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對安倍挺台言論大為光火 傳中方威脅重新考慮對日關係

NBC:自製幽靈槍影片 在YouTube累計破460萬瀏覽人次

醉花陰(六)

4

安迪一直沉默著,他有分寸地照顧母親、妻子和小夏,他十分紳士地將牛排、煎魚和雞胸切成小方塊,然後分給女人們。安迪十歲來到加拿大,養成亦中亦西的國際口味,今天的晚餐從頭到尾都是他在張羅。若子看他一眼,發現小夏也正看著安迪,小夏說安迪已經是家中頂門立戶的人了。

若子說是呢,這孩子全憑自我成長。小夏就回過頭去,照顧皮特。皮特將一口雞塊放在口中,正要嚥下去,卻噎住了。小夏就拍後背、撫胸口。琳琳也衝過來,桌上亂作一團。

若子沒有動,若子看出皮特其實沒什麼,是小夏太緊張,或者想轉移話題。飯桌上貌似一團和氣,但若子和小夏都感到一種壓力,還有安迪那種冷淡的禮貌,他時時將眼光朝著天花板,下巴上帶著尖刻。

若子努力想和小夏和解,但心中耿耿,不知如何消解。若子有一肚子話想問,但當著兒子、兒媳的面,她把話嚥了回去。有什麼好說的呢?她想。偶爾一次相遇,吃完這餐飯,小夏就回酒店,明早離開蒙特婁,到多倫多去,然後回北京。人生苦短,說不定是最後一次相見。

母親以前常說,想想對方的好處。若子活到六十歲,才知道母親是對的。道理上是這樣,心裡卻過不去。她想起第一次離婚,是因為那個香港女人,但香港女人最終也沒嫁秦小冬。本來就是萍水相逢,那女人只是為賺錢。(六)

香港 北京 加拿大

上一則

華裔高少玲 任MTA首席機械官

下一則

活著的疼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