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孟晚舟搭中方包機返國 刻意避開美國及周邊空域

關於補強針該知道的事 誰可打?哪些職業符合資格?

萬鑫鑫的陶藝課(二)

只要媽媽麗和她的櫥櫃往那一站,嗆辣的芥末味就把遠遠近近買菜的主婦、主夫們,吸引過來到小櫥櫃邊。

媽媽麗對待她的客人,不是甜甜他們的心,更是辣辣他們的喉嚨。比方說,汐止派出所的副所長來買五百元的生魚片給警員加菜,她就會板起面孔說:「這哪裡夠?大人要有大量,買魚要下大單,至少切個兩千塊吧!你不用操心什麼魚和什麼魚搭,我全幫你弄好,保證不比一條通到九條通的差。」

再比方說,一個女人在丈夫消失五年後又突然回家時,要添點「小菜」,媽媽麗又開始訓示起來:「這種大喜的日子,妳就不要小家子氣了。我只管用最紅火、最喜氣的魚肉,拼出一條船的形狀來,叫他永遠也記得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叫他再敢玩無故消失的遊戲!給我試試!」把櫃裡切好的魚片排完後,拿起利刀,從冰桶裡戳一整條新魚上來,對著魚脊就批下去。

對待她的孩子,媽媽麗也是一樣。她斷不會做出那種「啊?痛?過來媽媽呼呼」的事,她是「啊?痛?」,順手就愈發用力地刺一下痛點,好以毒攻毒、以痛制痛。真的要在失戀的時候,回到那團大芥末的旁邊嗎?萬鑫鑫心下猶豫。

此時教室裡剛好熄了燈,紅色投影光穿過教室裡的灰塵迷霧,在白板上落下了滾燙的烙印:那是一千度高溫下的陶土胚,杯身通體火紅。滑到下一張的時候,各式各形的杯子已經錯落排放到知名咖啡廳木質紋路的桌面上,代課老師解釋道:「這些都是我的陶藝坊代客製作的杯子。陶土燒製的粗獷質感與精緻的咖啡廳內裝,形成一個對比,很受商家青睞。你們看,這種杯緣外翻的杯子適合拿鐵、卡布奇諾等有奶泡的咖啡品類,在視覺上有把拉花放大的效果;內凹的杯緣更易保存香氣,比方說極濃咖啡Espresso……」

然後,鑫鑫就看到了一個下方尖尖的漏斗形杯子,她很好奇這種上圓下尖的杯子是要裝哪種咖啡,該是一種極度濃、極度苦的品類吧!即便呈四十五度角敞開的杯口易於發散氣味,依然苦得不堪入口。這種極度濃苦的咖啡應該叫做「失戀滋味」才對。可是奇怪啊,這種上肥下尖的杯子如何能夠穩穩立在桌上,沒有跌倒的?但是她很快就意識到,那是她萬鑫鑫的小心心,在經過一千度炙烤處理後變成的模樣。

不,她不能留在洛杉磯這個大沙漠裡。怎麼樣她都要回台灣一趟,躲到巨大蛋型城市的邊沿,薄脆如蛋殼一般的家裡。萬鑫鑫的家在北台灣,天氣預報上簡稱的北北基地區。長年陰雨,潮濕得床墊上長得出蘑菇來。但是此時此刻,她最想的就是蜷到又冷又濕的床墊上,把被子拉過頭頂心,在暗黑溽濕中慢慢舔舐傷口。

趁著教室裡依然暗著燈,她推開後門,溜去了外頭,撥通了媽媽麗的電話。

「什麼?妳想回來幫我賣生魚片?該是把身上的錢都折騰光了,才想到要回來幫我吧?」媽媽麗大叫著。鑫鑫想像著她背對人群,面朝大海的樣子。她大吼大叫的聲音,簡直不用手機都可以傳到太平洋此岸來。

鑫鑫壓低了聲音:「沒有啦!人家想妳嘛。」

「我告訴妳,我十六歲嫁給那個老芋頭,男人再天花亂墜的話也騙不倒我;第二年就生了妳大哥萬焱焱,左手一把屎、一把尿地顧小隻,右手還要在滾沸的大鍋裡煮牛肉麵,再天使一樣的小孩也騙不倒我。明年我都要六十了,還被妳一個老丫頭騙?想都別想的啦。」

「馬麻,妳怎麼這樣啦!」

「我怎麼樣啦?妳兩年前去洛杉磯的時候,留給我的小紙條上怎麼寫的?說什麼電影是妳的夢想,三十好幾的女人,也沒個穩定的男朋友,也沒個穩定的工作,帶上老芋頭留下的全部積蓄,他留給妳的那一份也包括我們的,本該是我們全家的,說是要去追逐夢想就去了。多了不起啊!那就繼續做夢咩!」

「做夢也需要醒來,吃個飯、拉個屎呀,才有力氣回去繼續做夢呀!」

「哪裡不能吃飯拉屎的?妳去洛杉磯兩年也快有了,都沒有吃飯拉屎?妳是不是又失戀啦?」

「馬麻……」(二)

➤➤➤萬鑫鑫的陶藝課(一)

咖啡 洛杉磯 台灣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