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開幕/網球名將大坂直美 點燃奧運聖火台

河南暴雨已釀56人死 京廣隧道救援仍持續

離天國最近的隔離地(三)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他迷惑了,企圖穿越黑鏡片看清她的眼神。排在身後的啞巴開始張牙舞爪地表示抗議,顯然耐心也變得薄如蟬翼。

「出於安全考慮,絕大多數C肺炎死者沒機會和親友告別,這有點兒殘酷,所以給每人一個補救機會。」她說,隨後遞給喬希一個呼機、一個小藥瓶,「去會議室休息吧!抗抑鬱藥片每晚臨睡前服一粒,比安眠藥靈驗。」

他一口氣服下一百粒安眠藥,都沒做到一了百了,抗抑鬱藥片會創造神奇嗎?他看著手中的呼機,忍俊不禁,三十多年前流行的產品居然陰魂不散。不過轉念一想,志願者向啞巴單向發號施令,何必浪費先進的通訊工具呢?

他像一個行程千萬里的旅人,抵達一個陌生國度,還沒倒過時差,卻接受了一堆不明就裡的資訊。他恍惚想起《隔離地手冊》上的規定,被驗明正身者入住酒店客房,其餘人棲身災難宿舍──會議室。不管生前是否受過同樣折磨,身分還是硬道理。

2

喬希在通向隔離地酒店的小徑上,嗅到了紫藤蘿花的香氣,於是記憶藉助香氣的魔力對身心無孔不入。在大廳裡,一排排「臨時居民掃描器」佔據了舒適長沙發原有的位置。白袍啞巴們站在它們面前,伸長脖子緊張兮兮地填表拍照,像海關門口愁容滿面的戰爭難民。一架白色山葉鋼琴在角落亭亭玉立,似乎盡力保持落魄公主的優雅氣質。

生與死之間的面紗如此輕薄,每人都能找到一個參照物,對應各自人生的一個時間點,而它,絕對是為他設置的。一個纖細的身影輕盈盈地穿越大廳,坐到了琴凳上,隨即一隊小精靈般的琴鍵上下跳動。音樂飄忽瀰漫,如水面月光、如空中蝶影。

喬希在讀博士的第二年,被選為留學生會理事,負責籌辦春節聯歡晚會,為借不到場地發愁。他在電話裡說服了H酒店的王老闆,免費出借酒店大廳,「回饋社區」,令同學們興奮萬分。

他提前幾天勘察場地,希望挪動大廳裡的白色山葉鋼琴,騰出位置做中心舞台。前檯告訴他必須請示經理,即老闆的女兒沛影。

當他乘電梯踏上十二樓,走進她的辦公室,心情似乎比第一次會見博導還緊張。不料看到的是一位眉眼勻稱的陽光少女,坐在大辦公桌後面扮演成人角色。

她站起身,落落大方地和他握手,藏藍小西裝和粉藍百褶裙類似高中校服,飽滿的身材呼之欲出。她操一口有些蹩腳的漢語,不說「很好啊」,而說「好好欸」,還拉長嗲聲嗲氣的尾音。

她用微型咖啡機煮了一杯咖啡招待他,見他把三個糖包傾倒進去,說:「你會讓咖啡變味的。」

他自嘲:「我是鄉下人。」

她雀躍地迎合:「我也是鄉下人!」

據她講,她的父親生於高雄,年輕時在一艘國際郵輪上當船員。郵輪到紐約就「跳船」了,一頭紮進一家酒店,不知天昏地暗地打工。多年後存下一筆錢,娶了她的母親,一位有公民身分的廣東鄉下女子,在布魯克林開了一家小旅館。她不喜讀書,從十一、二歲起,在廳堂和廚房裡幫忙。待她高中一畢業,父母就用賣掉小旅館的錢做首付,買下了這家酒店。

電話鈴響了,她看一眼顯示幕,說了一聲「不好意思,我必須接」,隨後與來電人討論酒店的網路故障,英語純正流暢,讓他著迷。

他踱到大落地窗前看風景,窗下的河水正披著金紗無聲流淌,感覺她的目光暖洋洋地落在身上。他生得一副好皮囊,被女同學們譽為大陸版的金城武,還有一副軟心腸,對路邊的流浪狗都會表示友好。

春節晚會獲得了成功,其中雙人舞蹈梁祝化蝶的節目令在場觀眾最受感動,伴奏者是L大學音樂學院的年輕助教薇爾瑪,一位金髮的身材纖細的女子。喬希聽她演繹東方淒美的愛情故事,瞥見站在不遠處的沛影,心中湧滿了前所未有的情感。

男同學們對他和沛影的戀情意見統一:「你小子看中了王小姐的status!」他微微一笑,並不反駁,心想status不就是芳華佳人嗎,哪個男人不想攬她入懷?

他和沛影喜結良緣後,拿到了綠卡,卸下一副精神重擔。不幸的是,丈人中風了,一頭栽倒在酒店大門口的石階上,健康每況愈下,一年後離世。

喬希製作了一個Excel表格,列出繼續或放棄讀博的可能結果。繼續,累死累活熬到畢業,面臨與白人的激烈競爭,也許到大學教書、在醫藥企業搞研發。做博士後,或失業;放棄,會早日賺到房子、車子、票子等。

對比之下,一度夢寐以求的學位變成了食之無味的雞肋。他接手了酒店的生意。他的父母,東北的一對普通職員,夢想過他能成為生物界的李政道或楊振寧,聽到這個消息後,痛哭了一場。

喬希帶人換掉了酒店裡老舊的花地毯,撕下了過時的壁紙,打造簡潔雅致的風格,還顯露出生意經營的天賦。兩三年後,就給父母寄錢買下一套商品房,令他們破涕為笑。(三)

咖啡 郵輪 旅館

上一則

水鄉蟛蜞

下一則

盲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