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134萬人確診 已施打1億9228萬劑疫苗

緩兵之計?壯士斷腕?拜登準備終結「阿富汗戰爭」

雲南佤族翁丁村一把火 燒出啥問題?

位於中國西南邊陲的雲南省滄源佤族自治縣翁丁村,是一個有著數百年歷史的佤族原始群居村寨。翁丁,意為連接之水,佤族在古語當中的意思為「住在山上的人」。圖為佤族婦女在一起開心聊天。(新華社資料照片)
位於中國西南邊陲的雲南省滄源佤族自治縣翁丁村,是一個有著數百年歷史的佤族原始群居村寨。翁丁,意為連接之水,佤族在古語當中的意思為「住在山上的人」。圖為佤族婦女在一起開心聊天。(新華社資料照片)

近400年歷史的雲南滄源佤族自治縣翁丁村老寨日前大火,大部分屋子被燒毀。有聲音說,「中國最後的原始部落」翁丁老寨在旅遊開發後處於「人村分離」的狀態,「村子的守護者和村子分開了,村子變得脆弱不堪。」

翁丁村位於雲南省滄源佤族自治縣動角鄉的北部,共有100多戶,共400多名村民全部...
翁丁村位於雲南省滄源佤族自治縣動角鄉的北部,共有100多戶,共400多名村民全部是佤族。這是一個有著數百年歷史的佤族古村落,至今仍保留著建築文化和民風民俗的古樸狀態。(新華社資料照片)

新京報報導,翁丁村寨主楊建國說,14日的大火是從距他家20米遠、位於村子東邊高處的一間房屋蔓延開的。楊建國隨即報警,並與其他村民一起趕往起火房屋處。

2021年2月14日17時40分,滄源佤族自治縣猛角民族鄉翁丁村老寨發生火災。(...
2021年2月14日17時40分,滄源佤族自治縣猛角民族鄉翁丁村老寨發生火災。(取材自人民網)

翁丁村村委會副主任肖金芳回憶,火災發生後她趕到村子附近,才發現整個老寨已經被燒掉了三分之一。

發現火勢開始蔓延後,楊建國和村民迅速打開著火房屋附近的消防栓,拉開消防帶子準備滅火。「當天風很大,房屋頂上都是茅草,所以(房子)著得很快」, 楊建國等人打開消防栓時卻發現,消防栓出來的水流很小。「消防栓連接著寨子東部一個高地處的消防水池,但不知道什麼原因,當時消防栓的水流很小,開了一會兒消防栓裡頭就沒水出來了。」

燒光! 村民哭全都沒了

肖金芳介紹,村裡消防水池的面積大約為3000立方米,平時都會將其注滿。而過年這幾天村民燒火做飯用水量較大,如果村民這邊的生活用水不夠,可能會用掉原本應注入消防水池的水。

圖為佤族部落翁丁古寨一名小孩在翁丁古寨寨門前留影。(新華社資料照片)
圖為佤族部落翁丁古寨一名小孩在翁丁古寨寨門前留影。(新華社資料照片)

村裡除了消防水池,還有一處水塘名為「水龍塘」,位於老寨西側。楊建國表示,平日裡村民會從水塘裡取水滅火,但這次由於火勢太大,從水塘裡取水滅火來不及。

據老寨村民楊光文介紹,受大火影響較輕的四棟房屋因靠近路邊,交通較為便利,下午消防人員到達村子後得以迅速使用消防車滅火,「其他房子因為在村子裡面,消防車沒法進去,大火沒辦法被及時撲滅,所以最後燒得比較嚴重。」

楊建國稱,「村子的標誌性建築物寨門在此次大火中被燒毀了,部分古樹的樹杈也被大火烤乾。目前寨子裡的105戶房屋在大火後只剩下較為完整的三、四戶。」

肖金芳說,「發生火災的時候村裡老寨只有17戶人家在,火災發生時村民們將家人帶出現場,火災造成的損失還未統計出來。」

15日中午,翁丁村部分村民被允許短暫返回火災後的家中。肖先生是老寨裡一名民宿經營者,其置辦的家電、餐飲設備等均已燒毀,房屋被燒毀後夷為平地。「我家什麼都沒了,一無所有,就剩家人平安。」

肖先生年前將房子維修,以便給遊客居住,「一下花了三、四萬塊錢(人民幣,下同),結果一個遊客都沒住到」。

另一名村民楊先生稱,自己在15日下午回到已被燒毀的家中,不少村民回寨後都哭了,家裡的東西全部被燒光。

示警!老寨近日曾失火

村民楊強回憶,2月8日那天,早上村民剛「上班」時,老寨曾發生過一次火災,「著了一戶人家,但當時很快就被滅掉了。」楊強沒有想到的是,火災在一個星期後又一次發生。這次,大火席捲了整個村落。

翁丁村分為老寨和新村兩個部分,老寨共有105戶房屋,楊建國表示,在翁丁村開始進行旅遊建設後,村民在政府的倡導下陸續搬到新村,僅有17戶村民仍居住在老寨。 

村民小黑告訴新京報,他和家人一直生活在老寨裡,沒有搬到新村。14日傍晚村子著火後,他與家人在村幹部的組織下逃離火災現場,現和其他16戶村民一起被安頓在老寨附近的假日酒店中。「被安頓的大概有80幾人,他們平常和我們一樣居住在老寨,這次大火之後,房屋受損都很嚴重。」

小黑表示,老寨的17戶人家留在老寨是因為家中有老人,不想搬去新寨居住。在小黑看來,平時老寨裡的村民都很注意防火,老寨中隨處可見防火警示語。

翁丁村村民為遊客展示佤族傳統民俗拉木鼓活動。(新華社資料照片)
翁丁村村民為遊客展示佤族傳統民俗拉木鼓活動。(新華社資料照片)

翁丁村老寨發生大火後,許多曾前往古寨旅遊的遊客紛紛在網上留言,回憶自己此前在翁丁旅遊的所見所聞。

肖金芳介紹,旅遊業近幾年才在翁丁村逐漸興起。「進入寨子的門票為18元,如果想體驗村裡的觀光車項目還要另加20元共38元。」每年,村裡的遊客都能達到10萬人左右。

楊建國表示,政府此前通知村委會要開發當地的旅遊業,讓村委會動員老寨的村民搬到新村居住,「新村於2012年左右開始建設,2017年建好,2017年年末村民開始陸續搬到新村。」

遊客! 帶來經濟卻吵鬧

但在楊建國看來,村民並不願意搬離老寨。「當時幾乎每戶人家都在反對,我也和政府那邊的人商討過,政府最後派人來給我們做思想工作讓我們搬遷」。楊建國稱,政府規定,搬到新村的村民可以回到老寨的房屋裡「上班」,即每戶每天可以派一個人回到老寨的房子裡。

「村民平時就在自家燒火做飯,有遊客來的話就帶他們參加活動,為老寨的旅遊業服務。」 楊建國介紹,活動包括拉木鼓,在寨子的廣場上圍在一起打歌等,上班時間為每天8點半至下午5點左右,工資為一天60元,「這種上班的形式一直維持到現在。」

楊建國認為,雖然旅遊業給當地帶來了經濟收益,但「人一湧進來,擾亂了寨子裡的平靜,也是太吵鬧了。」

遺憾!起火時無人留守

楊建國表示,起火當日,老寨的大部分村民已經「下班」回到新村,老寨裡只剩下包括自己在內的17戶村民。「那間房子起火時,屋裡沒有人。大火沒有被及時發現。」

據報導,翁丁村是雲南省臨滄市滄源佤族自治縣猛角傣族彝族拉祜族鄉下轄自然村,村域面積6.3平方千米,是中國佤族歷史文化和傳統建築保留最完整的原生態村落,曾被「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譽為「最後的原始部落」。

翁丁古寨自2005年開始發展旅遊,2020年3月31日,翁丁原始部落文化旅遊區被雲南省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委員會評定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

雲南省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正高級工程師歐陽志勤長期致力於古村落保護工作,2018年,歐陽志勤曾發表「這樣做真的能夠讓翁丁的村民脫貧致富嗎?」文章質疑當地的旅遊開發工作欠妥。文中說,翁丁古寨目前被綠蔭群山和古榕樹包圍著,而當地政府卻花錢種植了兩棵「假古樹」。

此外,歐陽志勤在文章裡表示,印證翁丁佤族傳統文化沉澱了幾百年的石圍牆以及承載村寨歷史的道路,在旅遊開發後都被「以舊換新」。

開發遷走守護者 毀了佤族故宮

2019年8月16日,雲南省特色小鎮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對臨滄翁丁「葫蘆小鎮」提出了黃牌警告通報。要求翁丁老寨開發的整改限期為三個月,後調整為一年。通報指出,翁丁「葫蘆小鎮」在創建中沒有將重點放在翁丁老寨上,出發點和方向發生了嚴重偏差。翁丁老寨中的彩鋼瓦、空心磚等現代建築材料比較突兀,破壞了小鎮的原始風貌。

深圳市「古村之友」古村落保護與發展促進中心創始人湯敏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中國的古村落建築多為竹木建造。「古村落有個特點,就是建築特別容易著火,也特別容易撲滅,只要有人迅速響應,古村落是很難形成連片燃燒的。」

「翁丁老寨建築群的地位非常特殊,是佤族人民的文化聖地,相當於他們的『故宮』。」湯敏介紹,佤族人民幾百年來在翁丁老寨裡生活,對土地和山林有著極高的信仰。「佤族人民是絕對不會破壞山林樹木的,所以當地的植被覆蓋率非常高。」

湯敏認為,古村落的保護需要尊重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尊重原住民和村落的共生關係。「在對古村落的保護與開發之間,開發者需要做的,是延續少數民族的生活方式,改變對傳統村莊的開發思路。」翁丁老寨在旅遊開發後處於「人村分離」的狀態,「村子的守護者和村子分開了,村子變得脆弱不堪。」

「一個這樣的古村落存留了幾百年沒有出事,卻在現代社會被燒毀了,這是我們需要去反思的問題」,湯敏說。

中國 人民幣 觀光

上一則

「德州大停電是人禍」 環時拿中美體制對比

下一則

山東遊客帶活雞去動物園釣老虎 殘忍視頻網全怒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