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德州小學槍擊案致21死 拜登籲終結槍枝暴力的大屠殺

山那邊是海(一一)

說到這裡,她的心給驀地刺了一下。她想起自己的父母,還有他們為她所做的犧牲,她忽然什麼也無法說出來。

天空上很漂亮的彩虹已經隱隱褪去,徐思佩也念叨了二字:「彩虹!」

那一刻,徐思佩明白了,彼得即便有天不是他的雇主,成為家人一樣的朋友,他們也無法相互懂得。環境、年齡、性別的不同,都是難以逾越的溝壑。

彼得有時也很關切地問她的打算。她可以怎樣回答呢?一年的OPT實習簽證過完,沒有公司聘請她,她就要永遠回國了。她是學酒店管理的,現在哪家酒店都在裁員。即便有人聘用,她也不敢貿然行動。父母說了,工作重要,她的小命更重要,一切等疫情好轉再說,酒店的工作等於是在抗疫第一線。

「熬下去會有柳暗花明嗎?」徐思佩問過自己很多次,疫情沒有好轉,人心卻在逐漸麻木。

「我不要在這裡等死,我還是回國!」這是徐思佩同學說的,說的時候聲調還故意揚高了幾度。

徐思佩沒吱聲,同學和她一樣的專業,很多情況都類似。不過同學有後退的資本,同學家裡就是合資開度假村的。

「你也跟我一塊回去吧!這美國的疫情,沒得救了。」

「你不想想,或者疫情過去了,人們會報復性消費,到時我們就是搶手的香饃饃。」

「什麼時候是過去?我算是看透資本主義、看透美國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疫情,還越防越厲害,一天十幾萬新增病例。我最後悔當時沒有當機立斷回國。」(一一)

疫情 裁員 簽證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