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開幕/大阪直美最後一棒 點燃奧運聖火台

河南暴雨已釀56人死 京廣隧道救援仍持續

童年惡夢

日前網上瘋傳竹篙灣隔離營飯盒照片,百潔布椒鹽豬柳、發霉粟米午餐肉、慘白的燕麥粥……賣相恐怖得令我憶起童年陰影——小學飯盒。

讀小學時,飯商在午飯前一堂早就準備好一大個保溫箱的飯盒放在課室門口,那種隔夜飯的味道充斥著每一個層樓。排隊洗手,拿飯盒,乖乖坐好,等待著打開每日迎來的驚喜。有驚有喜,通常驚多於喜。

打開那半透明的膠蓋,貼在蓋上的萬顆水珠搖搖欲墜,若有一粒倒汗水跳入飯盒裡,那盒飯已大打折扣。然後惡夢就開始了。

三格五顏六色,硬是弄得色彩繽紛的飯餸,以為這樣就可以吸引小孩子的食慾,其實這樣更叫人反胃。最怕就是蔬菜格,被焗到又黃又霉的蔬菜攤在那個小格子,難看得梅菜都比它還要好看。味道出奇地怪,吃過一次後,會失去再次放入口的勇氣。我想小孩子不愛吃蔬菜不是蔬菜們的錯,可能是對學校飯盒的恐懼症。

菜上面的一格永遠是最引人好奇,聽說那一格是放肉的,但經常出現一些令人驚嘆的東西,例如鼻涕一樣的汁液、出奇地有冰鮮味的雞塊、顏色濃郁但淡而無味的肉醬、還有令人懷疑晚上會發光的螢光咖哩……真好奇,為什麼我家媽媽都沒有這樣的廚藝?

聽說要飲食均衡,健康每一餐,所以要符合營養標準,不加味精,連鹽糖都吝嗇三分,所以就是沒有味道。想叫小孩子愛吃蔬菜,吃得健康,我想飯盒供應商還是要另出奇招。

小學時最印象深刻就是星洲炒米粉,誰會覺得一個小學生會愛吃星洲炒米粉?那一次經歷真叫人倒胃口,是永不磨滅的痛楚,揮之不去的苦澀。那堆好像頭髮一樣亂的黃色炒米粉,放第一啖入口,那個異乎尋常的的味道衝擊整個味蕾,苦得來帶點辛,辛得來帶點涼,就是小學生也形容不出的震動。我內心默默地落下一滴眼淚。旁邊的青菜,依舊保持水準地難食,但好比那盤震撼人心的星洲炒米粉,硬嚥了幾塊快爛掉的菜,又硬吞了幾粒充滿雪味的肉粒,之後我就放棄了這盒飯。

學校總有討厭的老師,他們硬要學生把飯盒吃光,每每吃完都要經他檢查才可把盒子放回保溫箱,有時連吃剩一條霉菜也不放過,我懷疑他們要學生連膠盒也吃掉才滿意。更令人痛心的是,他看著眾多學生們吃飯盒,他們卻吃自備的愛心飯盒,香得令人想起媽媽的雞翼,但眼前就只有令人神魂顛倒的嘔吐物。

星洲炒米粉當然不過關,整個好像沒吃過的原封不動。老師看了一眼,我又看了幾眼他筷子上的瑞士雞翼,憂愁地返回座位,呆望了那堆「黃色頭髮」半小時,真的在沒有勇氣再放入口,又拿出去讓他檢查。那一刻我感覺到老師的一絲愛心,他好像感受到我內心的哭泣,看了幾眼,又看看我無神的雙眼,揮揮手讓我把殘酷的星洲炒米粉送回可惡的保溫箱。

小學飯盒真是個不堪回首的噩夢,想不到畢業了幾十年還有機會跌入食盒的深淵。我相家長們不會再認為小孩子是揀飲擇食才會對學校飯盒滿滿投訴,實況大家都有目共睹。

上一則

填補喪妻後的孤獨 朱全斌攜「酒肉朋友」嘗人生百味

下一則

始料不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