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桌球單打最後希望 「紐約媽媽」劉娟止步16強

拜爾絲因「醫療原因」退賽 美女子體操團體賽輸俄國

還鄉(一四)

有一次,他帶回一種奇怪的青團子,用一種叫鼠麴草的植物汁液和著麵粉做的,說是他小時候經常吃的,叫她也嘗嘗。

她只感到舌尖微苦,一種陌生的味道,在口腔裡瀰漫。

此刻,她站在這片田野裡,站在長滿酸模、刺兒菜、艾草等植物中間,站在那間孤零零的石頭房子前,情感的波濤逐漸退去。過不了多久,這個幾近廢墟的房子就會被田野侵吞、倒塌,消失只是時間問題。沒有人知道裡面住過的人。房子並不能讓人被記住。

當年,她的母親到處造房子,從山腳下,造到小溪邊,最後乾脆造到公交站台邊上。後來,它們拆遷了、賣掉了、被抵押了、倒塌了。最後,母親蜷縮在異鄉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平房裡,把所有記憶都弄丟了,自然那些房子也被忘得一乾二淨。

那天下午,魏敏奇錯過班車,只好在縣城找旅店住下。葬儀結束後,親戚們便散掉了,再沒有人聯繫她。華燈初上,她像個失魂落魄的異鄉客,晃蕩在故鄉的大街上。

某一刻,她的內心被一種隨時可能遇見故人的惶恐占據了。她甚至在心裡默想著如何應對他們。編造一個留下的理由對她來說似乎很難。但她的擔憂很快消散了,就算在同一條街道上行走,誰也不會多看別人一眼。這裡和外面世界的差距正在縮小,熱鬧程度卻日益趨近。沿街大路上全是餐飲店、手機店以及各大品牌的專賣店,招牌和店內裝飾與別處並無二致。到處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熟悉的本地方言中,混雜著外鄉人的口音,真沒想到偏僻的家鄉也來了那麼多討生活的人。

她拐至一條小路上,那裡更靠近樹木、住家以及幽暗的弄堂。(一四)

➤➤➤還鄉(一三)

手機

上一則

騎士精神

下一則

防空窿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