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無證可合法 親屬配額增 拜登移民改革法重點看這裡

總統就職他倆造型最吸睛!迷因圖在網路上瘋傳

獄中喝酒400多斤、賭博發朋友圈… 黑老大監獄江湖

湖北荊州監獄被曝出「黑老大」在服刑期間,竟有手機用、有酒喝、有現金賭博。(取材自微博)
湖北荊州監獄被曝出「黑老大」在服刑期間,竟有手機用、有酒喝、有現金賭博。(取材自微博)

「黑老大」在湖北荊州監獄服刑期間,竟有手機用、有酒喝、有現金賭博,經常在微信朋友圈發布動態,甚至還獲得記功、減刑的事件近期震驚社會,也引起對監獄系統腐敗的關注。

澎湃新聞報導,2020年10月19日,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布一份刑罰與執行變更刑事裁定書披露了一起窩案:「黑老大」王世兵在荊州監獄服刑期間,通過賄賂五名獄警,編織起一張為其所用的關係網,獄警們為其減刑大開「綠燈」,為其夾帶手機、銀行卡、大量現金及400多斤白酒入監。在這起窩案被查辦之後,檢察機關對王世兵的兩次減刑提出檢察建議書,荊州中院將王世兵的兩次減刑予以撤銷。

打黑第1案 無期徒刑進監牢

據報導,王世兵生於1971年,是湖北荊州監利縣人。

2008年6月,湖北石首市小河口鎮發生一起因化工廠環境污染導致的群體事件,王世兵等組織人馬攜帶砍刀、木棒、鍬把等凶器,對小河口鎮南河口村村部附近無辜居民和過路群眾等數十人恣意毆打,致37名群眾受傷。荊州警方隨後將王世兵等12名涉案人員抓獲。

此案,被稱為2008年荊州「打黑」第一案。

2008年12月23日,荊州中院判決認定:王世兵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通過開設賭場,投資入股「阿波羅」娛樂城,投資化工廠,滲入沙洪聯營體客運行業,通過敲詐勒索等手段斂財。為維護組織的利益,該組織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敲詐勒索、賭博等違法犯罪活動,致一人死亡、八人輕傷、數十人輕微傷,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法院一審判決:王世兵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賭博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五萬元(人民幣,下同)。另11名涉黑組織成員也分別被判有期徒刑。

王世兵不服,提出上訴。湖北高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王世兵被送往荊州監獄服刑。

服刑期間,經湖北高院於2011年9月26日裁定,王世兵被減為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減為十年。2013年11月、2017年7月,荊州中院兩次裁定,共減去王世兵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剝奪政治權利十年不變,繳納罰金五萬元。

精明行賄 2次減刑7次表揚

在荊州監獄,王世兵是經過怎樣的「改造」而獲得兩次減刑的呢?

荊州中院前述刑罰與執行變更刑事裁定書認定,王世兵在服刑期間,先後賄賂五名監獄民警,其中,既有為自己謀取行政獎勵等方面的關照,達到減刑目的而行賄,也有為幫助其他罪犯調整生產崗位、獲得行政獎勵而行賄。

其中,2009年至2018年期間,王世兵賄賂獄警向某金錢、物資共計3萬4000餘元,賄賂獄警蘇某金錢、物資共計1萬5000餘元,賄賂獄警陸某物資、安排吃請共計5000餘元,賄賂獄警王某物資、安排吃請共計1500餘元,賄賂獄警徐某2萬元。

法院查明的事實顯示,王世兵是一個相當「精明」的罪犯,其在監獄構建的「關係網」以錢開路。

例如,服刑的頭一年,2009年9月,王世兵得知其服刑的第三監區監區長向某(後升任荊州監獄副監獄長)正在裝修房屋,為謀求向某的關照,他安排妻子將5000元現金交給民警徐某,由徐某直接支付給商家為向某購置家具,徐某事後告知向某。

此後,在2010年和2016年間,王世兵每年都利用春節等傳統節日,安排家屬給向某送錢。

王世兵得到的「回報」之一,便是獲得違規減刑。

荊州中院查明,在不符合「確有悔改表現」的減刑條件下,明知王世兵有私藏使用違禁物品、賄賂民警等嚴重違紀行為,上述向某、蘇某、陸某、王某等獄警仍為其呈報減刑大開「綠燈」,使得王世兵分別於2013年11月獲得減刑十個月、2017年7月獲得減刑九個月。

王世兵2017年7月的減刑案裁定書顯示,在2013年2季度至2016年3季度,王世兵共獲得監獄表揚七次、記功兩次、省監獄改造積極分子一次。當時,法院認定,王世兵各方面表現「完美」而裁定予以減刑:認罪悔罪,認真遵守法律法規及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積極參加思想、文化、職業技術教育,積極參加勞動……

王世兵的減刑案裁定書顯示,其因積極參加思想、文化、職業技術教育等,獲減刑機會。(...
王世兵的減刑案裁定書顯示,其因積極參加思想、文化、職業技術教育等,獲減刑機會。(中新社資料照片)

裡應外合 監內喝酒還可上網

在監獄裡疏通關係也需要用錢,錢從哪兒來?王世兵瞄準的第一個對象是獄警徐某。

2012年底,王世兵請託徐某幫忙將3000元現金攜帶進入監內,徐某同意,隨後,王世兵的妻子將3000元現金交由徐某,徐某夾帶進入監內交給王世兵。

有了第一次,隨後又有很多次。

法院查明,2013年至2017年期間,徐某應王世兵的請求,多次將王世兵兒子交給的現金共計6萬5000元夾帶進入監內交給王世兵。王世兵全部用於聚眾賭博、賄賂民警等違法活動。

有了徐某的「裡應外合」,王世兵在獄中的日子變得逍遙快活。

2013年下半年,徐某接受王世兵的請託,將一部手機及手機卡夾帶入監獄交給王世兵。

擁有了手機,王世兵「如虎添翼」。銀行卡資金的進出情況,也能通過手機瞭如指掌。

2013年12月,王世兵請託民警徐某幫忙將白酒攜帶進入監內,並許諾給予徐某好處費。徐某同意後,王世兵安排兒子購買白酒交給徐某,徐某將白酒夾帶進入監內。

2013年12月至2016年7月期間,徐某採取上述方式幫助王世兵攜帶共400餘斤白酒進入監內,徐某收受好處費2萬元。

王世兵收到白酒後,多次組織服刑罪犯在監舍內喝酒,並使用徐某傳遞的手機將在監內拍攝的聚眾喝酒的照片,發佈在微信朋友圈。

法院查明,2013下半年至2018年9月期間,王世兵在監內使用手機長期與外界保持聯繫,通過微信帳號與外界頻繁聯繫,發布微信朋友圈信息600餘條,引發評論信息數千條。

荊州監獄罪犯食堂 。(取材自微信)
荊州監獄罪犯食堂 。(取材自微信)

獄中掮客 運作權力帶動賭博

打通多名獄警的關係後,王世兵甚至有了運作「權力」的空間,成為獄中掮客。

法院查明,2013年,和王世兵一同在荊州監獄服刑的、其曾經的涉黑組織小弟,請託王世兵幫忙從二監區調整到勞動強度較為輕鬆的伙房,王世兵便安排妻子送給已升任副監獄長的向某5000元,隨後,這名小弟順利被調整到伙房服刑。而相似的運作不僅有這一起。

除此之外,在王世兵的帶動下,監獄內罪犯們賭博盛行。2013年至2017年3月期間,王世兵多次組織罪犯向「碼莊」購買地下六合彩,投注金額累計10餘萬元。

圖為監獄民警對移監服刑人員進行例行檢查。(中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監獄民警對移監服刑人員進行例行檢查。(中新社資料照片)

減刑、假釋、保外就醫 成另類越獄

對於「黑老大」王世兵在獄中的作為,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帳號俠客島刊文稱,這簡直像電影情節,而王世兵案也並非孤例。

文章指出,2014年河北省監獄系統特大腐敗案中,格力集團某下屬公司董事長高國平被判刑18年。之後,其家屬動用關係,將高國平從廣東調到河北服刑,大肆賄賂監獄人員,為高國平違規辦理保外就醫、社區矯正手續。

案發後,包括河北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監獄副監獄長、監區長在內的13名監獄系統官員被查處。

又如山西任愛軍案,「黑老大」任愛軍兩次入獄、七次被減刑。為了給他減刑,時任山西省監獄管理局局長王偉多次主動給下屬監獄「打招呼」,「催著下面去減刑」;山西省高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受他人請託,對減刑一事「輕率督辦」。

此案中,監獄、法院、檢察、公安系統人員和「黑律師」交織運作,成功讓任愛軍在多次減刑後出獄。為避免引發關注,獄方特意將任愛軍的出獄時間定在凌晨3點。沒想到,當他踏出監獄,鞭炮齊放、掌聲雷動、豪車列隊相迎,如此「熱烈高調」的出獄後不久,此案浮出水面,相關人員被一鍋端。

再如,2005年6月,湖南省監獄管理局成立國有獨資的湖南萬安達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局長劉萬清任董事長。此後劉萬清就以「財神爺」的身分開始權力尋租。

劉萬清曾為28例罪犯的違規保外就醫打過招呼,從中直接收受9人賄賂20餘萬元;被省紀委立案調查後,劉萬清案牽出130多名湖南省監獄管理系統各級幹部——名單之長,數額之巨,幾乎讓該省監獄系統「塌方」。

文章稱,減刑、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保外就醫)是監獄執法中三項重要權力。一名監獄系統內部人士稱,如果在這三個環節上做手腳,就可實現風險小、難露痕蹟的「另類越獄」。因此,制度的落實,還要靠監管補位。

有學者呼籲,改革「監獄主導型」的減刑審批機制,重新進行權力配置,考慮將檢察監督力量引入監獄管理程序。同時,監獄系統內的刑罰變更執行,也要廣泛接受社會監督。

監獄 手機 微信

上一則

顏真卿38歲時的書法真跡出土 而且是為女性寫墓誌

下一則

內蒙撿野鳥蛋1910枚 男子被判自然保護區澆水30天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