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問「願意保衛台灣?」 拜登:是,這是我們的承諾

澳洲華裔新外長黃英賢 批判中國力道十足

叢林都市(三)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但是有一天,克里斯放學回家的路上,一個蒙面人從樹叢中跑出來,把他打了一頓。

蒙面人雖然蒙了面,克里斯卻從他的聲音、體型認出他。這是他的鄰居強尼,和他同校。

克里斯想不起,他對強尼做了什麼值得他記仇的事。

但強尼打克里斯,跟克里斯怎麼想、怎麼做,是毫無關係的。強尼自己的想法導致他的作為。但是他在想什麼呢?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克里斯並沒有把這個事件和他的膚色聯繫起來。儘管他的皮膚在變化,他的心卻是從小就格外清澈。

他回到家,趁著韓森夫婦還沒回來,趕緊換了衣服,讓英格麗幫忙把傷口包紮好。

姊弟討論了一下,決定對父母說克里斯是玩橄欖球的時候摔傷的。

雖然韓森夫婦沒有因為兒子的膚色變黑而減少對他的關愛,他們卻沒有辦法不為克里斯擔憂。

他們擔心克里斯的膚色變化,對他造成各種不便,甚至被歧視和霸凌。克里斯長得很健壯,這並不見得是優勢,反而可能促使有些人更容易把他當成威脅對象。

他們不相信克里斯的傷是玩橄欖球摔到的。雖然不能證實攻擊者的動機,但是他們很難不聯想到克里斯的膚色。

姊姊英格麗提議讓克里斯搬去紐約。「到一個人種多的地方去,至少比較不會被當成怪物看待吧?到一個遠一點的大城市去,淹沒在陌生人裡。」

韓森夫婦覺得他們想不出能夠讓他們更感到安心的辦法。他們聽了英格麗的建議,考慮了很久,才說:「那我們問問克里斯吧!看他自己怎麼想,願不願意離開這裡。」

「紐約?為什麼?」克里斯從來沒有想過離開他生長的地方。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家人的意思。

「我會經常回來的。」

韓森先生差點說「別經常回來」,及時忍住了。

克里斯就這樣去了紐約,一邊上學、一邊打工。

克里斯由於膚色較深,輕易地在百老匯找到各種跑龍套的角色,一會兒演亞洲人、一會兒演南美人。過了兩三年,還演了黑人。

有一天,他拿到一張免費票,去一個小劇場,看了一部單人話劇。

一個女歷史學家,通過戲劇的方式,探討一些罕為人知、被忽略的女性題材。她把自己的研究資料變成劇本,自編自演。

今天這部戲的主角是愛爾蘭的第一位女外科醫生詹姆斯‧巴里。

說巴里是「女醫生」並不完全正確,因為她一直以男人的身分行醫。在十九世紀的愛爾蘭,如果生為女子,不以男人的身分,又如何能成為醫生呢?那個年代,女孩子沒有接受正規教育的管道,更沒有求職的機會。

巴里是這個女醫生舅舅的名字。她通過各種機遇,在他舅舅過世後,用了他的名字,搖身一變開始做為男子生活。

「他」在舅舅好友的幫助下,到愛丁堡去上醫學院,畢業以後經過幾番波折,成為軍醫,到南非和當時大英帝國的各個領地工作,並且升任監察長,負責軍醫院。根據記載,「他」在非洲做了第一個成功的剖腹產手術。

克里斯看完了話劇,想到自己要是不僅膚色慢慢變黑,還逐漸轉變成女人,那就更有意思了。他已經習慣了身體的變化,很平靜地接受一切可能性。

在紐約,克里斯被五顏六色的朋友們圍繞著,過著豐富的日子。

每逢過節的時候,克里斯打電話回家,總會說:「我想回來看看。」

但是韓森夫婦總說:「不用了,我們會過來。」

韓森夫婦一直未能成行,倒是英格麗拜訪過弟弟。她看到弟弟燦爛的笑容,非常欣慰。

表面上輕鬆自如的對話,往往掩蓋著極其複雜的思想活動。閒聊日常生活,是避免探究內心掙扎的辦法。天天忙碌地偽裝卻不知為何要偽裝,是許多人的生活常態。

但這從來不是克里斯的常態。就連他的家人,都為他平和開朗的天性感到驚訝。(三)

紐約 百老匯 歧視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