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轉向?傳尋求與中國高層會晤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涉香港暴動非法集結 「不在場」照入罪 適用海外鼓吹者

上訴庭25日裁定,參與暴動及非法集結的不在現場被告,亦能以「共同犯罪」被定罪。圖為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發生的多起未經批准集結事件。(中通社)
上訴庭25日裁定,參與暴動及非法集結的不在現場被告,亦能以「共同犯罪」被定罪。圖為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發生的多起未經批准集結事件。(中通社)

前年7月28日上環暴動案中,一對夫婦及17歲少女經審訊後獲判無罪,律政司日前提上訴,希望釐清「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上訴庭昨日裁定適用,暴動參與者即使不在現場,亦能以「共同犯罪」原則定罪,包括海外指揮人士、哨兵、提供物資的人等。不過,本次結果不影響三人的無罪裁決。

有曾處理社運案件的大律師表示,暫未能估計判辭對日後案件影響,但相關控罪的檢控門檻降低,最終要視乎控方如何詮釋被告的案情及角色。

大公報報導,2019年7月28日,上環發生暴亂,經營健身中心的夫婦湯偉雄、杜依蘭及一名李姓女學生,被控當日參與暴動及非法集結,均獲判無罪。判詞指出,普通法之下的共同犯罪意圖涵蓋並不身處事發現場的犯案者,故共同犯罪意圖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和暴動兩罪,律政司於是提出上訴。

上訴庭認為,「公安條例」目的是維持公共秩序,假如主犯被判非法集結或暴動罪成,從犯有份協助或鼓勵主犯的話都應該被判罪成,不管是否都在現場,因為他們共同破壞了公共秩序,無論主犯或從犯都要負上刑責。

上訴庭表示,正如律政司所說,非法集結及暴動具有高流動性,參與者分工仔細,包括但不限於海外指揮、資助或提供物資的人士、以電話或社交媒體鼓吹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的人、提供後勤支援的人,例如收集裝備、磚頭、汽油彈、其他武器等、負責監察環境的哨兵,以及駕車協助參與者逃走的人。

上訴庭認為,無論這些參與者擔任什麼角色,他們都共同犯罪,所以要承擔罪責。若果「共同犯罪」原則不適用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會造成重大漏洞,嚴重破壞公共秩序,這不是立法者的立法原意。

明報報導,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說,暫未能估計上訴庭本次裁決對暴動及非法集結案的影響,但相信可鞏固律政司在相關案件的勝算,警方亦有機會藉詞拘捕更多不在場者。

他稱,以往控方須證明被告是否在場參與某場暴動或非法集結,但現時毋須證明這點,只需就被告在案中的角色舉證,檢控門檻降低,有不少情况會有灰色地帶,他對此表示擔心,但最終要看控方如何詮釋該被告的案情及角色。

發生在2019年7月28日的上環衝突事件,湯偉雄、杜依蘭夫婦被裁定暴動罪不成立。...
發生在2019年7月28日的上環衝突事件,湯偉雄、杜依蘭夫婦被裁定暴動罪不成立。(Getty Images)

公安 健身

上一則

戰狼群起 中15駐歐使館就新疆議題提嚴正交涉

下一則

美、歐盟重啟中國對話 定位與中關係是「制度對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