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2%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公安疏失?地層下陷?佛州海景公寓為何「無預警」倒塌

心雲(四)

「你怎麼會在C城?」我問他。

「那你呢?」

「我來出差。明天就回去了,中午的飛機。」

「哦。」他喝了一口啤酒。「我也就是偶然一次路過這裡,挺喜歡,就留在這了。租了個小屋子,白天在家幫人家翻譯東西,晚上出來耍,挺自由的。」

我本來想問問他和于夢然的事,想一想還是算了。

「你知道嗎?于夢然快生孩子了。」他忽然說,「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我沒說話。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咱們竟然也是要當別人叔和姨的年齡了。」他把大玻璃杯裡的啤酒一飲而盡。

「是啊!歲月如飛刀,刀刀催人老。」我笑著說。

「你過得怎麼樣啊?」他問我。

「還行吧!老樣子。」我說。

「和你家那位,一切都好?」

「嗯。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他突然笑了,「好,記得給我發喜帖,我要給你隨份子。」他朝服務員招了招手,又叫了幾瓶啤酒。

我們聊到夜市打烊。他喝得醉醺醺的,卻還是堅持看著我上了計程車。等我到了酒店,想發條資訊給他,才發現原來我根本沒有他的電話號碼。上一個手機丟了以後,以前的QQ號也登不上去了。我無法再聯繫上程頌,他自然也沒能收到我的喜帖。

一個月後,我的婚禮如期舉行。三年後,我離婚了。

4

離婚的原因很簡單,結婚三年一直沒有孩子。其實我們本都不是非要孩子不可的人,可發現懷孕困難這件事以後,這反而成了我們之間一個最大的問題。我們各自都去了醫院檢查,都沒有問題。可偏偏兩個沒有問題的人在一起,卻無法孕育出一個生命。(四)

➤➤➤心雲(三)

手機

上一則

風頭與鋒頭

下一則

口罩與歧視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