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0歲以下者不得進入 密州餐廳規定引爭議

房貸平均1800元 全美最安全最能負擔城市在這裡

空白的相簿(七)

我們從白夜村說起,他說他現在經常去白夜村。他同老同學聯繫上了,紅毛子、李曉琴,還有深深。

他們還都在?我有些驚訝。

在,都在。王向東抽一口菸,煙霧繚繞在他臉上。他將臉歪過一邊,眼睛瞇起來。他瞇眼睛的樣子有點玩世不恭、有點油膩,我看了他一眼。我有點不習慣有人對著我抽菸,很多年沒有人對著我抽菸了。王向東掐滅了菸頭。

紅毛子嫁給了深深。他說。

是嗎?我說,沒想到。他們過得好嗎?

挺好。日子很富裕,種木耳、種蘑菇,還開了一個小超市。紅毛子能幹,開了一個小賣部,自己還織手套賣,一副十塊錢。他指指他身邊的一副手套。其實我一見到他,就看到了那副手套,而且很好奇。王向東西服革履,卻戴一副土得掉渣的手套,真不般配。

我笑起來,好像看到紅毛子織毛線活的樣子。

五十年前,我剛到白夜村的時候,就認識了紅毛子。我從車上下來,她站在路邊看我。她有一頭紅頭髮,藍眼睛,一隻手指含在嘴裡。我看著她發愣時,一個男孩對我說,她是二毛子。

在雪城經歷了文功武衛的文化大革命之後,我七歲時隨父母到了白夜村。母親站在人煙稀少的村頭,四處看了看說:這裡沒有幼兒園,你怎麼辦?我仰起頭說:我要上學。

學校是個很大的院子,一間房子,房子裡有五排桌椅,每個年級坐一排。我上一年級,坐在第一排。與我隔著一個小過道的,是二年級,王向東坐在那一排。老師姓遲。遲老師講課,從一年級開始,講兩三個字就停下,讓我們練習,再給二年級講課,如是三番。高年級的大個子沒事幹,就在一旁打鬧成一團。

我們必須挖一個菜窖。這裡的冬天很漫長,我們要把白菜和土豆像當地人那樣放在菜窖裡,冬天才有吃的。(七)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植物學家的心願 /《奇異生命》系列之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