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毛小孩長年關鐵籠被救出 暌違14年「沐浴陽光」開心笑了

航空公司累積哩程酬賓計畫 最好用的是這家

普亭能否被捕 國際刑事法院逮捕令影響一次看

國際刑事法院(ICC)17日對俄羅斯總統普亭發出逮捕令,罪名為俄軍從占領的烏克蘭領土強行擄走烏國兒童,重新安置到俄國家庭,已觸犯戰爭罪。(路透)
國際刑事法院(ICC)17日對俄羅斯總統普亭發出逮捕令,罪名為俄軍從占領的烏克蘭領土強行擄走烏國兒童,重新安置到俄國家庭,已觸犯戰爭罪。(路透)

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今天就俄烏戰爭對俄羅斯總統普亭發出逮捕令。雖然短期內讓普亭受審微乎其微,但可能會對他外訪造成一些影響。

普亭(Vladimir Putin)因被控將烏克蘭兒童遣送俄羅斯而涉犯戰爭罪,法院同時也對俄國兒童權利總統專員利沃瓦-貝洛瓦(Maria Alexeyevna Lvova-Belova)發逮捕令。法新社等外媒分析他們會否在國際刑事法院所在地荷蘭海牙(The Hague)受審的相關問題。

能否將普亭繩之以法

「華爾街日報」認為,國際刑事法院沒有法警,得依靠123個成員國合作來執法,但成員國有時並不願配合,意味普亭與利沃瓦-貝洛瓦不太可能短期內就站上被告席。「紐約時報」認為,只要能不被捕,國際刑事法院確實可能永遠訴究不到被告。

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卡林汗(Karim Khan)被問到時說,國際刑事法院成員國的確可以在普亭和利沃瓦-貝洛瓦入境當地時執行逮捕。

法新社也認為,雖然這可能會讓普亭難以外訪,但國際刑事法院沒有自己的警力執法,仰賴整個國際刑事法院各成員國的合作,但成員國有時並未配合,特別是涉及像普亭這類國家在任領袖的案件時。

前蘇丹領袖巴席爾(Omar al-Bashir)就遭國際刑事法院發布逮捕令,但他仍前往包括南非和約旦等幾個國際刑事法院成員國;萬年執政的巴席爾雖在2019年遭罷黜,但蘇丹尚未把他交出。

不過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Columbia Law School)教授華克斯曼(Matthew Waxman)仍肯定這是國際刑事法院「非常重要的一步,儘管看到普亭實際被逮捕的機會渺茫」。

美俄中均非國際刑事法院成員

俄羅斯和美國、中國一樣,都不是國際刑事法院成員國。國際刑事法院之所以對普亭提出指控,是因烏克蘭接受國際刑事法院管轄,雖然烏克蘭本身也不是成員國。

莫斯科當局很快就對普亭的逮捕令提出反駁,稱俄羅斯在任何情況都不會把本國公民引渡給國際刑事法院。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羅斯「不承認這個法院的管轄權,因此從法律角度來看,國際刑事法院的這項決定無效」。

荷蘭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國際公法助理教授羅斯(Cecily Rose)說,普亭不太可能因為戰爭罪被判入獄,除非「俄羅斯政權更迭」。

過去有哪些前例

國際刑事法院的卡林汗說,過去不乏重量級人物在各方排除一切困難下接受戰爭罪訴究。

他說:「有很多認為自己能逃法網最終卻必須出庭的案例。看看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sevic)、泰勒(Charles Taylor)、卡拉迪奇(Radovan Karadzic)或穆拉迪奇(Ratko Mladic)。」

塞爾維亞前總統米洛塞維奇被控於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及科索沃等戰爭中犯下數十項罪行,下台後被國內逮捕引渡至海牙,他2006年在當時的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ICTY)接受種族滅絕審判期間,死於海牙的牢房內。

國際刑事法院2012年判處軍閥出身的賴比瑞亞前總統泰勒犯有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

前波士尼亞塞爾維亞裔領袖卡拉迪奇最終於2008年落網,當時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認定犯下種族滅絕,他的軍事指揮官穆拉迪奇2011年也遭逮捕,被判終身監禁。

有否其他選項

國際刑事法院無法對犯嫌進行缺席審判,是難以對被告訴究的一個障礙。

但卡林汗舉近期案件為例指出,他要求法官舉行聽證以確認對在烏干達發動血腥叛亂的「聖主反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首腦康尼(Joseph Kony)的控罪。康尼至今依舊逍遙法外。

紐時認為卡林汗的聲請是拋出風向球,測試國際刑事法院會否同意讓在逃被告的控罪成立繼而啟動審理;目前法院尚未決定。

普亭 俄羅斯 烏克蘭

上一則

大亂鬥 威廉偷腥再度變熱門話題 哈利、梅根粉絲搞的?

下一則

五角大廈外洩機密文件驚爆:聯合國秘書長遷就俄羅斯利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