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安全規定、節省成本 民航旅客吃得愈來愈差

「混帳中國人」 華裔前美國陸戰隊員 芝城遭圍毆

空白的相簿(一五)

深夜花園裡,四處靜悄悄

樹葉兒也不再沙沙響

夜色多麼好,令人心神往

在這迷人的晚上

爸爸看見了我,他沒有躲閃,相反,他對我表現出從未有過的熱情。他走過來,領著我的手,叫我坐在他身邊,用手環住我的肩膀。我忘記了媽媽的囑咐,我好像喝了迷魂湯,被他們的歌聲迷住了。我羞怯而熱情,我問:你們唱的是什麼歌?爸爸說,那是蘇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他停下,問我:好聽嗎?我點頭。他們就又開始唱起來,我們看著江水流淌,歌聲好像也在流淌。我跟著他們唱,我也學會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天黑得看不見人時,宋亞茗先走了。爸爸和我沿著月光走,他小聲地唱著,我也慢慢地應和。

走到家門前,他站住,對我說:不要對你媽媽說。

我從那天開始,成為爸爸的幫凶。

13

很多年之後,媽媽都不能原諒我。我不能告訴媽,我只是,我真的是太喜歡他們唱的歌了。我一聽那歌,心就婉轉流動,好像月光下那一面浩浩蕩蕩的江面,蘆葦輕輕撩撥著我的心。我每次聽完回家,都會幫媽幹很多活兒,我偷眼望著媽,我在贖罪。有時媽會問:你爸爸去哪兒了?我就說去辦公室了。

如果我什麼都不說,是不是媽媽就不受傷害?

每當這時候,我都會幻想我是別人。這個別人來自另一個家庭。這個父母並不是我的親父母,我的父母生活在另一個地方,他們只是因為有事才把我放在這裡。有一天他們會來接我,會帶我離開這裡,回到溫暖的家中。他們會深愛我,他們從不吵架。

我常常坐在江邊,對著江水發呆。我的幻想越來越具體,甚至想好了那個親生母親的長相和衣裳。她來時步履輕輕,她拉著我的手,她帶我離開這裡──每次的夢想,都被母親的叫聲驚醒,我回到現實的世界。然而我在幻想之後,心情會好很多,我安慰自己,再忍耐一下,我真正的父母就要來接我了。(一五)

上一則

諾貝爾獎得主馬奎斯遺稿 3月全球同步發行

下一則

關照高齡老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