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時報廣場爆槍案 3路人被波及 4歲女童需手術

封面故事/反仇恨犯罪 亞裔不能再姑息

尋覓(一一)

我抻長脖子,睜大眼睛向舞台張望。香霞斑斕,滾燙的尖叫聲震落漫天彩蝶的粉末,霄凡模糊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看不到,我動彈不得,呼吸困難,急得大哭,猛地醒來。

淚水浸濕了枕頭,周身是空蕩蕩的黑暗,我找不到MJ,也找不到自己。

「我想為你摘一朵醞釀在一百光年外的紫羅蘭,為你點一束刻著溫暖謎語的仙音燭。我沿途留下履跡千萬,唯在離你一步之遙的角落停止不前。我想耽溺於暫時的永恆,在永恆的溪流中變成一株北堂萱。永恆在哪裡寄宿,是未卜的將來,還是夭折的昨天?」

──那篇〈冰凍記憶〉,我將優雅維持到收尾:「我知道,我可以創造與他的重逢,但我怕即使求來一面,也求不來緣分,即使夙願得償,也得不到完滿。」

事實上,留美工作後,2010年,我還是找到了百結。在他重現我夢中的次日,我視其為我重現就緒的暗示,打開搜索引擎,輸入姓名和畢業院校組合,他的信息顯示在社交平台首位。我毫不猶豫註冊了帳號,猶豫再三,向他發送了添加好友請求。

他會登錄嗎?會看到嗎?會接受嗎?如果沒有回音,我要如何繼續嘗試,才能試出明確答覆?如果他通過請求,我要怎樣革新他記憶中的我,還原我記憶中的他?我要告訴他,我反感見證物質需求藉成熟之路步步為營的現實,助燃性再強的斂獲比不過我對他的懷念。我願意用今朝全盤榮譽,換來與他少量的往昔,哪怕只是非正式複述中刪蕪就簡的模擬。我不想經歷成長的結果等於一個接著一個的失去,我失去了MJ,我不想再失去他。(一一)

➤➤➤尋覓(一○)

上一則

咖啡

下一則

海岸獨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