乎只有遼東灣的漁民見到過斑海豹的蹤影,漁民喚其為「海狗」。

遼寧盤錦市遼河口三道溝漁民劉三爺從1961年開始打漁,那時船一開,就能看到海灘上密密麻麻全是斑海豹,「船兩邊七、八斤的大梭子魚劈里啪啦往水面上竄,斑海豹一口一個。」劉三爺回憶說。

但之後的每一年,劉三爺出船看到的斑海豹越來越少。斑海豹的皮毛抗寒,油脂可以做肥皂,還可以提取出海豹油作為營養品,公斑海豹的生殖器則被稱為「海狗鞭」,具有藥用價值,因此斑海豹成為遼東灣漁民捕殺的目標。

王丕烈是中國最早研究斑海豹的科學家之一,至2021年初去世前,他從事海洋哺乳動物研究超過50年,他曾在1990年對遼東灣斑海豹的種群數量急劇減少進行過統計。據王丕烈的統計,斑海豹在1930年代初約有7100頭,1940年達到最高峰約8137頭,後因過度捕殺,1979年只剩1908頭。在此背景下,王丕烈於1990年代初開始呼籲建立斑海豹自然保護區。

保護區界劃分 矛盾激化

「大連斑海豹管理局」調研員張偉參與了1992年建立斑海豹自然保護區的工作。當時建保護區提出一個概念,即冰期在12月中旬至次年3月下旬的遼東灣北部可以形成天然的保護,「都是冰,人根本過不去」,而遼東灣南部獵捕現象嚴重,需要建保護區。最終,1992年定下的方案是在遼東灣的南部建立斑海豹自然保護區,保護區在1997年又升級為國家級。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界標。(取材自中新周刊)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界標。(取材自中新周刊)

2021年12月27日,大連斑海豹保護區界碑以內不僅包括沿岸海域,還有山嶺、墳地、距離海灘5公里的成八線公路,以及1980年代建成的攔海防潮大壩。「斑海豹怎麼會到墳地裡來?怎麼會上公路?」仙浴灣鎮養殖戶喬洪泉說。

但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核心區內確實存在違法填海的現象。根據瓦房店市政府於2020年11月發布的公告表示,金港海岸占用了保護區核心區,這有國家劃定不實的外因,也有瓦房店市海洋與漁業局違法發放填海證的內因,並稱違法發放填海證對於金港海岸小區的違法占用保護區起到主導作用。

瓦房店市政府2021年9月發布「禁養令」,養殖戶也是自那以後才意識到形勢嚴峻起來。2021年10月25日,仙浴灣鎮和三台鄉的養殖戶請求撤銷瓦房店市政府早前發布的公告,這一申請在2021年12月20日被駁回。多名養殖戶表示,他們很快還將提起行政訴訟。

2次調整範圍 仍擺不平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成立後,分別於2007年和2016年進行了兩次調整,第一次調整後面積為67.2萬公頃,第二次調整後面積又縮減至56.2萬公頃。相較1992年的保護區,2007年和2016年調整後的保護區不再擁有一整片面積相對較大的核心區,而是改設兩處面積較小的核心區,分別為北核心區和南核心區。

為大連斑海豹保護區的調整提供過專業意見的韓家波表示,調整保護區必須要考慮兩個問題,第一是調整是否會對物種的保護產生影響,第二是調整如何處理好保護和發展之間的平衡關係。

斑海豹種群數量減少的主要原因是被漁民獵捕,但海域冰情變化、食物來源變化、海洋水質汙染和海上運輸亦會對斑海豹所在的生態環境造成影響。

班海豹。(取材自遼寧盤錦濕地保護協會)
班海豹。(取材自遼寧盤錦濕地保護協會)

大連斑海豹管理局局長史曉明透露,大連斑海豹管理局的日常工作包括生態監測,包括每個季度在保護區範圍內進行一次水質監測,各個監測站位必須達到一類水質標準,如果未達到需要周邊企業整改。

盜獵狂 經費有限護豹難

大連斑海豹保護區建立已近30年,但斑海豹的保護仍有所缺失。最直接的一點,是斑海豹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已經十餘年沒有得到過全面的種群調查。

由於長期未進行種群調查,中國國內的斑海豹種群數量,目前還存有爭議。對斑海豹數量調查最有效的方法是空中觀察或調用破冰船調查,但由於經費和其他條件所限,對斑海豹的調查不多。

中國綠發會曾在2020年發文,稱農業部在使用上述資料時描述為「2006年和2007年的調查結果約為2000頭」,以至於多家媒體錯誤引用成斑海豹種群數量為2000頭,而且一直沒有更改。同年,中國綠發會進行了全國野外斑海豹種群數量同步監測,得出監測數量為338頭,並估計中國野生斑海豹總數不足500頭。

此外,大連斑海豹保護區的成立並不能徹底禁止盜獵行為。查閱近年數起非法獵捕斑海豹案件的判決書發現,幾乎所有被告人都是到營口、盤錦一帶海域獵捕斑海豹,因為那裡才是斑海豹的繁殖地。

「獵捕地是在遼東灣北部,我們日常巡護檢查到不了那裡。」 大連斑海豹管理局局長史曉明表示,斑海豹主要繁殖區域不在保護區範圍內,這是保護區面臨的主要困難之一。大連斑海豹保護區最初成立時遺留的問題,為之後的保護留下了隱患。

大連瓦房店市仙浴灣鎮的海參圈。(取材自仙浴灣養殖戶)
大連瓦房店市仙浴灣鎮的海參圈。(取材自仙浴灣養殖戶)

目前,大連斑海豹管理局只是採用人工巡查的方式對盜獵人員可能利用的保護區沿線漁港碼頭進行管理,效率低下。史曉明表示,相關單位正積極申請,在保護區沿線36個重點港口碼頭建立監控系統。

進入1月,斑海豹很快又將洄游到遼東灣北部,在冰面產崽、憩息,遠離人群,避開船隻。大連斑海豹保護區內外的人仍在爭論區界如何劃分,不過,這些爭論好像從來都不與牠們直接相關。

農業部

上一則

劍指印太戰略 王毅:可召開印度洋島國發展論壇

下一則

天津疫情爆發 7天內足跡「遷徙地圖」令人心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