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史上首位女性財長 白登將提名葉倫掌經濟復甦

前國務卿柯瑞將任氣候變遷總統特使 

職場春秋│精神病患的公派辯護律師

「妳知道我也是個律師,」這個從電話傳來的聲音清晰穩定,「而且我清楚我應有的權利」,這個有輕微外國腔調的英語繼續説道。從這段沉穩的談話,無法察覺是什麼樣的怪異行為,讓這個聲音的主人進了醫院。「彼得」因為嚴重的精神疾病被強制住院治療,他今年50出頭,這不是他第一次入院治療。

在正常的情況下,我會到醫院和彼得見個面談一談。現在因為新冠疫情,我們被迫只能透過電話交流。這很不理想。通過電話,我無法得知他是挺直站立或者喪氣頹坐,也無從得知他是穿著整潔或是衣著邋遢。經過聲音,我不能知曉他是垂頭喪氣,雙眼無神,或是神情亢奮,眼神散發狂異光彩;也無法知道他的雙手是安放在膝上或是坐立難安。

沉著冷靜「我也是律師」

我和彼得沒有正式會過面,但是我在法庭上見過他幾次。我的一位同事在彼得的一件輕罪案件,被指派為他的公派辯護律師。彼得中等高度,身材細瘦;留一把散亂的山羊鬍,戴個四方型眼鏡;一頭長髮有時亂蓬蓬像拖把一樣, 有時在頭上胡亂綁個結。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背景,在街上遇到,我會以為他是個嬉皮型的知識分子。

我在精神病院所代表的對象包羅萬象,有不少自稱:天才、百萬富翁、大明星、藝術家、間諜,乘坐時空飛船來的,巫婆、上帝、天使。精神疾病者常把自己想得浮誇不實,把别人看成逼迫欺壓自己的人。鄰居和警察常被指責是跟蹤折磨他們的秘探;醫生、朋友和家人則被說成是狼狽為奸的一群人,害他們被關在精神病院,想要騙他們的財產。有時候,甚至我這個公派辯護律師,也被指控是共犯。

每次和病患初次見面,我會努力的解釋我是他們的指派律師,我的工作是替他們申訴,我的目標是爭取他們所希望的;有時候,他們不明白我在表達什麼。他們的精神疾病常常扭曲了他們的判斷能力,無法做出對自己有利的決定。如果他們希望離開病院,我幫他們向法官陳情;如果他們想要繼續留下接受醫療和觀察,我向法官陳述他們的意願。

病情發作 推撞母親被捕

電話那端的彼得似乎沉著冷靜,能夠理解我是希望能幫他的,和他是站在同一陣線的。彼得渴望讓我知道他本人也是律師,即使身處精神病院也不減損他的聰明才智。以彼得所擁有的常春藤學士和西部最負盛名的法學院學位,他有卓越的智力是無庸置疑的。

彼得在少年時期和父母妺妹移民美國,他順利完成學業,得到理想工作。他的初次病發是他在一所歷史悠久、聲譽卓著的法律事務所工作了幾年之後,算是晚發作型。一般來說,男的在十幾二十初頭初顯病徵;女姓較晚,常在二十五、六歲左右。

彼得第一次病發後,搬回舒適的童年老屋,和母親同住。那個時候父母已經分開,爸爸已不住家裡;和彼得同樣聰慧的妹妹則已返回故國就業。彼得開始服藥,但是他常常自動停藥。彼得的母親盡心盡力照顧兒子,但是兒子不穩定的狀態,超過了老母親能夠獨力承擔的極限。彼得原是全家人的光榮和驕傲,但是如今的他和他的病成了全家人的禁忌,難言之隱。本來融和緊密的家庭變成疏遠,互相逃避。有一天,彼得發作,他推撞傷害了母親;於是他被逮捕並送進了一所長期療養院。這個病院位於他父親所居住的城市,但是他父親已經很難面對這個令他覺得丟盡了臉,失望透頂的兒子了。

到處大便 家人報警送醫

新冠病毒大爆發了。彼得被安置的長期療養院無力承擔不斷接踵而至的法律規定和責任義務,他們把彼得送回了母親家。彼得的情況有短暫好轉,直到他又自行停藥。他的病情嚴重,在家裡到處大便,母親的房子成了污穢的垃圾場。終於有一天,母親無法再忍受了,她報警把彼得直接送進了精神病院。

當警察、社工、心理治療師或是醫生看到一個病況嚴重的患者,他們可以把這個病患送進醫院做心理評估。如果需要,醫院可以依據加州「5150 HOLD」法令,合法強制病人留院72小時觀察治療。

三天之後,醫院可以根據病人的狀況,或是讓他出院,或是由醫師提供有依據的事實,再留下病患14天做進一步的治療。在這14天裡,心理治療師每天對病人做評估,決定是否合適讓病患出院。病人有權要求上法庭,向法官陳情抗辯,要求出院。這正是我現在和彼得通電話的原因,我的任務就是向他解釋為何他的醫生希望多留他幾天。

彼得住院後已經恢復服藥,雖然他能夠流利明暢和我溝通,但是他的心理治療師不認為他已經足夠穩定,能夠回家由母親照顧。彼得似乎可以接受醫生的決定,我向彼得保證,過幾天我會再和他聯繫;如果他改變心意,我將確保他能夠上法庭向法官要求出院。

過了幾天,當我向醫院追詢彼得的狀況,卻得知他已經出院。醫生們認為,彼得用藥之後情況穩定,決定讓他的母親帶他回家。我沒有再和彼得說過話,但盼望他今後一切安好,永遠不再需要和我連絡。

像彼得這種案例讓我震驚,同時也激勵了我。我必須面對殘酷的事實:無論目前的生活是多麼愜意,這些美好都可能瞬間消失。我們可能擁有一個最支持愛護自己的家庭,不知飢餓也沒見生活的亂象;我們可能也擁有天賜的智慧、美貌和吸引力;但是一個判斷錯誤,或是身體有恙,或是精神遭到打擊,都能夠無情的擊倒任何人。我們有認識、承認並討論這些不幸事實的必要──我們小心翼翼,兢兢業業,經營出來的美好人生和成功事業,都有可能在無法控制下瓦解。

人溺己溺 願為他們發聲

我今天選擇從事公派辯護律師這個工作,是希望貢獻一己之力來幫助不幸的人。彼得的悲劇使我覺得應該盡力幫助所有派來讓我代表的人。每一個派來給我辯護的人都是別人珍愛的孩子、手足、父母、伴侶、朋友。16世紀的英國傳教士John Bradford目睹一個被判了罪的人步向絞架,他講了一句睿智的話:如果老天沒有關照我,那個被吊死的就可能是我。現在已經是21世紀,仍然有很多非常不幸的人在承受貧窮、飢餓、父母忽視虐待、智力缺陷、精神障礙或是其他各種病痛,這些遭遇使人墮入破碎深淵,變成沒有聲音的人。我願意當他們的聲音,全力以赴支援服務他們。我以身為公派辯論律師為榮。(作者為加州公派律師)

警察 加州 療養院

上一則

日本森林發現「UFO廢墟」 內裝曝光網直呼:想去!

下一則

9月13日星座運勢 雙子靜待伯樂 射手財運大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