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零售商示警通膨 道指重挫1165點

整點快訊╱德州興起拐杖嘲諷歪風 殘障者揮杖自衛遇害

涉性侵醜聞被拔的王冠:英女王「永遠放逐」安德魯王子

白金漢宮正式發出公文,確認61歲的安德魯王子已奉女王命令,「即刻繳回所有軍銜、皇室贊助人的身分...永不取回」。白金漢宮聲明清楚表示:此一決定與安德魯王子的美國性侵官司有關。圖左為安德魯王子,中間為後來出面指控安德魯性侵的受害人吉佛瑞,最右近期被判有罪的麥斯威爾。 (Getty Images)
白金漢宮正式發出公文,確認61歲的安德魯王子已奉女王命令,「即刻繳回所有軍銜、皇室贊助人的身分...永不取回」。白金漢宮聲明清楚表示:此一決定與安德魯王子的美國性侵官司有關。圖左為安德魯王子,中間為後來出面指控安德魯性侵的受害人吉佛瑞,最右近期被判有罪的麥斯威爾。 (Getty Images)

「在45分鐘的女王召見後,涉入『艾普斯坦性侵島醜聞』的女王次子安德魯(Prince Andrew),正式被英國王室『永久拔階』。」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3日清晨突然緊急召喚次子安德魯入宮談話,並在同日傍晚透過白金漢宮正式發出公文,確認61歲的安德魯王子已奉女王命令,「即刻繳回所有軍銜、王室贊助人的身分...永不取回」。白金漢宮聲明清楚表示:此一決定與安德魯王子的美國性侵官司有關。即日起,安德魯不僅被剝奪公開使用「His Royal Highness」的皇家資格,未來也將以「普通個人」而非王室成員的身分繼續自己的跨海官司——無論安德魯的訴訟結果為何?究竟是清白或有罪?他的皇家頭銜與公開地位,已永遠不准復原。

「扣分王子」以私生活放縱聞名

現年61歲的安德魯王子,正式名銜為「約克公爵」(Duke of York)。他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次子,也是女王繼威爾斯親王查爾斯、安妮長公主之後的第三個孩子。安德魯早年行事風格就已愛玩不羈、特別是私生活放縱而聞名,年輕時雖然曾應王室安排加入海軍,並以直升機飛行員的身分參加1982福克蘭戰爭,但後來卻屢因失言風波、婚姻醜聞、軍購貪腐涉收回扣、與自己待人接物的傲慢老毛病,成為英國王室的「扣分王子」之一。

根據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定期進行的「英國王族好感度民調」,在15名成年的王室一級成員裡,女王本人的聲望雖然始終第一,2021年Q4的數據還有76%,但醜聞連爆的安德魯卻長期墊底,以16%的平均好感度成為「英國民眾最討厭的王族成員」。

現年61歲的安德魯王子,正式名銜為「約克公爵」(Duke of York)。他是...
現年61歲的安德魯王子,正式名銜為「約克公爵」(Duke of York)。他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次子,也是女王繼威爾斯親王查爾斯、安妮長公主之後的第三個孩子。(歐新社)

安德魯的形象崩壞,早期是他與妻子約克公爵夫人莎拉的婚姻失和醜聞。晚年則是以2010年為時間分界,安德魯先是涉入沙烏地、哈薩克的一系列軍購回扣與能源採購貪腐醜聞,接著又是自己的「商界好友」——美國名流富豪,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 )——因涉嫌多項性侵犯罪,卻透過官司手段在2011年春天被輕判假釋。種種風波與新聞控訴,雖讓安德魯的王室聲望崩毀,但卻沒能直接威脅到他身為女王次子的「一級王室成員地位」。

但隨著艾普斯坦案的第一次爆發,美國檢警也開始回溯搜查艾普斯坦的「性侵島網路」。過程中,佛羅里達檢方也透過線索找到了已經結婚、遠嫁澳洲生活的其中一位受害女性:維吉妮亞.吉佛瑞(Virginia Giuffre;娘家姓氏為Roberts,因此在早期訴訟與新聞文件裡,曾有一名羅伯茲出面指控安德魯與艾普斯坦)。

吉佛瑞在得知艾普斯坦醜聞已陸續被世人揭穿後,自2011年開始,也重返美國故鄉發起控訴官司。根據吉佛瑞的指控,他在1997——也就是自己14歲那年——在川普家族的佛羅里達棕梠灘「海湖莊園」打工、擔任SPA服務員,卻因此際會而結識艾普斯坦的時任女友兼「後宮總管」、英國豪門名媛麥斯威爾(Ghislaine Maxwell),慘遭情侶兩人誘騙性侵。

如同艾普斯坦-麥斯威爾案中的數百名受害未成年少女,吉佛瑞先是被麥斯威爾以金錢、陪伴、情緒勒索與藥物給設局,接著遭艾普斯坦性侵,最後再被身心洗腦與控制為「性交易工具」,供艾普斯坦作為討好其他富豪權貴的禁臠禮物。

但在眾多性侵加害者中,吉佛瑞印象最深、且具名指控的「強暴男」,就是英國女王的次子,全球最有名的「王子」之一、約克公爵安德魯。

維吉妮亞.吉佛瑞在得知艾普斯坦醜聞已陸續被世人揭穿後,自2011年開始,也重返美...
維吉妮亞.吉佛瑞在得知艾普斯坦醜聞已陸續被世人揭穿後,自2011年開始,也重返美國故鄉發起控訴官司。(美聯社)

吉佛瑞指控強調,安德魯王子是受艾普斯坦「長期性招待」的重要客戶之一,在2000到2002年間,安德魯曾在艾普斯坦情侶檔的安排下,至少「3次」於麥斯威爾的倫敦豪宅、艾普斯坦的紐約宅邸、以及艾普斯坦在加勒比海買下的「性侵島」小聖詹姆斯島上,遭到安德魯王子性侵強暴。

強暴證詞 一度引發英國輿論

根據原告的被害證詞:安德魯第一次性侵吉佛瑞的機會,是由麥斯威爾一手安排,當時的安德魯非常清楚地知道年僅17歲的吉佛瑞「尚未成年」,且無意與之發性行為,但安德魯仍在麥斯威爾的從旁威逼施迫下得逞。之後在艾普斯坦性侵島上,吉佛瑞更再度於「不情願」的狀態下,被安德魯、艾普斯坦兩人同床性侵。

然而吉佛瑞的證詞雖然引發英國輿論的震撼,但安德魯與英國王室卻始終否認一切控訴。再加上時間年代已久、當下的犯罪行為事後已很難「刑事證實」,因此吉佛瑞對艾普斯坦與安德魯的指控,也只能不斷透過民事訴訟施壓,在難度極高的門檻下無法啟動刑事調查。

起初,吉佛瑞的案子只被英國輿論視為「安德魯荒淫無道的又一起醜聞傳說」,民間的討論與控訴根本無法影響安德魯的王族地位。誰知在2019年7月,FBI卻突襲逮捕了艾普斯坦,搜捕行動找到的大量犯罪影像、資料...等證物,也將一度沉寂的「艾普斯坦性侵島」犯罪網路全面曝光。

雖然艾普斯坦在被補一個月後,就於紐約看守所內懸疑地自殺身亡。但全案所留下的物證資料,卻讓歷年來的被害者控訴——包括吉佛瑞在內——變得極具可信度。一時之間,不僅是從中布局一切的麥斯威爾被FBI逮捕起訴、並判有罪,就連英國社會也重新討論起安德魯王子在艾普斯坦案中的角色。

起初,吉佛瑞的案子只被英國輿論視為「安德魯荒淫無道的又一起醜聞傳說」,民間的討論...
起初,吉佛瑞的案子只被英國輿論視為「安德魯荒淫無道的又一起醜聞傳說」,民間的討論與控訴根本無法影響安德魯的王族地位。誰知在2019年7月,FBI卻突襲逮捕了艾普斯坦,搜捕行動找到的大量犯罪影像、資料...等證物,也將一度沉寂的「埃普斯坦性侵島」犯罪網路全面曝光。 (美聯社)

吉佛瑞指控強調,安德魯王子(左)是受艾普斯坦(右)「長期性招待」的重要客戶之一,...
吉佛瑞指控強調,安德魯王子(左)是受艾普斯坦(右)「長期性招待」的重要客戶之一,在2000到2002年間,安德魯曾在艾普斯坦情侶檔的安排下,至少「三次」於麥斯威爾的倫敦豪宅、艾普斯坦的紐約宅邸、以及艾普斯坦在加勒比海買下的「性侵島」小聖詹姆斯島上,遭到安德魯王子性侵強暴。(路透)

「原來當年吉佛瑞對安德魯的控訴,很可能『全是真的』?」

由於艾普斯坦之死與其性犯罪網路的曝光爆發,作為最知名涉案者之一的安德魯王子,不僅遭遇吉佛瑞捲土重來提起民事訴訟,就連英國輿論也憤怒地施壓他出面交代:「王室與艾普斯坦究竟是什麼關係?」

高喊無罪 無視王室要求低調

一開始,以白金漢宮為首的英國王室內庭不斷要求安德魯「低調閉嘴妥善處理」,誰知被逼急的安德魯卻一直出面高喊自己與艾普斯坦沒有很熟、無辜無罪,除了拒絕與吉佛瑞庭外和解,安德魯更在2019年11月自行決定接受《BBC》的獨家專訪——結果卻是弄巧成拙,引爆了加倍更要命的醜聞風暴。

BBC對安德魯的專訪,最令人吃驚經典的兩大段落,分別是記者針對吉佛瑞的兩項控訴——(1)安德魯在2001年3月10日,於麥斯威爾的安排下,於倫敦夜店認識尚未成年的吉佛瑞,並在當晚把被害者帶回麥斯威爾強暴得逞;(2)吉佛瑞在佐證敘述中,曾指控安德魯「非常多汗」,性侵過程中把汗水誇張的灑了吉佛瑞一身。

誰知在全英國的觀眾面前,安德魯王子卻作出了令人尷尬而傻眼的怪異回應。

「我絕對沒有強暴未成年少女...因為2001年3月10日那天,我在吃披薩」。

安德魯在訪問中表示,吉佛瑞的犯罪敘述全是謊話,因為控訴案發那天的3月10日,自己與女兒正在倫敦近郊的一間連鎖的平價快餐店Pizza Express吃飯。安德魯的回應當下就讓BBC記者有些傻眼,為什麼要連Pizza Express的名字都講得那麼鉅細靡遺?為啥你會如此清楚地記得接近10年前的某一個不起眼的一天當晚,王子殿下正在吃披薩?

「因為...我很少去那種庶民連鎖店裡用餐,所以那個場合與時間對我來講非常特別。」

由於安德魯一直以來的形象風格,就是奢侈、浮誇、瞧不起平民百姓的粗魯傲慢,其尷尬而吞吞吐吐的Pizza Express辯解,反而更激起了英國輿論的譏諷、嘲笑與憤怒,民眾不僅愈發不相信安德魯的說法,反而更加相信吉佛瑞的性侵控訴為真。

至於「流汗噴了我一身」的特徵指控,安德魯則在BBC訪問中提出了「不可能的辯解」,

「不可能,因為我不會流汗或幾乎沒有汗水...這好像是我在打福克蘭戰爭時留下的後遺症,那時我打了太多軍方發給飛行員的腎上腺素了。」

喊冤被嘲「豬哥王子不流汗」

安德魯的辯詞究竟符不符合醫學事實是一回事,但見獵心喜看好戲的英國輿論,卻開始加被嘲笑「豬哥王子不流汗」的說詞,對王室的醜聞與有罪定見反而因此加重。特別事後吉佛瑞的律師團對也跨海要求安德魯提出「醫療證明自己真的不流汗」,但安德魯方面這時卻又反稱:「這涉及個人健康與隱私,沒必要隨有心人起舞。」

安德魯究竟會不會流汗,至今還是英國民眾訕笑的宮廷之謎。但能確定的是,安德魯硬要接受BBC採訪、並在全世界的輿論浪頭上「華麗自爆」的舉動,最大程度地激怒了自己的媽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因此從那次的採訪過後,安德魯就被凍結並排除於所有王室勤務,不得代表王室公開露面、也不得擅自亂用皇家名銜。

由於英國王室不久之後就爆發了薩塞克斯公爵夫婦的「哈利-梅根之亂」,安德魯的醜聞風波也因此被轉移焦點,並因自己被打入冷宮的王室冷凍而稍微歇緩。在這過程中,以親王室的大報媒體《每日電訊報》的追蹤說法:女王雖然在表面上「嚴懲教訓」安德魯,但作為母親的他仍私下動用個人私產,自掏腰包為安德魯的官司支付「數百萬英鎊」的跨海辯護費。可安德魯自己似乎不當一回事,在父親菲利浦親王於2021年逝世的喪禮籌辦過程裡,自覺已經避過風頭的約克公爵,父喪期間並不忙著哀悼爸爸,反而連忙催促王室內庭與白廳:「快點準備我的定期軍銜晉升程序,我想要以『海軍上將』的榮譽軍階出席父親的國喪典禮。」

根據《每日電訊報》與各方王室媒體的報導說法,安德魯甚至找來王室裁縫,趕工為自己量身製作「上將禮服」,並期待以此一掃艾普斯坦醜聞的糾纏「以一級王室身分重新開始」。但不知道是王室內庭為了阻止安德魯鬧事,還是有心人士的故意阻礙,相關消息曝光之後也再一次地惹火女王母親與哥哥威爾斯親王,加上後來還有哈利王子已繳回軍銜軍階地出席問題,軍服安排才被緊急擱置,安德魯也沒有如願升上「上將」軍階。

但安德魯的麻煩才正要開始。由於艾普斯坦案的持續調查發燒,包括後續麥斯威爾案的審理,以及吉佛瑞律師團對竭盡全力要讓「民事訴訟安德魯性侵賠償」的官司繼續推行,因此2022年才一開春,紐約法院的主審法官卡普蘭(Lewis Kaplan),本周就駁回了王子辯護團隊為了阻止訴訟的所有無效申請,宣布:「吉佛瑞訴安德魯案...依法可繼續進行」。

安德魯硬要接受BBC採訪、並在全世界的輿論浪頭上「華麗自爆」的舉動,最大程度地激...
安德魯硬要接受BBC採訪、並在全世界的輿論浪頭上「華麗自爆」的舉動,最大程度地激怒了自己的媽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因此從那次的採訪過後,安德魯就被凍結並排除於所有皇室勤務,不得代表王室公開露面、也不得擅自亂用皇家名銜。圖為2013年的安德魯王子與女王。(路透)

在卡普蘭法官確認「訴訟繼續」之前,安德魯王子的辯護團隊曾出示解密的庭外和解文件,指控告訴人吉佛瑞,早在2009年就已與艾普斯坦本人簽屬「保密和解協議」——安德魯團隊表示,吉佛瑞當年已經受了艾普斯坦50萬美金的賠償,並簽字同意「不會繼續指控其他所有的可能涉案者」——在此約束下,吉佛瑞不能拿錢和解後,卻繼續以同一個案子向安德魯提出民事告訴。

但對此,法官卡普蘭確認為,吉佛瑞與艾普斯坦的和解協議,內文約定的範圍與對象太過模糊與廣泛。就目前訴訟的進度而言,法官與紐約法庭尚無權判吉佛瑞的控訴內容是否為真?安德魯所主張的和解文件,是否又可適用於自稱無罪的他自己本人?一切種種目前無法構成無法訴訟的要件,因此法官才會准許全案繼續,讓之後的陪審團決定。

就正常狀況來看,性侵的民事追溯非常困難,而且涉入艾普斯坦風波的安德魯,目前並沒有被捲入刑事訴訟。因此只要硬著透皮透過正常官司策略消耗戰,吉佛雷其實很難打贏安德魯的被動優勢。

但問題是安德魯不只是安德魯,他還是英國的約克公爵、是現任女王的次子,他在全球地極高知名度與王室直系的關聯,會讓這起發生在2000年代的駭人醜聞,無可避免地重創英國王室的權威與聲譽——對於英國政府與王室來說,問題不是安德魯能不能贏得官司,而是這場公開訴訟還會抖出多少「王子猛料」與「性侵犯罪的過程敘述」——如同《每日電訊報》的敘述,

「約克公爵能不能打贏官司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民眾輿論的審判上,他已經被判有罪極刑。」

「約克公爵能不能打贏官司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民眾輿論的審判上,他已經被判有罪極刑...
「約克公爵能不能打贏官司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民眾輿論的審判上,他已經被判有罪極刑。」 (路透)

《金融時報》與《衛報》都表示,紐約法院對吉佛瑞的民事訴訟官司,預計要到2022年9月以後才會再次開庭。在這段時間,安德魯最好的「存活機會」就是盡可能與吉佛瑞達成庭外和解——但由於安德魯此前的態度,導致本案的嚴重性與關注度已經加倍,因此吉佛瑞團隊很可能會拖延和解,把全案拉進公開開庭,以迫使始終不認錯又一直自爆的安德魯提出更好的協商與道歉條件。

但也由於全案必將走入下一階段的開庭訴訟,2022年英國舉國又將為女王繼位70周年舉辦盛大歡慶、前無古人的「白金禧年大慶」,因此在家族的憤怒、埋怨與懊悔之中,女王才在2022年1月13日清早「親自動手」,緊急召喚安德魯入白金漢宮,通知他「王室永久拔階」的切割令。

「在女王的同意與批准下,約克公爵所有的軍階頭銜、王室贊助者身分,都已歸還給女王陛下。約克公爵未來會繼續『不參與』任何王室公務,並以個人公民身分處理他自己的官司。」

在白金漢宮的簡短聲明裡,英國王室俐落卻無情地如此宣布——根據《每日電訊報》的內線報導,女王在白金漢宮裡與自己的兒子一對一談話了45分鐘。會後,安德魯的所有軍階、王室贊助資格全被「即刻拔除」,他未來永遠不能代表王室出席公務、永遠不能復歸一級王室成員,他從出生以來就持有的「His Royal Highness」王子殿下銜稱也自此永遠不得公開使用。

報導也表示,以威爾斯親王查爾斯與劍橋公爵威廉為首的兩位女王優先繼承人,不斷主張應該盡早切割安德魯、以避免王室的權威進一步被這個「敗家王子」拖累掃地——這不僅是今年是女王白金禧年的「歷史時刻」,也因為今年稍晚哈利王子還要出版恐帶醜聞猛料的個人回憶錄,種種壓力之下,查爾斯與威廉才會全力主張重懲安德魯,已重建王室的家族威信。

死不認錯?傳公爵夫人出面調停

不過據傳安德魯直到最後一刻都死不認錯、甚至認為王室對他的輿論支持不夠,若非安德魯的前妻——約克公爵夫人莎拉——出面調停,說服安德魯「你已經別無選擇」,安德魯還打算繼續和老母親執拗求情。

在女王談話後,安德魯雖然自此確定了「永久被打入王族冷宮」的命運,但他的約克公爵爵位卻勉強被保留。王室雖然盡可能低調為其保留一定的資源與顏面,但安德魯卻已走上叔公「溫莎公爵」愛德華八世、與侄子哈利王子的後塵,成為「被王冠自此放逐的王室成員」。

據傳安德魯直到最後一刻都死不認錯、甚至認為王室對他的輿論支持不夠,若非安德魯的前...
據傳安德魯直到最後一刻都死不認錯、甚至認為王室對他的輿論支持不夠,若非安德魯的前妻——約克公爵夫人莎拉——出面調停,說服安德魯「你已經別無選擇」,安德魯還打算繼續和老母親執拗求情。(歐新社)

艾普斯坦 英國女王 性侵

下一則

大亂鬥 威廉偷腥再度變熱門話題 哈利、梅根粉絲搞的?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