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可望與司法部達協議 孟晚舟將返中國

中國發布美國干預香港清單 斥責干預香港事務

易子而教(二)

確實,女兒在一年之間已能夠自覺練琴,既是為了能過嚴母這一關,也是考級和演奏會在即,不想上台丟臉。芷晴願意相信莉莉邁入了一個自我規律的階段,不需要媽媽督促把關,可以逐漸鬆綁了。

同樣是八、九歲的孩子,廖秋盈的女兒吉吉,怎麼就那麼不自覺呢?

中文課在廖秋盈家離客廳最遠的書房裡進行。房間很寬敞,由一只又寬又高的書櫥隔成兩半,一面有長書桌、檔案櫃,兩扇長窗遠眺中央公園大草坪的一角。另一面有一張坐臥兩用長沙發、音響櫥櫃、咖啡桌,是小憩和聽音樂的角落。書櫥上滿是音樂方面的圖書。牆上掛著一幅寫意肖像畫,一個長髮女人在彈鋼琴,頎長頸項盈白似一隻大鵝。這分明是廖秋盈的書房。

吉吉除了鼻樑上雀斑點點,並不怎麼像媽媽。她圓滾敦實,鬈髮蓬亂,矮矮的身量穿五顏六色寬大恤衫、肥褲子,襪子也不配對。芷晴心裡笑嘆,廖秋盈忙到沒時間打點女兒啊!

但吉吉不失活潑慧黠,愛說會笑。雖然吉吉的爸爸是不懂漢語的土生華人,但她隨媽媽說母語,能聽懂簡單的日常語句。頭幾周上課,芷晴教她剪紙、做中國結,提高對漢文化的興趣。吉吉喜歡手工藝,畫圖著色全盤接受,對一些象形漢字的演化也直喊酷,興味盎然。可是一旦進入學習正題──拼音練習和句型結構──就開始走神,先是眼光游離,接著要上廁所、去廚房喝水,動輒打斷教學,扯起不相干的話題來。

芷晴算過,吉吉的注意力不超過半小時,半小時後立刻開小差。她不當這堂課是「學校」,面對「密斯晴」也不拘謹,直率插嘴,想離開就立刻央求允許,不管芷晴正賣力講解什麼重點。芷晴按捺不爽跟孩子周旋,希望找到突破口,但課業進度總不達標,益發落後。

學到第二個月,隨堂測驗拼音,吉吉讀得荒腔走板,不知所云,也滿不在乎。回家作業做得七零八落,沒興趣的就留白。

芷晴很挫折。自己好不容易跟法拉盛中文學校的老師借材料、取經,怎麼別的華人子女坐得住三小時,一周可以塞進十五個生詞,吉吉卻如此頑冥不靈?其實她最在意的,是無法交代廖秋盈「易子而教」的託付。

更令她揪心的是,莉莉在家的練琴也開始走樣了。自從自己慢慢放手之後,女兒彈琴多了一分鬆快適意,少了一分嚴肅正經;多了一分自得其樂,少了一分準確求好的張力。過去叫她一首曲子練七遍,她現在只肯練三遍,還說是廖老師教的──「好好練三遍,比隨便練七遍更有效果。」

芷晴不喜歡女兒用廖秋盈當擋箭牌,好像在挑戰母親其實不懂音樂。她更敏感地猜測,會不會女兒跟老師私下報告媽媽在家的高壓管教?

有時芷晴老聽到琴聲出錯,直覺女兒在偷懶打混,雜音聒噪著她的耳鼓,忍不住衝上前去糾正她的指法,命令她用節拍器重練。最後孩子氣急敗壞,拒絕再彈。她認定廖秋盈的教育理念已經傳染給莉莉,助長她叛逆母親管教。這樣下去,可不是把她乖巧順從的莉莉,變成一個頑冥又自我中心的吉吉?

此刻地鐵轉向,車輪與鐵軌摩擦出刺耳的金屬銳叫聲,一下子把芷晴拉回現實。莉莉沐浴在從車窗灑入的融融暖陽下,幼細的頭髮閃亮如絲絲金鉑,芷晴不由得輕柔撫摸,內心仍糾結著。她想放棄易子而教的安排,卻不願對廖秋盈承認,自己無法對女兒完全放手,更不肯被區區一個搗亂的吉吉打敗。況且,鋼琴課真的很貴,她捨不得這個學費互抵的附加價值。她覺得自己攪入一筆糊塗帳,怎麼都算不清,看似撿了便宜。卻又倒貼更多。

她甩甩頭,順手從大口袋拿出中文教材,複習今天的課程。總是在地鐵穿越的旅程裡,她逐漸轉變身分,從郊區一個灰撲撲的家庭主婦,化身為一個都會上等階級的家庭老師。她從對面乘客的視角迴向自身,看到搭配著連衣裙長筒馬靴、手執簿本的自己,在車廂中一身短打的移民打工族裡,優越如白領麗人。

母女兩人在時代廣場站內熟練地轉一號車北向,須臾到了七十二街、出了站沿著中央公園走一個街口,來到廖秋盈的公寓樓。門衛眼熟,逗著害羞的莉莉叫「小貝多芬」,打過招呼後,搭電梯直上樓來。

照例是廖秋盈來開門。她一邊欠身讓客,一邊扭頭朝內輕喊:「甜心,別說了,去書房準備上中文吧!」只見吉吉慍怒著從沙發上站起,低頭轉身走開,步伐踩得砰砰響。(二)

➤➤➤易子而教(一)

地鐵 華人 中央公園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