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國鋼琴家出新招嗆中國 大秀中華民國國旗T恤挺台

俄烏戰爭2周年 美駐中大使伯恩斯:對中國很失望

華郵:烏克蘭春季反攻 苦缺彈藥與訓練有素人員

烏克蘭巴赫姆特市的傘兵。(美聯社)
烏克蘭巴赫姆特市的傘兵。(美聯社)

俄烏戰爭歷經雙方在冬天的僵持惡戰後,烏克蘭準備春天發起反攻,但在歷經一整年戰事後,烏軍失去大量經驗豐富官兵,加上彈藥仍短缺,都攸關春季反攻成敗。

「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和歐洲官員估算俄軍自去年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以來已傷亡20萬人,烏軍傷亡則將近12萬。烏克蘭也與俄國一樣堅決保密傷亡人數,對堅定支持他們的西方盟國亦然。

另據戰場的烏軍人員表示,大量缺乏經驗的新兵被徵召來填補烏軍缺口讓戰力產生質變,同時烏軍還面臨彈藥短缺情況,無論是迫擊砲或重型火砲。

烏軍第46空中突擊旅的營長「庫伯爾」(Kupol,此為他的無線電呼號)說:「戰場上最有價值的是戰鬥經驗。作戰6個月後還能存活的戰士與剛從新訓基地過來的菜鳥簡直天差地遠。」

「只有少數官兵具作戰經驗,不幸的是,他們也幾乎傷亡殆盡」。

華郵指出,這類嚴峻的評估已從前線向基輔核心蔓延一股不言可喻、但卻明顯的悲觀氛圍。烏克蘭無法執行高調反攻計畫引來新的批評,指責歐美盟國拖太久,非得等烏軍戰力嚴重惡化才加強幫忙訓練部隊和提供戰甲車。

但不願具名的美國官員表示,當前戰場情況恐無法反映烏軍全貌,因為基輔正透過不同國家代訓準備反攻的部隊,刻意沒把戰力較強的部隊投入包括防守巴赫姆特(Bakhmut)在內的現有戰場。

烏克蘭總統府幕僚長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表示,烏軍對即將到來的反攻依然樂觀,「我不認為我們已經花光力氣。我認為在任何一場戰爭,都會有不得不準備新部隊的時候,現在就恰好是如此」。

有鑑戰事損耗問題浮現,這讓西方增加的軍援和訓練的烏軍在春季反攻能否奏效仍是未知。不願具名的烏克蘭高級官員認為,西方承諾提供的主力戰車數量僅屬象徵性;其他人則對西方戰車能否及時抵達戰場不抱樂觀。

戰場前線則愁雲滿布。同意華郵拍照的「庫伯爾」不諱言講真話恐遭事後算帳,但仍描述從沒丟過手榴彈、聽到砲聲後棄守陣地一哄而散及沒自信操作武器等補充兵的窘況。

被俄軍包圍後,「庫伯爾」的部隊冬天從烏克蘭東部城鎮蘇勒答爾(Soledar)撤退,他回憶與他的營一同作戰的好幾個單位裡,數以百計的烏軍士兵不顧俄國瓦格納傭兵(Wagner)組織推進而直接棄守陣地的情景。

「庫伯爾」中校說戰爭打了一年,他的營已面目全非,500多人裡100多人陣亡、剩下約400人全都負傷導致全營大換血,全營只剩他懂得打仗。

他說:「我分到100個新兵,上級沒給我時間訓練,只會出張嘴說『讓新兵上戰場』,那些兵只會拋下一切就跑,真的。有的兵不會開槍。我問他為何不會,他說害怕槍聲,他也從沒丟過手榴彈......我們所有新訓中心都應找北約的教官,然後把我們的教官送去戰壕,因為他們根本失職。」

庫伯爾還描述前線嚴重缺乏彈藥,包括缺乏簡單的迫擊砲和美製MK1槍榴彈,「你身處前線,敵軍正靠近,但你卻沒有任何彈藥可以射擊」。

不願透露全名的烏克蘭士兵狄米特羅(Dmytro)的講法也類似。他說在頓內次克州(Donetsk),一些和第36陸戰旅服役的缺少經驗的部隊害怕離開戰壕,有時砲擊太猛烈,以至於一有士兵驚慌,其他人也跟著一起慌。他說當看到同伴士兵怕到發抖,第一回他冒著危險努力跟對方講話,但第2回對方馬上就放棄崗位落跑。

五角大廈發言人賈恩(Garron Garn)表示,3月底會有新一批烏軍連隊完訓,後續代訓計畫會依烏軍需要調整。

但即使有新的設備和訓練,美國軍方官員仍認為烏軍戰力不足在整個巨大前線發起攻擊,因此正訓練他們要探測俄軍防線上可供坦克、裝甲車突破的弱點。

英國也在代訓烏軍動員而來的新兵,包含去年約代訓1萬人,預計今年會再代訓2萬。歐盟表示將在今年訓練3萬烏軍。

美國官員表示,他們預計烏克蘭的反攻應會在4月底或5月初,也的確意識到向基輔提供物資的緊迫性,因為戰事曠日持久對擁有更多人口、資金和武器製造產能的俄羅斯有利。

烏克蘭 華郵 俄國

上一則

與俄拚戰 烏進口武器全球第3 歐洲5年增47%

下一則

數量告急 烏克蘭與「未具名北約國」聯合生產蘇聯戰車彈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