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山口罩令稍放寬 室內外規定要留意

仇恨犯罪數量倍增 華裔、女性受害最多

陌生地(三○)

門應聲而開,一股酸臭味。他把門敞開著,讓新鮮空氣進來。裡頭一個木製吧檯,後面是空空如也的玻璃酒櫃,只餘幾個酒杯垂掛。有幾張粗重的方桌和椅子,兩張桌子併在一起,上頭有塊毯子。他睡覺的地方?有時睡在這兒,在廁所裡洗浴,在小鎮吃飯,去該去的地方掙錢,然後去找她?

「就是這兒啦!」他兩手一攤,「過去幾年,這裡就是家,我們的家!我們付出所有,該死的疫病一來,房租沒有,存貨拿走,朋友討債。然後,我的兄弟倒了大霉,什麼都沒有了。」

從那排髒玻璃窗看出去,不遠處即是沙灘。坐在這裡可以看到海景,有夕陽,也許。喝醉了,踉蹌在沙灘上走,踢沙、倒地,看著天上的星月。艾諾曾在這沙灘上拍了一張照片。今晚有月亮嗎?

他突然拉起她的手,「走!」

「不!」她雙腳踩煞車,還是被男人強力拽著到酒館後,走進林子裡。地上高高低低,樹根和石頭,地很鬆軟。空氣中有腐爛味,天空掛著的是鎌刀似的冷弦月。

「不要!」

男人把她拽到一棵大樹下。細小如針的葉、粗礪的樹幹,看不出是什麼樹。也許是她知道的,屬於她過去的世界,也許是不知道的,屬於之後的世界。夜鳥長啼,什麼蟲叩叩唧唧地叫,蜘蛛絲沾上她的臉。男人把她拉到大樹後,那裡有斜坡,隱隱約約有個陷落的池穴。

「不,不!」

她的掙扎和尖叫,引發一陣鼓譟。達達達達達達達,像機關槍掃射,一排排子彈連發,又像塑膠片撞擊,派對上那種假手,不費事就可以拍出很響的掌聲。

「打開你的手電筒!」(三○)

上一則

蘇富比春拍 Clyfford Still珍罕晚年作品領銜當代藝術

下一則

我們院的衛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