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世界語先生(一)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1

在我書桌最下面的抽屜裡,存放著一落用複印紙謄寫的信箋──它質地粗糙、手感輕薄,上面泛出些許的黃斑。做為長年奔波在野外的石油人,我的工作性質要經常搬家,每回都要對私人物品進行清理,勞心費神的。然而,這些信紙卻總能化險為夷,逃脫丟棄的命運。生活經驗提示我:但凡有意義的信物,收藏久了,會讓人產生依戀,萌生出一種追根溯源的衝動。這疊信紙是很多年前施光雋老師編寫的世界語刊物,手寫的,無刊號,不定期發行,他送給身邊可信賴的人。刊名為《世界語先生》,裝幀樸實無華,內容筆鋒雄健、力透紙背,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筆墨香,我總共收藏了三期。

每當我置身於城市繁華地段的燈火闌珊處,總會有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條件反射般浮現出一幅畫面──在S學院校辦工廠材料庫的窗戶裡,影影綽綽映出一個人形,他弓背哈腰、形隻影單……在常人眼裡,這個人的漫漫長夜孤寂無援、無窮無盡。當年,就是在這個密不透風、好似蒸籠的庫房裡,施先生打著赤膀、只穿一個小褲衩,伏在一張碩大的工具箱上,藉著屋頂昏暗的燈光奮筆疾書……

這些年來,我腦海裡總縈繞著一個念頭,等到退休閒暇了,走一趟歐洲。先奔荷蘭的鹿特丹,把珍藏幾十年的期刊手稿,捐獻給設在那裡的國際世界語協會總部,了卻此生夙願。

1960年代最後一個冬天,S學院從京城遷至黃河三角洲的沖積平原。遠離了喧囂的城市,彷彿進入一個空曠、隔絕的場域,十分寂靜。人們平靜下來後,第一個感受就像擺脫了無形的枷鎖,如釋重負,有那麼點兒劫後餘生的小竊喜──遠離了政治紛爭的漩渦中心,留存在眼底甚囂塵上的「武鬥」硝煙散盡,高音喇叭鴉雀無聲,大字報席棚蕩然無存。人們在荒莽的原野上,享受著久違的雞鳴而起、日落而息的慢節奏。

不久,大夥兒緩過神來,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周圍的環境──凜冽的海風颳個不停,彷彿挑逗著細稈的蘆葦在灘塗上起舞;四野點綴著一塊塊白花花的鹽鹼地,在冬日陽光的照射下,晃得人睜不開眼。為了抵禦嚴冬,各家各戶開始忙碌著用破碎的麥稈攪拌膏狀的原油,把它們堆積到「乾打壘」的夾壁牆內,隨後將其點燃。瞬間,學院上空狼煙四起,猶如電影片裡的戰爭場景。

「老北京」管公共廁所叫「官茅房」,聽起來多少有些戲謔的味道。學院在新校區建了一批「院茅房」,這批旱廁所可謂形狀各異、花樣翻新──有圓形、方形、月牙形,還有碉堡形,拼湊起來能開個「廁所博覽會」。等到學院裡的老少婦幼體驗完新校區及周邊的「七葷八素」,大體上殘存的腦海裡只剩下「後悔」二字了。可惜世上從來不賣「後悔藥」。

學校既然來到山東地面上,省裡總該盡點兒地主之誼吧?話沒落音,便傳來省呂劇團來校慰問演出的消息。山東呂劇是魯北地區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劇種,發祥地就在黃河三角洲一帶。呂劇由山東琴書演變而來,語言淳樸、唱腔優美,通俗易懂。省呂劇團曾出過聞名全國的郎咸芬、林建華、李岱江等藝術家,優秀劇目以《李二嫂改嫁》、《姊妹易嫁》最負盛名。

戲訊在院裡一傳十、十傳百,好比是大地驚雷、久旱逢雨。這會兒別說是呂劇,就算是來一幫耍猴的,也能提振荒原上無精打采的生靈。難怪有位化工系的教師戲稱道:有時候填補精神飢餓,只需要一場歡天喜地的敲鑼打鼓。

適逢十冬臘月,具備演出條件的地方只剩下新落成的大飯堂了。(一)

石油 北京 退休

下一則

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