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入夜後橋不見了…洛杉磯「第6街大橋」銅線失竊 照明設備全罷工

生鏽露營車月租2500元?舊金山露營車房東成新興行業

「這是逼辭」拒從上海調南京被炒 她索賠55萬 法院判44萬

公司向穆某某出具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圖非新聞當事人。(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公司向穆某某出具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圖非新聞當事人。(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中國一名建築公司穆姓女員工一直在上海辦公,工作十多年因業務萎縮,公司調派她去南京。穆姓員工不同意,仍在上海出勤打卡,公司以她曠工為由解除勞動合同,雙方對簿公堂,索賠55萬人民幣,法院最終判決公司賠償44.6萬元人民幣。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據判決書,穆姓員工2004年入職上海一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工作地點在上海。公司稱,因上海本地業務萎縮,將公司業務總部移到江蘇。

2018年3月1日,雙方再次簽訂「勞動合同續簽書」,約定續簽合同期限從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並補充約定穆姓員工接受全國調動及外派,如不能接受公司安排者,公司可與其解除勞動關係,並不支付任何經濟補償與賠償。

2018年8月17日,公司發出「關於工作調動的通知」,要求穆姓員工至江蘇。穆姓員工不同意,而在其原工作地點出勤。2018年9月5日,公司出具「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載明「連續曠工13天,按公司決定從2018年9月5日起與你解除勞動合同……」。

2018年9月10日,穆姓員工向上海市徐匯區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年終獎等。不過,仲裁委並未支持,穆姓員工不服,遂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出起訴。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認為,穆姓員工未至江蘇區域中心報到出勤的情形,應屬於曠工,公司據此解除勞動合同並無不妥,予以採信。

穆姓員工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理由是,他在職期間工作場所一直在上海。2018年8月17日下午,公司通過其OA系統發出調令,要求其自2018年8月20日起到南京工作,未明確告知合同簽訂主體、具體工作地點、往返交通、住宿安排、勞動報酬等。公司在經營狀況沒有發生實質性改變,其崗位仍存在的情況下,突然單方面決定將其工作地點調往江蘇,未與她協商和溝通,極大幅度增加員工的各項成本,這是公司逼她辭職的手段,她有權拒絕。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雙方就調整工作地點存在爭議,穆姓員工雖未到新的工作崗位出勤,但是已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其在原崗位工作,公司認定穆姓員工曠工與事實不符。

因此,公司以曠工為由解除與穆姓員工的勞動合同,缺乏事實依據,應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律責任,向穆姓員工支付相應期間工資及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原審法院所作判決有誤,本院予以更正。

鑑於用人單位代扣的社會保險金、稅費等均為個人勞動所得的組成部分,故該部分款項應當計入工資性收入。因此,公司應當支付穆姓員工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44.6萬元人民幣。

保險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中國民政部規定:不得引用或轉譯損害國家主權的外語地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