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財長提名人葉倫:新一輪紓困計畫必須「大刀闊斧」

較多人有過敏反應? 加州政府籲停用某一批莫德納疫苗

從1.3萬降到700元人民幣…心臟支架進數百元時代

圖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手術室內正在進行手術。(新華社資料照片)
圖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手術室內正在進行手術。(新華社資料照片)

中國官方用全國集採以壓低售價方式,開出高值醫用耗材改革的「第一槍」。少付1萬2300元人民幣買的冠脈支架,真能如預期解決其中層層加價的現象?

2020年11月5日,在天津市陳塘區科技商務區服務中心會議室,國家醫保局進行了首次冠脈支架全國集採。平均每半分鐘就有一位中國患者用到的冠脈支架,在這次集採中,均價從1.3萬(人民幣,下同)降到700元,堪稱史無前例的「巨惠」。

冠狀動脈支架是心臟介入手術中常用的醫療器械,俗稱「心臟支架」。新京報、新浪八點健聞報導,從來自11家企業的26個冠脈支架產品提交報價,到價格最低的十個產品名單出爐,集採過程不到兩小時,冠脈支架價大幅跳水。

官方集採 價格暴降93%

這一集採結果與2019年相比,相同企業的相同產品平均降價93%。將極大降低患者負擔,提高救治率,估計醫保資金也節約109億元。

據了解,集採現場所有擬中選產品的申報價格均低於800元,其中半數產品申報價格低於700元,最低價僅469元,是山東吉威醫療製品有限公司的藥物塗層支架系統(雷帕黴素)。該產品在此前的意向採購量中占比約9%,在26個參選產品中位列前四。

目前,合金支架市場上份額占比較大的,包括中國企業微創醫療、樂普醫療、吉威醫療,以及外資企業美敦力、波士頓科技。這些廠商此次均有產品進入擬中選名單。

「本來以為會有一半產品在800元以下,沒想到都在800元以下」,長期關注價格招採的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副研究員蔣昌松直言。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鐘東波也說,原來預期大概會到五六百元,沒想到能到400多,集採結果超過預期。

官方通過集採推動冠脈支架降價,而且一降就是這麼多,主要原因之一是冠脈支架太「高貴」,很多有需要的人用不起。

冠脈支架的原理。(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冠脈支架的原理。(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中國的冠脈支架價格究竟有多貴?國家醫保局對多國冠狀動脈支架價格進行比價發現,以本次集採的第三代藥物洗脫支架來說,美國患者支付價6403至1萬8507元,法國零售價6881元,均低於中國。某款進口冠脈支架產品,在歐洲某地市場價99歐元,在中國要賣到上萬元。

在使用方面,國家衛健委心血管介入管理專家組組長霍勇說,醫院急診科就診的冠心病患者只有10%用上了冠脈支架,而歐美國家使用比例達99%。另有數據顯示,歐美國家的冠心病發病率和中國差不多,但每百萬人口支架的使用數量,歐美國家每百萬人口使用了3500個支架,中國僅600個。

阻絕回扣 醫材改革第一槍

但據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醫師胡大一表示:「實際上支架成本是很低的,部分支架成本甚至只有兩三百元,此前價格虛高是由於中間存在著許多代理商」。

另從相關上市公司財報分析,一個冠脈支架成本不到五六百元,出廠價兩三千元,原有的虛高價格主要來自流通環節,而其中又有很大一塊是給醫師大約15%到20%的回扣。

種種因素造成高值醫用耗材價格虛高、使用過度,是群眾反映「看病貴」的主要原因。國務院於2019年7月發布「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確要求按照帶量採購、量價掛鉤、促進市場競爭等原則探索高值醫用耗材分類集中採購,從醫藥器械方面解決「看病貴」的問題。

因為需求大,冠脈支架成為高值醫用耗材改革的「第一槍」。據國家醫保局統計,中國醫用耗材市場規模3200億元,其中高值醫用耗材1500億元,而冠脈支架的總費用約150億元,占全國高值醫用耗材總費用約十分之一。

霍勇也表示,在國內的冠脈支架介入治療過程中,包括冠脈支架在內的醫療耗材的費用占到治療費用總額的七成以上。隨著這次全國集採超過90%的降價,建立在高價基礎上的鏈條,將有可能發生顛覆性的變化。

除了市場需求大,產品成熟也是冠脈支架適於集採的原因之一。「冠脈支架屬於相對標準化的醫用耗材,各醫院所需要的冠脈支架差異化不大,更方便集中採購」,一家醫藥平台創始人李天泉表示。

企業之所以願意拿出低價,天津市醫保局副局長張鐵軍說,這是因為「市場的力量」。據聯合採購辦公室提供的數據,此次冠脈支架集採的首年意向採購量達到107萬個,占2019年各種材質冠脈支架採購量的65%。如此高比例的市場份額是任何一家醫藥企業都無法忽視的「蛋糕」。

鐘東波此前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國家主動集中採購的核心是帶量採購機制,以合同的方式來明確藥品採購的數量以確保使用,相當於供需直接見面,把中間所有銷售費用節省下來,這是降價幅度大的主要原因。

圖為位於北京的國家醫療保障局。(中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位於北京的國家醫療保障局。(中新社資料照片)

患者受益 企業憂生存困境

冠脈支架大幅降價,首先受益的就是患者,第一批受益患者將在2021年1月用上這次國家集採降價後的中選產品。鐘東波表示,此舉有利於釋放患者使用需求,讓因為貴而用不上支架的患者用得上。醫保資金也將得到節約。

此外,高值耗材集採對醫院和企業也有益處。鐘東波表示,對醫院來說,集採可以為醫師創造一個風清氣正的行業環境。對醫藥企業的益處則體現在減少銷售成本,利於行業高質量發展等方面。「原來的行業生態是基於回扣、帶金銷售這些不體現產品本身品質的點,現在要讓生態完全基於品質、創新等」。

對於企業的影響則是憂喜參半。一位醫療耗材企業工作人員表示,此次採購占據超過六成的市場份額,企業如果沒能中選,就會遭遇市場份額被擠占,可能面臨生存困境。但對物流企業來說,擴大集採範圍壓縮了代理商和經銷商的利潤,反而可能接手部分原代理商的工作,直接對接器械生產企業和醫療機構。

至於被詬病的醫師收取回扣現象,專家認為,隨著集採的推進,回扣的收入一定會受到很大限制。胡大一則說,「根本上還是要規範醫療行為,守住醫師的良心」。

圖為深圳一家醫療器械冠狀動脈支架系統裝配車間。(中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深圳一家醫療器械冠狀動脈支架系統裝配車間。(中新社資料照片)

質量受疑 加強監管成趨勢

但此次冠脈支架降價力度之大,也引來民眾疑慮,擔心低價會影響冠脈支架的質量。對此,鐘東波解釋,降價主要是降在中間環節,生產商仍有盈利,不存在降低成本來彌補利潤的動機。一位不願意透露身分的業內人士稱,企業在本次集採中的定價策略,是在成本的基礎上加上一個可以接受的利潤,「它(指醫療企業)又不能虧」。

鐘東波說,此次集採中選的冠脈支架都是已經在全國各地進行使用的,集採入選後,也還是同樣的廠家、產品、生產線,質量有保障。張鐵軍表示,產品中選量和醫療機構需求量的配合度達到73%,這說明中選支架產品質量都經過市場檢驗,也體現出此次集採充分尊重了醫療機構的使用習慣和患者的習慣。

鐘東波坦言,集採怕的是買到一些「便宜的、但不符合主流產品」。所以對於中選產品的質量,有關部門也加強監管。張鐵軍表示,冠脈支架企業在生產過程中,要接受嚴格的監管,遵循相關的質量標準和要求,「監管的力度只會比過去加強,不會減弱」。

霍勇表示,在接下來的醫療體系改革中,要理順高值醫用耗材或者藥品的價格體系,以及醫療體系中間服務的價值,也就是「降低耗材或藥品的價格,更多地體現出知識的價值和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

中國 醫保 美國

上一則

人大授權 4挺港獨立法會議員隨即被DQ

下一則

「那可是家大公司!」火了 「沈騰體」命名50業者跟風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