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不積極「找工作」 將失去失業金

平均日確診降至4萬以下 佛奇:室內戴口罩可解禁了

雨後(下)

不怪我媽,她勤扒苦做,我也幫不上忙。

你也在工作。

沒用的,一輩子買不到江景房。

有一次燕子發了幾個培訓機構的鏈結,下面加上一句:你不能總在你叔公那裡。寶成感到有什麼東西衝擊著心臟,溪水又一次漫過全身,氣泡小宇宙大量奔湧,上升、爆裂。

從書架縫隙望過去,燕子一個人站在櫃檯裡,雙肘撐在檯面上,眼睛望著門外,似乎已經忘記了他的存在。這讓寶成有些惶恐,他不知該走上去提醒她,還是待在原處,只能埋頭刷手機,想在一片片細散的亮光中找到落腳的地方。終於看到紅點提示:

可以呀!

下班後我來接你。

寶成飛快地打出電影院地址,抬頭再看,燕子已不在櫃檯那邊。

寶成走出書店,騎車回家。陽光已經一縷縷斜照進窗台,在光線的偽裝下,屋裡雜遝委頓的三合板家具顯示出油畫背景的色調。他瞥見窗邊櫥櫃上躺著那本科幻小說,上面麻麻地落了一層灰。躺在床上再一次翻看,他終於讀懂了一些。又是外星文明入侵,天體物理中的衝突全然像是電玩裡的戰鬥那般酣暢淋漓。然而很快他又落寞下去,毀滅人類,地球本身的招數就夠多,崩潰的來臨會很快、很簡單,就像……突然房間震動起來,頭頂傳來迅疾猛烈的金屬撞擊聲音。寶成身子一驚坐起來,他隨即明白,修水管的人來了。

很快地沖澡、換衣服,五點半時寶成決定出發去書店。街上依然熱氣騰騰,店家用一盆盆的水澆洗門口的桌椅家什,水泥地上漫起一層水氣,有一點早年武俠片裡的乾冰效果。

剛一拐彎,就看到黃底白花的身影站在馬路邊上。寶成正要叫她,卻見她鑽進了路邊一輛藍色別克車裡,引擎輕呼一聲,穩穩地向前開去。車後窗上吊著的那隻粉紅恐龍緊貼玻璃一動不動。他發現恐龍的大嘴配上黑豆似的眼睛,原來是很滑稽的笑臉,然而下午取貨的時候,卻完全沒有注意到。

寶成正想跟上別克車,霎時間他又回過神來。他一隻腳踩著路肩停下車,發現渾身已被汗水濕透,像被人兜頭澆了一盆水。

白洗了一個澡,寶成不知該做什麼,只能接著騎下去。再往北就是江灘公園,路面上開始蜿蜒流淌出黑色溪流,他逆流而上,在公園門口找到了源頭。大門已被金屬板封堵住了,板塊底部滲出一股水,把柏油路面澆出一個薄薄的湖泊,上面浮著鱗片一樣微小的波紋。他從大門側面向堤頂走去,鱗片沁涼地刮著裸露的腳踝,他踩著死去的游魚穿過湖泊。

江水一直漫延到堤岸腳下,覆蓋了整個公園。馬路上的湖泊僅僅是長江從門縫下塞給岸上人們的一封戰書。沒有一艘船,江面變得異常寬闊浩渺。江心凸漲,隱約藏著一艘巨型飛行船,即刻就將從河床上垂直起飛,無聲地越過城市上空,開始星際航行。天邊泛起灰白中夾雜青光的雲靄,黃昏還未降臨,太陽像一汪煉鋼的鐵水繼續發射威力。二橋的斜拉塔白森森插向天空,赫然如怪獸的骨架化石。

又一次拎著袋子向後門走去,他裡裡外外武裝成一個宇航員,眼睛向下只看見兩隻腳尖交替前進。頭盔裡迴響著自己的呼氣聲,他想像呼吸機的插口處也會發出類似的聲音,被高超智能機器控制節奏和音調的樂章,從容地給生命催眠。床上躺著被各種線條纏裹的蛹,蝴蝶在等待破繭而出。旁邊一個門打開了,淌出大量雪白的光,有人推出密封的黃色袋子。他一時分辨不清看到的是什麼,只能努力地屏氣凝聽。其實裡面很安靜,沒有呼叫和哭泣,一如宇宙之初。

媽到底還是知道了他跟老關去醫院送快餐的事,在親戚群裡大罵老關要害死她兒。寶成打電話解釋許久:醫院裡護士也要吃飯,東西就放在門口。那裡每兩個小時就消毒,真的、真的很……安靜。

堤壩上的紅磚步道很寬,不少人上來散步照相,沒人在乎門縫裡那封戰書,江水離壩頂遠著呢!出梅了,雨季揮手而去,渾湯似的江水威風不減,繼續向下游進發。坡上綠草茵茵,寶成仰面躺進拉毛地毯裡。他聞到泥土裡發出清爽單純的土腥味道,再多的雨水也被土地吸收,不會留下霉斑污漬。

手臂上發癢,一隻螞蟻興沖沖地在汗毛間尋覓。寶成懶得動,他看見穿花裙的女娃從堤上走下坡,慢慢踩進水裡,緋紅著臉,回頭對著她的父母嘻嘻笑起來。她又興奮地指著水面上不明漂浮物嚷道:「看!那是什麼?」

那是化蝶失敗的蛹,寶成在心裡回答,它們已回歸基本物質狀態,從此永遠免疫。(下)

➤➤➤雨後(中)

書店 恐龍 電影院

上一則

蘿蔔是好物

下一則

捉水鬼塞塘涵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