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餓不死又過不上好日子 加州低收入戶真實面貌

演很大?CNN分析:伊朗故意造成襲以失敗 「一場最壯觀的戲」

騎腳踏車的人(二)

薛慧瑩/圖
薛慧瑩/圖

曼特一邊幫芮內關車門,一邊囁嚅道:「真是天大的好消息,謝謝您、謝謝您,晚上六點鐘見。」

一整個下午,芮內心裡有點七上八下。樓上四間臥室,一間屬於自己和丈夫斯噶特、一間屬於兒子、一間是斯噶特的書房,一間是自己的工作室,許多小件骨董織品在這間陽光充足的房間裡得到修復。現在,她獨自一人住在原來的臥室裡,兒子則早已住在四千英里之遙的遠方。斯噶特走後,他的書房變成了自己的書房。兒子的房間則變成了客房,每隔兩三年,兒子與兒媳會在那裡住兩三個晚上。

芮內走進窗明几淨的客房。高大的衣櫥閃出歐洲骨董家具渾厚的光澤,八層抽屜裡面早已空無一物。寬大加長的雙人床上鋪著織錦床罩,與窗簾同樣的色調。床頭櫃上有一架骨董收音機,播放古典音樂的音質無與倫比,兒子曾經喜歡德弗札克。一張書桌上放著最為保護眼睛的檯燈。頂天立地的書架也早已被兒子清空了,只剩幾對美麗的石頭書擋百無聊賴地站在那裡。也許,曼特,這位騎腳踏車的人也是一位愛書人,能夠帶些心愛之書過來。

壁上衣櫃裡空蕩蕩的,只懸著許多空衣架和一個領帶架,上面還有幾條領帶。兒子曾笑著告訴她:「居家上班已經是常態,這些撈什子,就拜託媽媽處理掉吧。」這些「撈什子」都是自己和斯噶特為兒子精挑細選的名牌領帶,多半是做為聖誕禮物的一個小部分抵達兒子手中的。芮內想到了曼特領帶上的污漬,心裡有著一絲沉重。很可能,這些「撈什子」還能派上用場。

五點五十八分,曼特和他的腳踏車出現在門前的街道上。曼特正在把安全帽拿下來,車庫的門開了,紮著圍裙的芮內笑著指點曼特把「所羅門」停進車庫,把安全帽留在衣帽架上。兩輛車的車庫裡,芮內的車子佔了三分之二的位置,「所羅門」便有了一個極為寬敞的停車位。

關了車庫門,打開一扇小門:「這裡是洗衣間,你可以用。」走廊一側:「這間化妝室,你也可以用。」走進廚房,小餐桌上放了兩份餐具:「這裡,為你供應早餐。如果你需要,比方說今天,我們也可以一道吃晚餐。我吃得早,不一定每天都能夠配合你的時間。」

拾階而上,曼特面對了「他的房間」,高高揚起了眉毛:「我從未有過這麼漂亮的房間。」

「對面,是你的浴室。」

「我一個人用?」

「當然,我並沒有別的房客。」芮內微笑,曼特點頭。

下午,他抽空看了芮內在銀行的記錄。她和她的丈夫是銀行三十年的客戶,五年前戶主變成她一個人,丈夫的名字被移除了。很可能,他這個未來的房客與房東芮內就是住在這房子裡的兩個人,再無其他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寧靜忽然之間來到了他的周圍,他有一點不知所措。

回到了廚房,「不必拘束,請寬衣,請坐。」芮內一邊把羅宋湯盛進湯盆,一邊說。曼特很聽話地將上衣脫下掛在椅背上,露出了皺巴巴的白襯衫,順手拉鬆了領帶,坐了下來。面對一杯礦泉水、羅宋湯、一只英格蘭牛肉餡餅、一碟澆了義大利醬汁撒了乳酪粉的青蔬加上幾粒對半切開鮮艷欲滴的小番茄,曼特覺得開口稱謝有些艱難,便很誠懇地這樣說:「我已經太久沒有吃到這麼精緻的晚餐了。」

「那麼,在你的父母家裡,晚餐吃什麼?」芮內有點好奇。

「外賣、快餐、炸雞、披薩……小孩子喜歡。我的哥哥、嫂子和兩個小孩子住在我的父母家裡,所以飲食方面,都是跟著孩子們的興趣走。」曼特笑笑,拿起了刀叉。

芮內等到晚餐愉快地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說到了正題:「曼特,你對這個『民宿』有興趣嗎?」

曼特直視著芮內的眼睛,很誠懇地回答:「我非常喜歡您的家,喜歡您為我安排的一切,但我想,我住不起這樣漂亮的地方。我查過資料,在這個地區,即便分租之處是地下室,也不是我一個人能夠負擔的。大約,我得與別的房客共同分租才行。」(二)

義大利 房東 民宿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天下沒有做不到的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