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洛華女回鄉4天3夜驚險無比 錯過航班又遇緊急迫降

廁所有「怪物」?夫妻整理新家 馬桶後有驚人發現

CNN:普亭統治出現模糊裂痕 傭兵頭子是否取而代之?

普里格津(左)正在累積政治追隨者,使其有可能挑戰普亭。(美聯社)
普里格津(左)正在累積政治追隨者,使其有可能挑戰普亭。(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亭入侵烏克蘭這一年來,俄國倒退至黑暗、殘酷專制的過去。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隨著普亭可能再度動員、傭兵頭子普里格津名氣提升、俄國與歐洲漸行漸遠,普亭統治正出現模糊裂痕。

CNN報導,過去12個月來,普亭(Vladimir Putin)的政府鎮壓俄羅斯殘存公民社會,並發動二戰過後俄國首次軍事動員;諸如納瓦尼(Alexey Navalny)等政治異議人士不是入獄就是逃到國外。

對於民眾抗議和國際制裁,普亭不屑一顧。獨立媒體與人權團體則被列為外國代理人,或是徹底關門。

現在俄國正處於不確定的新階段,而且顯然未來不會回頭。對百姓來說,日子已不復返。

那麼,是否沒人挑戰普亭的權力?現在俄國國內關於新一波動員的流言四起,首都莫斯科(Moscow)開始浮現菁英互鬥跡象,同時一些俄羅斯人逐漸看穿國家宣傳構築的厚牆。

普亭2日造訪俄羅斯南部伏爾加格勒市(Volgograd,原名史達林格勒),紀念蘇聯在當地戰勝納粹德國80周年,成為俄羅斯「偉大的衛國戰爭」(Great Patriotic War)的關鍵轉捩點。當天普亭將史達林格勒戰役直接連結到烏克蘭戰事,警告俄羅斯正面臨來自西方集團的類似威脅。

知名俄羅斯政治學家羅戈夫(Kirill Rogov)說,普亭造訪伏爾加格勒市有為他的政策披上英勇歷史外衣的成分。

俄羅斯政治觀察家與評論人鮑諾夫(Alexander Baunov)最近在通訊軟體Telegram貼文,「(2022年開戰之初的)閃電戰失敗後,俄羅斯適應局勢,並押注於長期作戰,仰賴自身更龐大的人口、資源、軍事工業,以及超越敵軍空襲能力的領土面積」,「這種消耗戰不用太多人就能打贏」。

然而德國、美國與其他歐洲盟邦最近決定運送主力戰車給烏克蘭,可能對普亭從長計議構成考驗。鮑諾夫寫道:「回歸運用戰車的迅速作戰,摧毀了俄羅斯剛決定運用的新戰略,也可能需要新人力來守住前線,這有風險。」

第一波動員已讓俄羅斯社會大地震:數十萬俄羅斯人用腳投票離開俄國,達吉斯坦(Dagestan)等少數族裔地區爆發抗議,且眾多城市都出現反動員示威。社群媒體上,被動員者缺乏裝備和處境惡劣的影片與公然抱怨的發文,數量激增。

動員後的幾個月,俄軍在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取得若干緩慢且艱辛的進展,而這些戰績多由權貴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領導的私人傭兵公司「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帶頭達成。

瓦格納集團以高昂代價在戰場成功,已提高普里格津的名氣。儘管他沒有正式政府職位和行政權力,他有能力取得若干成果,加上他大搖大擺的公關行動,都讓他的地位更接近普亭。

至於這個距離有多近,仍是各界激辯的問題。俄羅斯作家與新聞人濟加爾(Mikhail Zygar)告訴CNN,普里格津的野心「是莫斯科最夯的臆測話題」;他並指出,普里格津正在累積政治追隨者,使其有可能挑戰普亭。

濟加爾說:「他是多年來第一位民間英雄,是最極端保守派、俄國社會最法西斯派的英雄。由於俄國社會多數自由派領袖都已離開,只要我們俄國社會沒有任何自由派,他就是普亭總統的明顯對手。」

外界對於普里格津的想像,與普亭直到一年前仍獨攬大權的情況部分相關。俄國當局善於鎮壓街頭抗議,任何有意義的政治反對派實際上都已被消滅。這令人猜測─或期待─普亭主義倒台可能會是由菁英內部裂痕所引發。

普亭小圈子裡的死忠專制派人士表面上仍然忠心,但在烏克蘭遭遇進一步挫折,可能衍生出一場權力爭奪戰。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俄國民眾選擇遁世、對政治漠不關心。CNN最近跟一些莫斯科民眾討論去年以來他們的生活有何改變。

47歲的商業出版人員伊拉(Ira)說:「(俄羅斯)改變了很多,但我真的沒辦法改變情況…現在我們似乎習慣新事實,我開始跟女性朋友聚會和出遊,還有買更多葡萄酒。」

伊拉說,現在餐廳都客滿,但人們的「臉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你知道什麼是趕時髦嗎?那種人變少了」。

CNN指出,去年2月以前,俄羅斯剛萌生的中產階級能從普亭與社會的默契獲益:遠離政治,就能在歐式的莫斯科或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享受生活。

現在這種交易已不復存在,俄國離歐洲更加遙遠。俄國民眾是否可以持續支持無止盡的戰爭,目前仍說不準。

普亭 俄羅斯 俄國

上一則

大亂鬥 威廉偷腥再度變熱門話題 哈利、梅根粉絲搞的?

下一則

俄傭兵集團瓦格納介入蘇丹內亂 美嚴重關切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