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加州衛生廳跟進CDC 呼籲室內公共場所戴口罩

刻骨銘心事

「老闆,麻煩呢到五蚊唱哂做一蚊,唔該!」這是我小學放學時最期待說的話。

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對於一個家境不富裕的小孩子來說,最接近偶像的方法就是抽Yes!卡。

那時候,還是四大天王的年代,我喜歡劉德華,妹妹喜歡黎明。

兩姊妹站在文具店門前橙紅色卡機的面前,每投一個硬幣,就是我們對偶像的一個投資

不論是四大天王、鄭秀文、周慧敏,抑或是那紅透中港台的林志穎,每張卡背面的歌詞或是偶像小檔案,都讓我們愛不釋手。

但命運總是弄人,我們總是抽到洪欣,而且命中率驚人,同一款連閃卡都抽過。

為了接近偶像,我們無所不用其「技」。小學六年級時,Yes!在荃灣,那時候還叫娛樂廣場舉辦卡拉OK大賽。每個星期日,下午2時前到達報名,便可參加。假如勝出的話,就有機會得到喜歡歌手的錄音帶,以及很多其他東西(都已經忘記了)。

我和朋友鼓起了勇氣決定參加,為了參加比賽,我每天苦練周慧敏的「最愛」。

我每天準時晚上七點半,晚飯後,一

個人站在窗前,面對著大街大聲哼唱

歌曲,現在回想,真的要向那時候的鄰居

道歉。

當一切整裝待發,準備出門之時,被媽媽攔截了。之後的星期日,媽媽不准我再提起唱歌比賽。

到中學時,我從流行音樂的遺憾,走進了電影世界。

那時候家裡裝了有線電視,從電影台中,看到了很多經典的電影。從電影中看到了社會不同的面貌,認識了不同電影對人性及生命的看法。

電影開啟了我的眼界和目光,鏡頭下的人生五味雜陳,電影教會我的人文關懷,讓我畢生受用。

那時候,很喜歡「霸王別姬」及「金枝玉葉」的張國榮,他是一個能讓觀眾在銀幕之外,和他同喜同悲的演員。

我記得2000年時「鎗王」上畫,電影公司和商業電台合作,送出由張國榮及方中信親筆簽名的海報。

要得到海報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瘋打電話到電台,以先到先得的的方式答中問題,然後前往電台領取。我其實是一個很怕麻煩事的人,但為了張國榮的簽名,我對著電話本著排除萬難的決心,終於,電話接通,問題答對。

但問題來了,對於我這個「新界妹」、平時懶得「出城」的人來說,要一個人放學坐車到從未踏足過的廣播道,去取偶像簽名的海報,難!

但最後,海報到手。我在廣播道打開海報的一刻,看著簽名,我哭了。

幾個月後,我到美國讀書,偶然會想到那張海報。我從來不捨得將它貼在牆上,不想把它的價值眨為一個裝飾品。

2003年4月1 日,在新聞上看到張國榮的死訊,我呆住了。張國榮已隨程蝶衣離開了,他,不願夢醒。而我的偶像夢,亦停留在那一刻。

這些都只是,年少時的刻骨銘心事。

電影 美國 投資

上一則

「校正回歸」憶往

下一則

說剪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