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通報美國今年首例「猴痘」感染 患者曾赴加拿大

特斯拉遭史坦普ESG指數除名 馬斯克痛批騙局一場

茶樹王(八)

三十二年前,這個默默無聞的老茶人就有過近乎勇猛的行為,以獵槍打死過一隻進犯的猛虎,還從老虎嘴裡救下緬寺裡的僧人。此前,老虎已經吃掉一個大人、一名孩童,吃紅了眼。

來布朗山後,我問起此事,老人草草描述了一遍事情經過,對早年的英雄事蹟顯得異常淡漠。我也無法將眼前顫顫巍巍的老人,與那個打虎英雄聯繫在一起,遂按下不提。

在山上,我逐漸習慣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多年來的熬夜惡習不治而癒。天晴時,在房子周邊的山林轉悠。下雨了,便坐在門廳前聽雨、喝茶。有時,也陪老人看看電視,但圖像質量實在太差,人臉都是花的,根本看不下去。日子過得簡單而安靜,除了飢餓經常在深夜來襲,將我從睡夢中搖醒。

老人照例很少說話,總是瞇著眼,身子微顫,間或望一眼那條上山的路。再也沒有採茶的布朗族婦女和扛著攝像機的人從那裡走來,期盼中的來人也遲遲未能現身。

無聊時,我在手機上查資料,意外獲知布朗山上有一株茶樹王,樹齡在一千七百年以上,不知是否安在。我想去看看,但山林那麼大,古樹參天、藤蔓交錯、昆蟲亂飛,極有可能迷路。我在手機上下載了茶樹王的照片,反覆研究,也研究不出什麼名堂來。

這天晚上,臨睡前,我在房間裡撿到一本滿紙泛黃的小冊子,隨意翻看著。躺下後,我迷迷糊糊地做夢了,不僅夢見茶樹王,還發現那個失蹤已久的姑娘正站在樹底下,仰望著高處的天空,與照片裡的場景幾乎一模一樣。

我近身上前大膽問她:這些天,你都去哪裡了?為何要將我刪除?任我一再發問,她就是不說話。(八)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