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蘇里州盲聾狗狗跑出家門 慘遭警連開2槍射殺

洛杉磯生寶寶開銷多 懷孕生產就要上萬元

紅牆咖啡吧(二)

貓小姐/圖
貓小姐/圖

母親還告誡她:「不要讓男人碰你的身體,要和男人保持距離。」

俞小蘭把母親的話,牢牢記在心裡。當領班阿良招呼她男女四人,一起住一套兩室一廳的廉價公寓時,她堅決反對。

阿良沒辦法,最後找到唐人街華福樓的一個單人間。由此,十五歲的俞小蘭開始獨立生活。到了二十歲,她已經是唐人街的顯赫人物了。

在紅牆咖啡吧,我再次遇到俞小蘭時,她給我帶來許多從前的黑白老照片。我從這些照片裡,看見十五、六歲的俞小蘭;瓜子臉兒、大眼睛、櫻桃小嘴,標準的一個美人胚子。

再看她二十歲的彩色照片,已是一個曼妙多姿、丰姿綽約的女人了。她的每一張照片都穿著旗袍,有長袖旗袍,質地厚重、多提花,領邊的裝飾和鈕釦都繁瑣些的;也有清代直筒式旗袍,腰部無曲線,下襬和袖口處較寬大,配上琵琶襟馬甲和花盆底旗鞋。照片上的她,豐滿卻有著纖纖細腰,眉毛拔得就像一線遠去的帆影;而抿上的小嘴,塗了口紅,宛如一顆鮮艷欲滴的櫻桃。年輕時的俞小蘭怎麼看都楚楚動人,加上一副好嗓子,不唱紅也難。

三年的青衣底子,俞小蘭開始上台唱戲時,只能跑龍套。但她即使跑龍套,也認真唱好每一句、說好每一字念白。她往往聲音未出來,口型已經擺好了。她明白要想演好戲,必須從「啊、衣、烏、籲」開始,訓練自己的基本口型。

當口型控制自如後,每個字音發出的最初階段,就能達到「吐」出來如一顆珠子那樣趨於「圓」的狀態了。因此,俞小蘭不僅字正腔圓,一招一式也都很有範兒,讓領班阿良迫不及待地委以重任。然而,一開始演主角,俞小蘭有些緊張,觀眾也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很快就習慣了。慢慢的,越來越多觀眾成了她的粉絲。

我一邊欣賞俞小蘭的照片,一邊聽她講從前的故事,一輛警車「嗚啦啦」地在寧靜的咖啡吧門口呼嘯而過。接著,又是一輛警車呼嘯而過,先後一共「嗚啦啦」響地經過了七、八輛警車。

俞小蘭雙手捂住耳朵道:「這該死的噪音,華盛頓到處都是這種煩死人的噪音。」

俞小蘭說得沒錯,我剛搬來華盛頓特區時,坐在自己家裡的書桌前,聽到「嗚啦啦」響起的警笛聲,或者消防車的鳴叫聲,嚇得魂飛魄散。後來,每天都聽到這種聲音,儘管不再害怕,倒確實被這樣的噪音,惹得心煩意亂。

2

華盛頓特區時不時響起嚇人的警笛聲,並非俞小蘭一個人抱怨。章晶晶和常虹比俞小蘭,有過之而無不及。那天晚上,我在紅牆咖啡吧又遇上了她們。幾乎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聽她們的抱怨。

章晶晶穿著黑色套頭毛衣,披一條印花薄絨圍巾,眉飛色舞地說:「欸,這華盛頓哪裡還有安靜的地方?聽著那『嗚啦啦』響起的警笛聲,誰不情緒緊張、心動過速?」

常虹是個比較內向的女孩兒,平時話不多,但說起噪音,她就來勁兒了。她說:「沒有一個城市,會像華盛頓特區這樣,警車伴著警笛聲,隨時都可能在你耳邊響起。如果你開車,你還得給他們讓道。那些住在馬路邊的住戶,恐怕是把警笛聲當音樂了。」常虹說話慢條斯理的,笑起來兩個小酒窩很迷人。她們都喜歡有一個默默的傾聽者,我就是她們的不二人選。

常虹話音剛落,章晶晶道:「除了『嗚啦啦』響起的警笛聲,還有消防車的鳴叫聲,這城市到處都是噪音。特別是那些「閻王路」都修幾年了,還是沒有修好。那些『噗噗噗』的壓路機,看了讓人心煩。」

章晶晶說完,常虹接著話題,又說了自己的想法。她倆一唱一和,簡直就像春晚說相聲的。我心裡想,為什麼大都市這麼嘈雜呢?首先是汽車噪音。華盛頓特區的居民很少坐公交車和地鐵,大都喜歡開車。開車不僅省時、省錢,關鍵是比較自由,愛去哪就去哪。不過住在馬路邊,深受各種車輛噪音的侵擾,也真不是滋味,特別影響睡眠。

我還沒搬來前,有回住旅館貪圖便宜,找了家路邊的。結果整夜只聽見「轟隆隆」的車輪聲,以及警車的鳴笛聲,一夜無眠。這會兒,我正要把我想的用語言表達出來,章晶晶卻搶先道:「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噪音侵害,不少人裝修房子做兩道窗門。華盛頓特區的主要街道,大多是高層公寓樓,一般都住著一兩百戶人家。」

我點點頭,表示認同和回應。(二)

咖啡 地鐵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水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