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肺腺癌後再傳免疫疾病 陳文茜尖叫:不想活了

上海人事暗鬥?網傳上海副書記妻弟包攬供應物資

小萌娃教你化妝 兒童美妝博主身後…成年人賺飽

中國兒童彩妝去年銷售額增長300%,「85後」媽媽成為幫孩子購買化妝品的主力軍。(取材自央廣網)
中國兒童彩妝去年銷售額增長300%,「85後」媽媽成為幫孩子購買化妝品的主力軍。(取材自央廣網)

博主是不少愛美人士的心頭好,也受到諸多美妝品牌的青睞。但這股美妝風過早地颳向孩子,社交媒體平台出現一批打著「全網最小美妝博主」、「跟著萌娃學化妝」等噱頭的少兒網紅。專家提醒,未成年的孩子成為兒童美妝博主不過是「牽線木偶」,其背後難掩家長、資本、平台合力的「打扮」需求和「操作」,是時候該給兒童美妝博主「卸妝」了。

過早接觸物欲世界

新華社報導,值得注意的是,背後的成年人賺飽飽,表演和觀看的未成年人卻可能因過早接觸物欲世界而三觀迷失。專家建議,應引導少兒進行美妝產品代言,並拍攝上傳視頻涉嫌違法。

當6歲女兒提出「想要美妝套裝,化優雅熟女妝」時,山西太原市居民秦女士十分意外。一番詢問過後,秦女士發現,在幼兒園中,少兒美妝博主頗受歡迎。小朋友爭相購買少兒「網紅」推薦的美妝產品,帶著口紅、眼影等一起玩耍,還有的熱衷模仿,拍攝「美美的」美妝視頻。

小紅書、B站、好看視頻、快手等社交媒體平台上,少兒化妝的圖文視頻不在少數,有的發布在少兒美妝博主的主頁上,還有的在成人博主的主頁中穿插發布。

專家認為,兒童代言美妝產品行為涉嫌違法,應加強平台監管。(取材自知乎)
專家認為,兒童代言美妝產品行為涉嫌違法,應加強平台監管。(取材自知乎)

5歲童化純欲蜜桃妝

「剛過完5歲生日,化個純欲蜜桃妝」、「精緻女孩都應該用,我都用了8瓶了」,短視頻中,香甜音樂背景下,身穿露肩裝的少兒「網紅」卷出成熟的發型,嫻熟地化上一層層粉底和眼影,對著鏡頭嘟嘴眨眼引導網友購買。

「少兒美妝博主受捧的背後,是近年來快速發展的兒童美妝產業。」廣東省化妝品學會常務副秘書長、暨南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教授劉忠說。有電商平台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兒童彩妝銷售額同比增長了300%。「85後」媽媽成為主動給孩子購買化妝品的主力軍。

電商平台「兒童化妝品」產品種類繁多,直播電商從業者黃小樹(化名)指出,快速發展的兒童美妝企業有旺盛的廣告需求,一個在小紅書上擁有10萬粉絲的博主,每接一單廣告就能獲得數千元收益,可謂獲利可觀。

倡導化妝 牟利又坑娃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多數少兒美妝博主實際上是由成年人策劃制作內容交由少兒「網紅」進行表演,以「吸睛」為目的,獲取流量為商家做廣告,進而賺取利益。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認為,美妝產業若將注意力投入其中,會耗費大量精力,侵占兒童的學習、戶外活動等時間。

多位受訪專家更指出,目前兒童彩妝的使用存在泛化傾向。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皮膚美容科主任醫師丁慧說,兒童彩妝產品並不是大眾類產品,它是為藝術類、演員模特等方向的孩子設計的,供他們在特殊場合短暫使用,但目前少兒美妝博主等的宣傳並沒有交代這一點,只是一味推薦購買。兒童化妝品市場存在諸多亂象,家長若無辨別能力,很容易買到不合格產品。

 此外,一些少兒美妝博主所說所寫的「心機」、「綠茶」等內容呈現成人化趨勢,甚至包含「純欲」「斬男」等軟色情詞彙。「這些內容被小孩子說出來,又被小孩子看到,影響太惡劣了。」秦女士說。

「過早地讓孩子接觸化妝,不會讓孩子建立對「美」的正確認識,一些孩子的審美觀會變得非常單一,還會使其忽視對心靈、智慧上,以及自然美和多元美的追求。」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消協專家委員會專家朱巍認為,美妝風潮低齡化也意味著物化女性、容貌焦慮等傾向過早地傳遞到兒童身上。

專家認為,兒童代言美妝產品行為涉嫌違法,應整改下架違法內容,加強平台監管。朱巍指出,廣告法明確規定,不得利用不滿10周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有關平台應盡快下架違法視頻,整改相關板塊,對存在違法行為的家長、審查不嚴的平台依法追責和教育。

兒童美妝產業,近年來快速發展。(取材自鳳凰網FASHION微博)
兒童美妝產業,近年來快速發展。(取材自鳳凰網FASHION微博)

電商 中國 小紅書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