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年半來最佳 股指本周止跌

紐約市雷暴將襲 國殤日長周末29、30日最宜外出

南柯記(四)

他像兒子那樣,拿起手機鬼畫符一番,從互聯網那個人類集體記憶庫中,找到有關七十年代亞洲溜冰熱的相關圖文,給兒子看。

「這個我知道,」兒子說:「可是滾軸溜冰流行的時候,你們那邊不是都打完仗了嗎?你說過仗打完後,你們就不能接觸西方文化了,怎麼還會有溜冰場、迪斯可那些東西呢?」

「迪斯可要比溜冰場遲一點點出現──我也不知道啦,可能已經出現了,但還沒傳到我們這邊來。戰事恰好就在滾軸溜冰流行起來、迪斯可還沒出現之間結束,所以我們有了溜冰場,卻不知道迪斯可。」

可惜的是溜冰場存在的時間太短,其名稱、外貌他是一點都想不起來了,而他當時只是個小學生,所以也沒機會進去見識過。

但關於溜冰場的發現更堅定了他的想法:他的過去和現在,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的確有一種微妙的關聯。他決定親自踏查一下,找出彷彿前世今生般這兩個世界之間的更多聯繫。

他找了個不用上班的周六清晨,春夏之交,天氣晴朗,氣溫在暖和宜人的十七、八度。他披了一件薄外套,悄然從屋後的車庫出發,穿過寂靜無人的小巷,到了巷口,沒怎麼多想就往右轉。這是他讀小學時上學的路徑,也是兒子小時上學的路徑──這個他已經不覺得驚訝了。

他小時多半由母親帶他上學,兒子那時也是由妻子負責帶。他帶過一兩次,去來匆匆,都沒怎麼留意街上的景色,更不會想到:那很可能是他小時候上學的同一條路。

他一直想做這一件事:回到老家,重走一遍小時上學的路。但幾次回去探親,都因為行程安排,或太累太懶、或天氣不好(太熱或下大雨)而無法實現。(四)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