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警方公布德州教堂槍案影像 女槍手大喊「我需要幫助」

這家美式大賣場讓香港人也瘋狂 旅行社「組團」血拚

土耳其強震震垮執政黨「建設牌」 5月大選陷苦戰

基礎建設一向是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的主打賣點,6日強震加上劣質建築造成嚴重死傷,這張「建設」牌成為在野黨猛攻標的。(中央社)
基礎建設一向是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的主打賣點,6日強震加上劣質建築造成嚴重死傷,這張「建設」牌成為在野黨猛攻標的。(中央社)

20年來,基礎建設一向是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的主打賣點,6日強震加上劣質建築造成嚴重死傷,這張「建設」牌成為在野黨猛攻標的,加上AKP災前並無絕對民調優勢,5月大選將是場苦戰。

土耳其南部與敘利亞接壤地區6日清晨發生系列強震,造成土耳其約3萬8044人罹難,成為土國百年來死亡人數最多的災難。政府救災速度慢及5600多棟建築遭震垮,凸顯防震建築相關法令形同虛設,抗震承諾如一張廢紙,災區民眾的情緒由最初的不知所措轉為憤怒。

環境部長庫倫(Murat Kurum)指出,根據對超過17萬棟建築物所作評估,災區有2萬4921棟建築倒塌或嚴重受損。土耳其副總統歐克台(Fuat Oktay)12日表示,政府已列出131名相關嫌犯,並對其中113人發出逮捕令,其中12人已被拘留,包括安塔基亞市(Antakya)一棟倒塌大樓的地產開發商。

這些動作看在災民眼裡,恐怕來得太遲。

6日以前,土耳其選戰攻防的重點為慘澹經濟及大批移民。強震發生後,輿論聚焦救援工作遲緩、「地震稅」人間蒸發或遭濫用,以及建商靠裙帶關係帶動的建設熱潮。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Tayyip Erdogan)15日前往靠近震央的卡拉曼馬拉斯省(Kahramanmaras)視察時,將這次的損害歸結為「命運的計畫」,駁斥外界對救援工作緩慢的抨擊。他還譴責批評救災的人,並說「不可能為這樣的災難做足準備」。

然而,地質學家長期以來不斷示警土耳其「早該發生大規模地震」。土耳其1999年發生強震後,也立法為地震做準備,這條法律不是被忽視,就是被用以圖利特定團體。

更有甚者,厄多安政府2018年通過特赦法,允許任何未經許可、違反建築許可或相關法規建造的建物獲得證書,且不必被拆除。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國際關係助理教授辛茲(Lisel Hintz)對「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指出,裙帶資本主義滲入土耳其許多層面,帶來高額的社會成本。土耳其當前的人道危機「部分是人為造成」。

災區建築倒塌使至少100萬人無家可歸、搜救隊不見蹤影、地震發生2天後街上才見軍方援助、臨時避難所不足,人們只能露宿街頭,從碎瓦中收集木柴生火取暖等情形,引爆災民對政府的怒火。

不過,如此情境,1999年發生規模7.6 級地震時就曾上演。時任土耳其總理的艾西費特(Bulent Ecevit)政府救災速度緩慢,使災民怒火難以收拾,也間接促使厄多安上位成為總統。

厄多安當年承諾重建土耳其,也確實做到了。過去20年來,土耳其民眾見證新的橋樑、購物中心、清真寺及摩天大樓等如雨後春筍冒出,現在看來,高速、大規模發展的代價不小,與執政黨關係密切的商人成最大贏家。

如今厄多安面臨艾西費特當年的處境,5月14日的選舉將決定他的去留。

土耳其國內政治分化嚴重,執政黨與最大在野黨共和人民黨(CHP)支持者間高度對立,選舉期間更是如此。但是這一次,震災嚴重威脅厄多安的執政基礎。

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國際頻道(TRT World)分析師艾利姆(Yusuf Erim)指出,這場地震使之前所有的民調結果變得無關緊要。每個政黨都有3個月的「重新來過」期,他們在這段時間的表現將決定5月選舉的結果。

受地震影響的10省中,阿德亞曼(Adiyaman)等6省是執政黨的傳統票倉。2018年選舉時,執政黨在阿德亞曼省贏得7成選票。靠近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的哈泰省(Hatay)也是重災區之一,有一說認為,當地選民因挺在野黨而獲得較少的援助。

考量到許多災民因房屋崩塌沒有地址、通訊中斷,選舉可能延後。這將使政府爭取更多時間對支持者做出彌補。但是根據土耳其憲法,除非戰爭爆發,否則選舉不能延後超過1個月。

一旦選舉如期登場,厄多安再也不能打「建設牌」。此外,處理震災需大量國際援助,他也更難吹捧自己將土耳其打造為獨立於西方的「強國」。地震本身會不會終結厄多安政權仍難預測,但足以肯定的是,選舉只是一道關卡,真正的挑戰在於世紀天災後的重建作業。

地震 民調 移民

上一則

大亂鬥 威廉偷腥再度變熱門話題 哈利、梅根粉絲搞的?

下一則

比照拜登搭火車 葉倫突訪烏克蘭會澤倫斯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