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1周6青少年上下學路上失蹤 分布全市各區

紐約法拉盛竊車案 1個月大增20%

2萬斷肢的創傷:烏克蘭義肢短缺與身心復健的挑戰

在俄軍占領地區受傷而截肢的女性。(美聯社)
在俄軍占領地區受傷而截肢的女性。(美聯社)

烏俄戰爭爆發一年半,烏克蘭至少累積逾2萬名截肢患者,其中大部分為前線士兵,人數還在不斷上升。儘管戰事膠著,俄羅斯仍持續投入更多砲火,還在烏東地區埋設長達近1300公里的地雷區。在不斷有士兵與平民受傷而被迫截肢情形下,烏克蘭不僅面臨義肢與輔具技術人員雙雙短缺,截肢者後續的心理健康更是一大隱憂,戰爭殘酷的副作用才剛要開始顯現。

近來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空襲益發密集,令救傷和義肢工作更加沉重。「很不幸,患者的人數明顯增加很多。」義肢診所「無極限」(Without Limits)所長帕拉夏(Nagender Parashar)表示,他在2022年下半製作了約7000組義肢零件,這個數量與2021年全年的產出相等。而且,「這樣還不夠。」他說。

現今烏克蘭境內共有79家義肢與復健機構,比起2021年增加了14家。帕拉夏公司旗下有9間診所,總共只有25位義肢輔具技師。在基輔、利沃夫等最忙碌的地區,以前每個月平均會有20至30位患者上門。但帕拉夏透露,現在患者的數量已暴增3倍,他至少需要75位技師才能消化日益增加的需求。.

「義肢真的十分短缺,幾乎每天都有許多需要服務的人上門。」烏克蘭衛生部長利亞施科(Viktor Liashko)接受路透採訪時說。「現在最急需的部位是上肢,這部分的技師工作量都超出負荷。」

德國大廠奧托柏克(Ottobock)是全球市占率最大的義肢設備製造商,其CEO傑科比(Oliver Jakob)透露,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前,該公司銷售的下肢義肢與上肢義肢比率約為9:1,現在已經接近1:1。慈善組織「Protez Hub」也指出,目前烏克蘭全境約有300位義肢裝具師、技師與學徒,僅僅5位能夠針對手掌或手臂的義肢進行適配(fit),有些患者要排隊足足6個月才能等到裝義肢的機會,後續使用狀況也缺乏人力與資源去追蹤。

烏克蘭面臨義肢缺貨,又以上肢義肢最為短缺。(歐新社)
烏克蘭面臨義肢缺貨,又以上肢義肢最為短缺。(歐新社)

配戴義肢的烏克蘭士兵進行復健。(歐新社)
配戴義肢的烏克蘭士兵進行復健。(歐新社)

美聯社採訪了幾位烏克蘭士兵的復健經歷。比利亞克(Vitaliy Bilyak)在今年4月駕駛坦克時遭受戰防雷(反坦克地雷)炸傷,昏迷了整整6個星期。他的左腿大腿以下包含膝蓋都截肢了,下顎、手部、腳跟等多處受傷,歷經10次手術才漸漸好轉。如今各種疤痕在比利亞克骨瘦如柴的身體上交織成網,他才剛開始復健,還不知道何時能安裝義肢。

傘兵約爾朱克(Mykhailo Yurchuk)在戰爭頭幾個星期就受了重傷,他的同袍用梯子當擔架,扛著他走了整整一小時求助。當約爾朱克醒來,左手手肘以下與右腿大腿以下都已截肢。18個月過去,約爾朱克的身心已恢復平靜。他在復健醫院結識了當志工的太太,裝上墨黑的義手和義足,還能抱著倆人新生的女兒散步。重啟人生的約爾朱克也變成醫院的「氣氛擔當」,經常陪伴從前線退下的傷兵,引導他們適應新的不便以及學習運用義肢活動。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約爾朱克一樣,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適應新人生。他陪伴其他傷兵的經驗更是烏克蘭急需借鏡、以便拿來幫助成千上萬名截肢者的模式。倫敦帝國學院醫療史學家梅修(Emily Mayhew)指出,習慣義肢並不容易,患者需要練習分配重心,全身的肌肉、關節等運動系統都需重新適應。「這樣的調整非常複雜,而且需要另一個人的協助,」梅修說。

裝上義肢的約爾朱克推女兒出門散步。(美聯社)
裝上義肢的約爾朱克推女兒出門散步。(美聯社)

2003年7月利沃夫,護理師幫助兩名截肢患者處理傷口。(美聯社)
2003年7月利沃夫,護理師幫助兩名截肢患者處理傷口。(美聯社)

除了復健之苦,患者也要忍耐傷口的疼痛、義肢摩擦壓迫的疼痛以及爆破衝擊波造成的神經或腦部損傷等等,這些都是截肢者大難不死後需要忍受的後遺症。安裝義肢的花費也是沉重負擔。端賴受傷程度不同,一份下肢義肢可能要價500至7萬美金不等。烏克蘭社會政策部門2022年共為1萬3219副義肢買單,與前一年同比增加15%之多。

梅修也指出心理痛苦與生理痛苦密不可分。外表嚴重傷殘的患者容易認為每個人都會注意到自己的殘缺,進而影響情緒健康,整形手術是他們重新融入社會的重要關鍵。專責臉部整形的外科醫師科瑪什科(Natalia Komashko)點出急迫性:「我們不能等上一年兩年,必須盡快處理這一切。」

但在所有挑戰背後,看不見的磨難或許才是最令患者痛苦的原因。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22年年底曾警告,烏克蘭可能將有約1000萬人因為這場戰爭而罹患某種形式的精神疾病,人數約占全國總人口四分之一。戰爭在人們身上造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即使戰爭結束後多年都未必能根絕。WHO研究認為,過去10年中曾經歷軍事衝突的人約有五分之一會出現PTSD、憂鬱、焦慮、躁鬱或思覺失調等精神疾病。

重傷截肢的士兵最有可能出現與戰鬥有關的夢魘、失眠、情緒麻木或易怒等症狀,有些因此陷入酒精與藥物依賴。被戰防雷炸傷的比利亞克現在還會在夢裡重回戰鬥現場。他描述某場惡夢:「我人躺在床上,有不認識的人朝我走來,我發現他們是俄國人,而且開始用手槍和步槍近距離瞄準我的頭掃射。」

烏克蘭傷兵費斯楚克(Valentyn Fischuk)已裝上義肢,他在2023年...
烏克蘭傷兵費斯楚克(Valentyn Fischuk)已裝上義肢,他在2023年3月回到軍中繼續服役。(美聯社)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去年11月預估,俄羅斯軍隊的傷亡人數約達10萬人,烏克蘭「可能也差不多」。但今年部分歐美政府高層估計,俄方傷亡人數可能來到20萬。這場戰爭還會創造多少傷患,無人能給出準確數字。

義肢與矯形聯盟「Ortone」執行長卡札里安(Oleksandra Kazarian)表示,該聯盟其中一間公司「Tellus」的患者去年增加了20%,今年可能還會成長30%至40%。Tellus正在計畫增開更多診所,但還不確定要開設在哪些地點。

卡札里安說:

「哪裡才是安全的呢?你永遠說不準。」

烏克蘭 俄羅斯 比利

上一則

俄防烏突圍 42萬軍部署占領區 澤倫斯基:反攻有進展

下一則

傳美國將援烏遠程飛彈 可配備集束炸彈 能深入重擊俄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