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封面故事/不願盛大家族逐漸消失…袁世凱後人出版「袁氏史記」

袁家淦(左)與賀筱岳在河南項城袁寨前留影。(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左)與賀筱岳在河南項城袁寨前留影。(袁家淦提供)

紐約市立大學李曼學院(Lehman College)圖書館退休副教授袁家淦的父親袁克軫,是袁世凱的第八個兒子。從2009年開始,她和紐約市立大學勃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圖書館家譜學專家賀筱岳教授合作,開始收集元數據(metadata,即描述數據的數據)家族資料。期間,她們三次走訪大陸和台灣的袁氏後人,於2019年寫完書稿。2020年底,她們合著的《袁氏史記:袁世凱的家族》一書問世。

袁世凱。(Getty Images)
袁世凱。(Getty Images)
圖為《袁氏史記:袁世凱的家族》一書的正面。(記者韓傑/翻攝)
圖為《袁氏史記:袁世凱的家族》一書的正面。(記者韓傑/翻攝)

她說,多年來因為政治原因,袁氏家族長輩都不願談論家事,而下一代只從歷史書上讀到一些資料,可謂不了解家族實際情況,「連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她說,她不願看著一個曾經輝煌盛大的家族就這樣慢慢消失。「作為袁世凱的孫女,我有責任記錄袁世凱的家族史。」她說,她寫出家族傳記讓袁家後代能夠了解自己的祖先。「我也想藉一個大家族的盛衰,反映出上世紀那些混亂、戰爭、政權交替的年代對人民的影響。」

花費12年 終於完成所願

袁家淦說,紐約市立大學對教師的學術研究很支持,她和賀筱岳分別申請資助,都獲得批准。於是,他們分別在2008、2011和 2014年三次去大陸和台灣收集資料,去過的城市包括天津、河南項城、鄭州、洛陽、合肥、上海、杭州、廣州及台北等地。她說,如果沒有賀筱岳的幫助,她也做不成這本書,「我一個人也不敢回大陸」。

工作開始於2007年,拖延十幾年才完成,是因為尋找袁家後裔很費時間。「我們每去一次中國,都有新的資料。」她說,袁家族人在河南項城約有上千人。這包括所有袁姓人,不是僅袁世凱直系後裔,也包括上代與袁世凱家族有親屬關係的袁姓人。袁世凱直系後裔多數住在天津,少數分散在上海、合肥、廣州、澳門、台灣等地,總人數大概「有一、兩百人」。

她說,在中國,她們訪問了十幾位袁世凱的後人,幾乎每家都經歷過從富至貧和政治變革的遭遇。在文革期間,袁氏後人每家都有被抄家、迫害、流放偏遠鄉下的經歷。「令我最佩服的是,他們多數都很堅強,能忍受不平的待遇,撐到文革以後獲得平反」,倒下的只有一兩個人。

後來,袁世凱後人都被平反,獲得房屋津貼,恢復工作。他們的子女也都長大成人,讀了大學,找到工作,可以說是「苦盡甘來」。「在我的印象中,他們覺得現在政策還是公正的,也很感謝政府的寬大公平。」

她說,她從2009年開始寫書,以後斷斷續續。「當時,我還在上班,又當了一年多美國華人圖書館協會會長。」2015年,她退休後,才開始專心寫作,半年後完成。「我修正後交給賀教授,她也用了很長時間記敘口述歷史、編改書目等。」

書中主要內容是用論文方式寫成,包括歷史事件、人物生平等。她說,其中的口述歷史是重要附加文件,用個人親述經歷來印證論文的真實性。「賀教授研究口述歷史多年,所以很重視口述歷史。」

該書序言作者之一、紐約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兼教授李又寧博士說:袁世凱事蹟見於許多記載,然其家族及後人,卻罕見研究。此書的兩位作者不辭辛苦,用時數年,東西尋訪袁氏後人,記其事略,編集成為此書,可視為家譜或族譜之一種。「袁氏既為近代大族,他的族人與後人以及家族史研究者,當喜見此書並參考其中資料。」

袁家霖已去世,其遺孀張文貞接受採訪。(袁家淦提供)
袁家霖已去世,其遺孀張文貞接受採訪。(袁家淦提供)
蔭承祖是袁世凱第七個女兒袁复禎的兒子。(袁家淦提供)
蔭承祖是袁世凱第七個女兒袁复禎的兒子。(袁家淦提供)

袁氏家族 命運呈V型曲線

袁家淦說,袁世凱有一妻九妾,生有15個兒子和17個女兒,組成一個大家族。在當時,袁氏家族是中國第一家庭,非常輝煌。「但是,到了袁世凱的第二代,大都是紈褲子弟,成為敗家子。」除了第六個兒子袁克桓成為企業家外,沒有一個人上進。不過,到了袁世凱的孫子輩,袁家也出了幾個有出息的人。

她說,袁世凱女兒都嫁給了門當戶對的官宦人家。「但是,這些女婿也都是敗家子,對妻子也不好。」因此,袁世凱的女兒生活得都不好。她在書中介紹,袁世凱第14個女兒袁怙禎嫁給了曹錕的兒子曹士岳,但後者不學無術。後來,曹士岳用手槍射傷了袁怙禎;於是袁怙禎堅決離婚,搬到上海居住。在那裡,她遇到了剛從巴黎回來的外交官張德祿。兩人結婚後,袁怙禎隨夫婿赴聯合國就任,定居紐約。由於她的輩分最高,於是成為紐約袁氏後人的大家長。「她生有兩兒一女,2005年以90高齡在紐約去世。」

袁世凱孫輩中有出息的多出在國外,最著名的是原哥倫比亞大學物理學教授袁家騮和吳健雄夫婦。許多留在中國大陸的孫輩也都讀了大學,找到工作;但是,由於中國多次運動,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許多人遭遇迫害。「他們無法有作為,是環境的原因。」她說,她的堂姊袁家菽是天津一名建築師,文革之前無所作為,但是文革後設計了天津的一條食品街。「她很能幹,在當地也非常知名。」

她說,袁家原先存有很多珍貴文物,因後人不重視,都流失了。「周恩來和14姑丈張德祿在法國留學時是同學,周曾寫信給張勸其回國參加革命。」張保存了這些信函,但在他身後不知所蹤。張還存有一本珍貴相簿,包括袁世凱和徐世昌、馮國璋等人相片,也不知去向。

袁氏後人對袁家騮(袁世凱第二子袁克文的兒子)最感激。當年,袁家騮多次回國,幫助中國製造原子彈;後來,袁家騮向周恩來總理提出要為受到迫害的袁家人平反,使得許多人都獲得平反,並出國定居。後來,中國政府修建了吳健雄博物館,還邀請袁家騮的兒子回國剪綵。2021年2月11日,美國郵局發行了新的「永久郵票」,選用了吳健雄照片。「她是第一位登上美國郵票封面的華人。」

袁家淦(後左)、丈夫(後右)及兒孫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後左)、丈夫(後右)及兒孫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採訪家人 有了新的發現

袁家誠曾推動為袁世凱平反運動,後被叫停。(袁家淦提供)
袁家誠曾推動為袁世凱平反運動,後被叫停。(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說,她六歲時離開天津去香港,高中畢業後來美留學,在紐約結婚生子,目前住在紐約州洋克市(Yonkers)。她說,她的父母從來不向她提及爺爺袁世凱的事情;不過,在採訪袁氏後人過程中,她也有了一些新的發現。

她說,這本《袁氏史記》是寫袁世凱家族過去500年的歷史。此前,關於袁世凱家族的起源有很多說法,遍及大多數歷史上的袁氏名人,包括三國時代袁紹、袁術兄弟、明末清初時的名將袁崇煥等。不過,她從家譜中發現,袁氏家族500前就是河南一個普通農民家庭。

後來,袁家經過多年的發展,族人逐漸進入仕途。「袁世凱以前,許多袁家人能力很強,憑藉能力獲得地位。」到了袁世凱這一輩,袁家的事業達到頂峰。袁世凱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並和平結束中國幾千年的帝制。

她說,過去曾有傳言說袁世凱的大兒子袁克定和二兒子袁克文爭當太子。「為了當太子,袁克定要謀害袁克文,袁克文只好藏身上海。」她說,她聽袁家人說,其實是袁克定天天在袁世凱面前說袁克文的壞話。「袁世凱知道之後,就讓袁克文去上海避避風頭,並沒有謀害一說。」

她在收集資料階段,曾經做過演講,許多人都知道。一個美國人給她寫信,表示他知道袁世凱死亡的原因,說「袁世凱是自殺身亡的」。她回中國後,也問了「爺爺的死亡原因」。袁家人都表示,袁世凱是患病而死,不是自殺。「當時,許多人都在現場,可以證明。」

在袁世凱十個太太中,有三個來自朝鮮。當時,袁世凱駐軍朝鮮,幫助朝鮮國王恢復王位。朝鮮國王為了感謝他,在王室內挑選一位女子送給他做太太。「這位朝鮮王室女嫁給袁世凱時,帶了兩名侍女。」後來,袁世凱又把這兩個侍女納為太太。她說,袁世凱回國後,三位朝鮮太太也來到中國。「因為是外國人,她們不受待見。」例如,袁世凱的第二個太太沒有孩子,袁世凱讓朝鮮太太生的袁克文過給二太太。「朝鮮太太不願意,但沒有辦法。」

她認為,袁世凱最大的錯誤是「推翻革命、解散國民政府和自己稱帝」。前些年,隨著中國政治環境的寬鬆,中國研究者也開始對袁世凱進行重新評價。最有名的是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駱寶善。過去20年,駱寶善主持《袁世凱全集》的編纂與整理。「他出版了六部著作,對袁世凱做了客觀評價。」例如,袁世凱簽署21條條約實是為形勢所迫,但未同意其中有些非常苛刻的條款。

第三代中的袁家誠一直推動為袁世凱平反運動。「我去中國採訪時,政府有人要我帶話,勸袁家誠不要搞運動。」但是,河南省項城縣舉辦紀念袁世凱活動,無人反對。過去,袁家祖墳被挖。後來,有些袁家人做生意發財,捐款重新維修。「現在,袁家祖墳比過去還漂亮,政府也沒有干涉。」

袁氏族人 踴躍提供史料

袁家淦說,此前,她對去中國收集資料心裡沒底,擔心袁氏族人不認她。她沒有想到,當地有關機構很支持,族人也願意幫忙。「我們去看他們時,每家都對我親切異常,待我像親生女兒、姊妹一樣,令我十分感動。」

袁世凱家族起家於河南項城。於是,她和賀筱岳一起先去河南項城。她們去河南省博物館、袁家祠堂收集資料,去袁寨參觀訪問,家鄉人都歡迎。「許多人從老家趕來,表示支持。」接著,她們又去了天津採訪袁氏族人。她說,對她幫助最大的是她的表哥。「表哥了解袁家的情況,帶著我們一家一家走訪。」表哥還指點他們去上海,然後去安徽合肥,採訪那裡的族人。

她說,在中國採訪時,也了解到袁家人之間的矛盾。在天津,許多袁家人對開飯店的四姊袁家倜不滿。她說,因為接待袁家騮,袁家倜得罪不少袁家人。袁家騮曾經多次訪問中國,成為中國政府的座上賓。袁家倜就把袁家騮安排住在她的飯店樓上。「如果要見袁家騮,一定要經過四姊的批准。因此 ,袁家人都說袁家倜霸道。」在袁家騮的介紹下,袁家倜又去深圳發展。

賀筱岳也有這樣的感覺。她說,去中國之前,她曾經想像,袁家人都在文革中受到迫害,應該不想談論這段歷史。但讓她吃驚的是,聽說她們要來採訪,許多袁氏後人積極提供幫助,「多以袁世凱的後人為榮」。當時,袁家懋已經中風,但是他不想放棄這個機會,讓太太講述自己的遭遇。袁家霖已經去世,他的遺孀張文貞代為講述。「儘管外邊對袁世凱持否定態度,但袁家人卻不這樣認為。」

她說,袁寨是袁氏的發源地,當地政府也把袁世凱作為一個招牌。鄉政府把他們的訪問看成一件大事。「他們開來一輛大卡車,拉來很多袁氏後人來歡迎我們。」她說,鄉政府接待也很好,「早晨起來就給我們喝茅台酒」。

後來,她們參觀袁世凱的墓地、河南省博物館時,都有專人陪同。「有的人更熱情,要和我們合影留念。」她感覺,袁氏家族的宗族意識很強。在美國,袁氏後人也經常聚會,保持家族聯繫。

袁家淦(左)和袁家懋(右)、尹春文夫婦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左)和袁家懋(右)、尹春文夫婦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書籍出版 美國冷中國熱

河南項城的袁氏族人在袁寨前歡迎袁家淦和賀筱岳。(袁家淦提供)
河南項城的袁氏族人在袁寨前歡迎袁家淦和賀筱岳。(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說,該書由專門出版歷史書籍的德威美隆出版商(Edwin Mellen Press)出版發行,語言是英文。她說,紐約的袁世凱後人「約有二、三十人」。美國出生的袁氏第四、五代,大多不會中文,對家族史也不清楚。「這本書用英語寫成,是想讓美國的袁家人能夠看得懂。」

她說,她的兒子在美國出生長大,不會一點中文。「我對他講過無數遍我的家族史,他沒有一點興趣。」兒子學的是金融,他要賺錢。目前,她就向孫子講述自己的家族史,但孫子太小,根本不知道她說什麼。「我寫了這本書,就是留個紀錄,將來他們能夠看到。」

她的兒媳婦是美國出生的韓國人。「有一天,兒子打電話回家,問我袁世凱的情況。」她告訴兒子,袁世凱曾經駐軍朝鮮,幫助朝鮮國王復位。但是,兒媳婦是學MBA的,對東亞歷史也不了解。而且,兒媳婦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也不知道袁世凱是誰。

她說,她把書籍出版的事情告訴國內,引起強烈反響。去年農曆臘月24日,她收到在中國的侄兒袁曉林的電子郵件說,新書信息閱讀量很高。

截至3月8日,項城袁氏網點擊、閱讀量是2581,袁氏宗親網點擊、閱讀量1730,兩個網站加起來總計4000多人次。其他網站點擊、閱讀量未計算在內。

袁曉林還在信中說到該書翻譯成中文一事。「您說的翻譯一事,確實很多人都很關心,項城博物館高館長昨天來我家,問能不能給博物館一本?文史專家徐如芳主席也想要一本。」袁家淦此前曾經說過,「把書譯成中文稿,翻印數份,放在項城圖書館,用借書方式供人借閱。」袁曉林表示:這個辦法可行,我贊成。

知識互補 兩人合作完成

賀筱岳說,她和袁家淦教授正好互補。袁家淦教授在香港讀完高中,在美國讀了大學,又在哥倫比亞大學讀圖書館學碩士,並副修亞洲史,「英文很好」。自己在台灣讀完大學,然後來美國讀圖書館學碩士,熟悉書籍編目。「袁教授寫作與家族有關的內容,我做了另外部分。」

她說,美國大學圖書館員都有自己的研究領域,「我的研究領域是家譜學」。這本書是她寫作的第四部書籍。她說,做家族史比較複雜,因為要求資料完整。「如何記錄家族歷史,是我們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那時候,iPhone還沒有出來。她說,當時的錄音設備都很大,她們就買了一個小的錄音設備MP3,把每個採訪對象的講話都錄下來。然後,她們再把錄音寫成文字。「我們根據錄音寫出文字稿,基本上不改內容。」但是,若是前後不符,日期不對,她們還要查閱其他資料,修改錯誤。

袁家淦說,這本書除了英文外,書中有些內容是中文的。這些都是採訪袁氏後人的紀錄,需要保留。她透露,如果可以爭取到中譯版權和找到好的譯者,她們是要出中文譯本的。「不過,出中文版需要經過這家出版社的同意。」

袁家騮和吳健雄的結婚照。(袁家淦提供)
袁家騮和吳健雄的結婚照。(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左)與袁家倜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袁家淦(左)與袁家倜在一起。(袁家淦提供)

中國 美國 紐約市

上一則

「新冠情侶」線上結婚 美中親友「雲」觀禮

下一則

封面故事/不同於東方史觀…在美袁氏後人以袁世凱為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