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南航空客機突下降 距離住宅區僅160公尺 居民驚慌

北半球陷入烤爐般高溫 將帶來高昂經濟成本

我把文章寄白雲(五)

另外,我們所不知道的是,章老師很早就拜佛皈依,成為著名法師的弟子,是一名潛心修行的居士。

7

周日,快寫完悼文,感冒仍然未見好轉,我依照醫生指示,開始服藥。好容易舒緩些,不由得回顧和老師最後的聚會,那次也是章老師和我閒聊最久的一次。當天,她見到我,就愉快地說:「你上回送我的毛筆還在呢!」

區區心意,沒想到老師還記得。那年,湊巧旅行至北京書畫街,心血來潮選了幾支狼毫毛筆,外加硯台,帶回台北送給她。

章老師喜歡書法,年輕時曾經參加中、日書法比賽,榮獲優等獎。我很欣賞她蒼勁的筆法,以前上她課,見她在黑板落字,我便窸窸窣窣往自己的筆記上照貓畫虎,模仿半天。幾次得到校內書法比賽獎項,歸功於章老師的啟發。

老師笑著說:「我大兒子拿到博士學位,到大陸工作,也結婚了。」

我向她道賀:「恭喜啊!」

「可是,有件事我一直納悶著。疫情前,我和小兒子去H城參加大兒子的婚禮,到的那天,女方家說,你們沒出份子錢,沒有安排座位。婚禮就快開始,我們都還沒有位子坐。」

十多桌酒席,沒有新郎母親的位子?如此疏於溝通、漠視傳統的作風,發生在那個江南名都,令人匪夷所思。

我問:「大兒子事前知道嗎?小兒子當場有為你解圍嗎?」

「老大完全不知怎麼回事,小兒子更不清楚。」

老師穿著淺橘色中式棉質夏裝,體態明顯變胖,臉色也顯得暗沉。她縮著脖子、嘟著嘴,委屈地說:「我帶去一些祝福新人的吉祥擺飾,被放在台上,以為婚禮後,會交給新人。」(五)

書法 疫情

上一則

高雄市長陳其邁 做大觀光硬實力

下一則

致春天的花香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