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是時候了(三七)

這時莎莉進來了。柳瓊用濕紙巾給父親擦了嘴角和臉,取下口罩,親了親父親的額頭,很輕地用桂林話說:「等下見了,爸。」

歡歡那輛深黑的大奔SUV已停在空蕩蕩的停車場裡。柳瓊坐進車裡,看到換下了防護服的歡歡,只戴著口罩,在頭頂鬆鬆地盤了個髻,整個人看上去小了一圈。「你這麼忙,還要送我,真是不好意思。」

「柳瓊姊,這樣講你就太見外了。疫情裡,生離死別是最難的一關。我都盡力配合。我們趕著改建房子,主要就是方便必要時,家屬至少能來說個再見啊!不是只對你們這樣的。」

「有你這個女當家,『金柏』真是幸運。」

歡歡望出車外,有點走神。柳瓊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望到那個仿造車站在路燈下的清冷輪廓。「我年初已在給『金柏』找買家,沒想到疫情就來了。」

柳瓊一愣:「你對『金柏』那麼有感情,投入了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做得這麼好。連我爸都沾了你的光,能在這兒──」

歡歡聳聳肩:「真的太累了。身體累可以扛,可心累,還有情感上的累,差不多到極限啦!在這人生的最後一站,我看得太多了。看著看著,連自己也老了。」

「瞎說,跟我你講什麼老呢!」

「真的,柳瓊姊。我想休息一下,透透氣,去看看世界。」柳瓊點點頭,沒接話。

「我最安慰的,是伯父最後到了『金柏』。有件事,我一直沒跟你們提,現在我想該跟你講講。這對伯父大概無所謂了,當然我希望他最後是放下的。」

「哦?」

「那是夏天的一個午後吧,我去查房。見伯父半躺著,雙手抱著iPad,在流淚。」(三七)

疫情 口罩

上一則

安迪高和橘子雞

下一則

回故鄉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